今天

新加坡成避税天堂

08/02/06

作者/来源: – http://www.niwota.com

几十年来,希望银行能守口如瓶的超级富豪们都把瑞士作为他们的天堂,瑞士银行把为客户保密列为至高无上的准则。不过,瑞士政府对欧盟要求打击避税行为的压力作出了让步,这为与其争夺高端客户的新竞争者──新加坡打开了大门。

这个亚洲小国强化了帐户保密措施,修改了信托法律,并开始允许那些达到最低财富要求的外国人在当地购买土地,并成为居民。

如今,新加坡私人银行业务吸引的资金至少来自3个源头:在亚太经济繁荣发展过程中富裕起来的亚洲人,希望在亚洲投资和做生意的外国人、以及出于避税目的将资金从瑞士转移出来的欧洲人。为此,瑞士银行业正在扩大在新加坡的业务。

这显示了在无国界的国际银行业,一个国家是如何利用银行监管法规作为经济发展工具的;由此也可以看出,全球税务机关堵住税收漏洞的任务有多么地复杂。

“ 虽然税务机关加强了侦察和监控力度,以阻止投资资本和利润向低税收地区流动,但技术的发展还是让资金转移变得比以前容易得多,”主张自由贸易的华盛顿智囊 机构Cato Institute的税务政策主管埃德华 (Chris Edwards) 表示,“无论是合法的避税,还是非法的偷漏税,都变得更加触手可及了。”

新加坡金管局 (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 的数据显示,截至2004年年底,新加坡资产管理业(包括私人银行)管理的总资产从1998年底的920亿美元左右增至3,500亿 美元左右。波士顿咨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 Inc.)驻新加坡的主管斯考特(Roman Scott)估计,私人银行业资产在总额中占1,220亿美元左右。

参与促进私人银行业务发展的新加坡官员们表示,新的外国存款人是被新 加坡健全的法律系统、没有腐败以及透明的金融体系所吸引。一些瑞士私人银行家也将新加坡描述为一块乐土,让人可以避开瑞士、卢森堡、英吉利海峡泽西岛 (Jersey)等避税天堂实施的新纳税制度。在欧盟要求打击避税行为的压力下,瑞士去年7月对一些欧盟成员国居民的帐户征收了一项预扣税。

“ 新加坡是规避预扣税的一个选择,”苏黎世私人银行Julius Baer Holding Ltd.的董事长拜尔 (Raymond J. Baer) 在去年9月接受采访时表示;之前,该银行刚刚宣布收购了一家在新加坡有私人银行业务的瑞士小银行Banco di Lugano。上周,拜尔表示,在不同的税法管辖地拥有分支机构,使得该行能为全球性客户服务,新加坡办事处是公司在亚洲实现业务增长的一个平台。“新加 坡还提供了一个宽松的税收环境,”他说。

新加坡金管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新加坡并没有刻意寻求吸引避税者。

截至2005 年年底,在新加坡经营的私人银行数量从2000年的20家增至了35家。一些国际性银行,如瑞士信贷集团( Credit Suisse Group)和瑞士银行(UBS AG)等瑞士的银行业巨头已扩大了新加坡的私人银行业务规模,以满足亚洲人和欧洲人新的需求。

私人银行通常为流动资产至少有100万美元的客户提供投资建议、资产规划以及纳税建议等。他们通常也会帮助富人将资产转移到国外,有些人以此来规避在国内纳税。

新 加坡采用了各种方法吸引有钱的外国人。根据2004年修订的法规,资产额不低于1, 220万美元的外国人如果在新加坡的一个金融机构存入310万美元,就能申请新加坡居民身份。这些外国人还能使用这310万美元中的120万美元,在新加坡圣淘沙岛(Sentosa Island)受政府支持的一个度假村住宅项目中购买房产。新居民能享受新加坡大约20%的所得税税率。(但美国人不管居住在哪里,都要受美国所得税法律 的约束。)

新加坡的这些优惠政策正在吸引一些私人银行客户真正地迁居到这个小国。奥地利人维戴克(Helmut Widdeck) 在香港有一家制作皮鞋面的公司,从高盛 (Goldman Sachs) 的私人银行客户代表处了解到这项新政策,他感觉新加坡将是一个半退休的好地方。他说,在新加坡当局对他的财富来源进行审核后,他将规定要求的 数额汇到了新加坡的一个帐户中,然后在升涛湾(Sentosa Cove)买了一处795平米的海滨房产。他和他的妻子正在对他们的梦想之屋进行规划,预计将耗资370万美元。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有趣的计划。我可以投资一处我想要的房产,并由此获得我喜欢的一个地方的居民身份,”63岁的维戴克表示。他说,由此他不会获得任何纳税好处,因为香港的税率更低。维戴克每年要在香港居住8个月。

去 年夏天,Banca Popolare Italiana Scarl前首席执行长费奥拉尼(Gianpiero Fiorani)将一些资产从泽西岛转移到了新加坡,泽西岛这个离岸银行中心也遇到了欧盟的压力。他在几家银行都有资产,通过现名为Banca Julius Baer (Lugano) SA的瑞士银行Banco di Lugano转移资产。去年12月,费奥拉尼在米兰被捕,目前仍在监禁之中,警方怀疑他可能参与了市场操纵,并不当使用了公司资金。据知情人士称,当检察 机关对费奥拉尼进行问讯时,费奥拉尼告诉他们,他转移资金是为了能更好地保护这些钱,并求得安心。费奥拉尼的律师拒绝置评,新加坡金管局的发言人也拒绝发 表评论。Julius Baer的发言人称,银行正在配合调查。

推动私人银行业发展是新加坡实现经济多元化、不再倚重电子产品制造业的宏 大计划之一;在电子产品制造业等领域,新加坡日益面临中国等成本更低的国家的激烈竞争。新加坡政府还试图促进生物科技、化学和医药制造业的发展。在亚洲金 融危机后的1998年,新加坡起草了一份计划,要将新加坡转变成为投资银行、共同基金和私人银行业的中心。

瑞士的私人银行业曾经是全球的 典范。目前,全球有大约30%的离岸资产存放在瑞士的银行里。自从1934年以来,银行保密制度就成为瑞士法律制度的一个重要特征。几十年来,外国人可以 在瑞士的银行里开设个人帐户,所需的登记资料只要一些数字即可。避税是行政违规行为,并不算犯罪。瑞士当局拒绝配合其他国家政府提出的税收调查,虽然他们 在涉及刑事犯罪时会放弃保密的做法。

而新加坡2001年加强了对违反银行客户保密制度行为的法律规定,他们对违犯者的惩处力度比瑞士更严 厉。其处罚措施是:视情节对违法者处以76,000美元以上的罚款,或处以最多3年监禁,甚至两项处罚双管齐下。而在瑞士,类似违法行为可能会被处以6个 月监禁或大约38,600美元罚款。

新加坡在私人银行业方面的新政策是著眼于吸引亚洲经济增长带来的新财富。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使亚洲各 国都分享到了财富。据瑞银(UBS)的预测,2004-2008年之间,亚太地区(不含日本)个人持有的流动资产每年的增幅有望达到8.9%,远高于全球 5.5%的平均水平。截至去年九月,瑞士信贷集团里来自亚太区居民的私人银行资产约达478亿美元,而来自瑞士境内客户的资产为1,050亿美元。

在新加坡采取措施吸引新的私人银行业务的同时,欧盟则在对瑞士政府和其他离岸银行业中心施压,要求他们对为避税而转移资金的欧盟公民采取严厉措施。

2000年,欧盟财政部长们提出在瑞士等欧洲一些“避税天堂”废止客户保密制度。总部位于巴黎的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也积极敦促在税收事务上实行“信息交换”制度,以打击有害的争税行为。

虽 然瑞士、泽西岛和其他离岸金融中心并非欧盟成员,但他们都依赖与欧盟国家开展贸易。瑞士政府同意作出让步。新的预扣税法要求瑞士的银行对居住在瑞士境外的 欧盟国家公民个人储蓄帐户代扣部分利息,并将部分金额上交该国税务部门。这一规定适用于那些未向个人所在国税务部门报告全部资产状况的瑞士银行帐户户主。

瑞 士银行界人士表示,由于有预扣税法,加上要求降低客户保密性的呼声不断加大,这些都大大降低了富有的欧洲人将钱存在瑞士的积极性。新加坡既不是欧盟成员, 也不是经合组织成员,因此它没有受到瑞士面临的压力。一些银行家表示,欧洲人如果将钱存在新加坡就可以免受新的税则的约束。

逃税在新加坡属于犯罪行为。但据经合组织税收政策和管理中心主任杰弗里•欧文(Jeffrey Owens)说,新加坡政府通常只在出现触及新加坡法律的逃税行为时,才会对其他国家提出的提供逃税人有关信息的请求作出回应。

新加坡财政部在其相关政策问题的书面答复中说,对其他国家政府提出的查证税收相关信息的要求,新加坡会根据旨在避免重复征税的国际协议予以考虑。财政部发言人说,新加坡与50个国家签署有这类协议。

新加坡一向标榜自己是一个严惩犯罪、没有腐败的国度。新加坡称它与瑞士一样,会配合外国政府调查洗钱和恐怖组织融资活动。新加坡金管局表示,我们的银行和金融系统是开放且透明的,我们的规定都得到了严格执行。

新 加坡官员曾多次前往瑞士,向瑞士银行的富有客户、瑞士银行家们本人以及财富管理专职律师们描述新加坡私人银行业的实力。比如2002年2月,新加坡金管局 的Alison Lim就出席了在日内瓦召开的一个研讨会。她带去的书面宣传材料称,新加坡是一个能保护客户利益的法治之地。Lim说,她在那次会上谈到了新加坡作为一个 金融中心的角色以及亚洲投资领域的一些趋势。

据瑞银透露,为更精通私人银行业务,Lim 2003年末在瑞银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实习。Lim本人拒绝谈论实习的事,不过她说,新加坡金管局会让工作人员到不同类型的银行里作短期工作,以便他们对银行业有更多的了解。

新 加坡总理兼财政部长李显龙本人亲自挂帅推进新加坡私人银行业对外“招商”的工作。在去年就任总理以前,李显龙是新加坡副总理、财政部长兼金管局主席。在李 显龙的领导下,新加坡政府成立了由银行家、咨询顾问和政府官员组成的工作小组,为建设一个全球银行业中心建言。据一些参加会晤的银行业人士称,当时李显龙 和瑞士以及其他国际银行家们定期会晤,讨论如何构建一个对银行业友好的监管环境。

来自银行业人士的一条建议是:将新加坡的信托法律变得更具吸引力一些。许多欧洲国家都采用“法定继承权”的概念,即由国家规定必须留给某个家庭成员的财产比例。这些法律规定优先于遗嘱和信托协定。

2004年12月,新加坡实施了新的信托法,允许在新加坡进行信托投资的外国人可以不受这些限定。新加坡金管局的数据显示,在新加坡进行信托投资的资产2004年增至了近500亿美元,而2002年时还不到250亿美元。

如今,新加坡是瑞士信贷集团仅次于瑞士的第二大私人银行业务中心。2005年,该行将国际私人银行业务的主管从苏黎世调到了新加坡,并另外招聘了150个人,使其新加坡雇员总数增加到了450人。瑞士信贷集团计划到2007年再招聘100个客户顾问,服务亚太地区。

“新加坡就像一家公司一样在运作,监管机构希望能帮助你赢得业务,”瑞士信贷集团国际私人银行业务主管施特雷勒(Joachim Straehle)表示。施特雷勒2005年4月从苏黎世调到了新加坡。

瑞 士信贷集团在新加坡有一个“欧元柜台”,聘请了能熟练用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和西班牙语工作的银行专业人士为欧洲客户提供服务,他们都工作至新加坡深 夜时间。据知情人士称,如今,瑞士信贷集团在新加坡至少有47.5亿美元的欧洲私人银行资产。据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瑞士银行集团至少有31.6亿美元的 此类资产。两家银行的代表均拒绝对此类数据发表评论。

瑞士信贷集团控股的一家瑞士私人银行Clariden Bank去年11月末开设了新加坡办事处。“未来5年,新加坡将成为增长最快的离岸私人银行中心,”Clariden理事会成员的克内希特(Roland Knecht)表示。他估计,三年内该行在新加坡的私人银行资产将有20%左右来自欧洲。

克内希特表示,Clariden早已开始为组建欧元柜台招兵买马,许多Clariden的客户,包括一些俄罗斯人,也已飞到过新加坡进行考察。一些客户已询问过如何取得新加坡居民身份的事情。

---

分类题材: 财务_financ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