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对话》李光耀

21/06/04

央视国际 2004年06月21日 http://www.cctv.com/program/
dialogue/20040621/101474.shtml

主持人:有人曾经说过人生就像是一本书,这当中有很多难忘的瞬间,也有很多值得我们细细品味的精彩,正像刚才我们大家看到的这样,李光耀先生在他八 十一岁的今天,将他的目光定格在了自己走过的这段人生旅途上,有人把他比做是新加坡的设计师,也有人说他是亚洲最杰出的领袖之一,而他的领导能力也被许多 的国家政要所关注,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就曾经告诫过她的西方同僚说,你们要小心地聆听他的每一句话,其实李光耀先生并不仅仅是一位政治人物,他还是一位 杰出的律师,是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长,是妻子眼中的好丈夫,是儿孙眼中慈祥的父亲和爷爷,这的确是一本丰富而精彩的人生记录,我们也特别希望把李光耀先生 八十一年的人生智慧和他的精神浓缩在我们接下来这一小时的对话当中。那么好,让我们用热烈地掌声请出今天《对话》的嘉宾,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先生,有 请。您好,李先生!
  

李光耀:大家好! 主持人:您有没有遇到过这么经久不息的掌声啊。   李光耀:难说的。

  主持人:难说的,还有没有特别的问候?
  观众:您吃饭了吗?

  主持人:您吃饭了吗?
  李光耀:我早上吃点心而已。

  主持人:您刚才走出来的那一瞬间,给我的感觉是精神特别的好,不像一位八十多岁的长者,现在您身体也特别好,对吗?
  李光耀:还可以。

  主持人:还可以,您夫人身体也好吗?
  李光耀:去年十月她忽然间中风,所以(身体)相当有问题。

  主持人:身体有一点。
  李光耀:过了七个月又好转了。

  主持人:过了七个月又好转了,我曾经在一段您自己的自诉当中说追求夫人的过程是你一生当中最幸福的过程,所以我们在现场会让你再感受一下幸福,重温一下幸福,看一看这边,这是当时在剑桥的合影。
  李光耀:是。
  (感情的事很难解说,当时的他生气勃勃,充满自信,同时他也年轻、英俊。)

  主持人:太太的评价应该是非常准确,您觉得呢?
  李光耀:我夫人一定会支持我的,如果她不支持谁要支持我呢。

  主持人:请坐,谢谢您,来,很多人曾经在新加坡的《联合早报》上看到过他们推出过一个活动叫评选亚洲五十名的杰出偶像,结果呢,荣登榜首的是一位年过八旬的老人家,很多人觉得很惊奇,他凭什么能够击败那么多的天王巨星。李资政,您觉得惊奇吗?
  李光耀:经过了整整五十年的苦心经营,为新加坡人民改善生活,现在新加坡人应该很了解我了,五十年算是很长的一段时间,经过了这段日子的相互认识和了解,他们知道我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

  主持人:其实不光新加坡的报纸的调查显示了这样的一个结果,我相信在现场的调查,可能也会有这样的结果,如果我们现场评选偶像的话,李资政能当选吗?认为能当选的请举手一下。这是又一次的调查了,您看,您是这么多人的偶像,当偶像的感觉一定很好,对吗?
  李光耀:如果你们是新加坡公民,可以投我一票,那我会比较高兴。

  主持人:您怎么看待偶像,当别人把您,称为他们自己的偶像的时候。
  李光耀:当你每做一件事情,都在担心别人对你的评价,或者历史会怎么样记录,那你就无法专心把工作做好,而你的任务应该是把工作做好,那后人自有公断,那是我的看法,过去别人批评我、诋毁我,我还是坚持做我应该做的事,我让历史做判断。

  主持人:但是如果单说偶像的话,很多人说,偶像是必须包装之后才塑造出来的您觉得自己经过包装吗?
  李光耀:我想我不会把自己放在那个神台上,不论别人怎么看我,都由他们来决定,我有一个重大的任务要完成,新加坡人对我所做的工作和对 事情的判断必须具有信心,这样对我和我身边的人来说,工作起来都会比较简单一点。就如孙子所说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相信这种说法,我想这是非常重要 的。

  主持人:其实生活当中往往可能都是这样,需要知己知彼、百战才能胜,说到生活呢,在这本书当中您用变换无穷来形容了自己的人生,而且 当中有三个词给我的印象特别深,我相信这一定是您的人生历练。这三个词是紧张刺激、充满变数,有时又让人振奋不已,所有人生的体验都可以归结到这样的三个 词吧。
  李光耀:这是个人的人生哲学,人生本就是一场历险记,当你开始的时候,你不知道结局是什么,你不知道在过程中会遇上些什么,你要去某 一些地方,结果碰上了障碍,比如说土崩、地震,你必须改变方向,因此你必须拥有一定的应变能力,一定的韧性,你也必须保持乐观的人生态度,相信自己能克服 重重的困难,否则的话你就会轻易地放弃,我相信中国人民拥有这种优良的素质,否则的话,你无法在过去的四五千年里,历经天灾人祸和战争的磨难,而生存下 来,还有文化大革命,就因为你们的人民,对生命抱有乐观的态度,而且你们的领袖,又能激励大家勇敢面对生活,因此,你们又重新崛起,这就是人生。

  主持人:那在一个人的一生当中,其实也有很多记忆是难以忘怀的,我想提这样一个问题,在您这一生当中,有没有一个什么样的日子,是让您特别难忘的。
  李光耀:太多难忘的事了。

  主持人:每一天都很难忘,如果说1965年的8月9日这一天是不是可以算得上您很难忘的日子?
  李光耀:当时我的确很伤心,人们以为我担心新加坡的未来,是的,那是部分的原因,但是我更感到沉重的是,我不得不把许许多多的华人、印度人留在马来西亚。

  主持人:是觉得照顾两百万人的这种重担,一下子压在了自己的肩上,我听说那天您痛哭了一场,所以我一直认为8月9日这一天,可能是你非常难忘的一天,因为在你这个坚强的外表之下,我很难想象得到,什么样的情况下您会哭,但是我知道在8月9日那天,您哭了,您看。
  李光耀:那是生死攸关的时刻,这不只是关系到我个人,因为他们随时可以让我离开,这是关系到所有的新加坡人和数百万必须留在马来西亚的 华人和印度人,他们的境遇会更困难,我曾经动员他们、团结他们,使他们接受我们的领导,大家一起向联邦政府施压,给予我们平等的待遇,结果我必须离弃他 们,这个决定非常困难,至今仍令我非常难过,因为我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主持人:后来还有类似这么沉重的时刻吗?
  李光耀:没有,幸好没有。

  白衬衣白西裤传达了一个信息

  主持人:我看到过您在新加坡拍摄的很多照片,大多数的服装是白衬衣和白西裤,我想原因可能并不仅仅是因为新加坡很热的关系,您特别钟情于白衣服,为什么?
  李光耀:我们是以白衬衫、白西裤,向人们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我们和其他的政治领袖不同,我们这群领导人是廉洁的,并且将永远保持廉 洁,没有贪污、没有裙带关系、不会以权谋私,我们不是每天都穿白衣白裤,我们只在重大的日子,如国庆日或在我的政党人民行动党举行活动时才穿上白衣白裤, 来提醒人们我们并没有改变,这是我们必须珍惜和保留的特质,假设我们失去了白衣白裤所代表的特质,变得腐败了,整个体制将会崩溃,就像纽约9.11事件那 样。

  主持人:新加坡惩治腐败,保证廉洁的做法,得到了很多人赞许的目光,但是曾经我记得有一次的惩戒,却不是被大多数人所理解,当然这和 廉洁无关,可能这个年轻人,你会对他记忆犹新,这是一个美国的小伙子,他在新加坡受到的是鞭刑的惩罚,很多人都不能理解,在新加坡这样一个高度文明和发达 的社会,怎么依然还会存在鞭刑,而且当时你一定面对了很多人的责难,为什么这个鞭子一定要落下去呢?
  李光耀:每个国家都会面对一些问题,我们知道有时候把人关在监狱里,也于事无补,他不会因此而改过自新,因为监狱里能提供免费的伙 食,有足够的阳光,也有运动的空间,但是如果你鞭打他,他知道他的屁股将会承受痛楚的六鞭,在一个星期内都无法好好的坐下,那他就会三思而后行,当时美国 的媒体纷纷起哄,《纽约时报》、《亚洲华尔街日报》、《时代周刊》、《新闻周刊》,都把新加坡形容为野蛮人,可是那是我们的法律,你到新加坡来,就得遵守 我们的法律,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写信给我们的总理,为他(迈克·非)请命,要求我们不要对他施以鞭刑。

  主持人:您没有接受他的建议。
  李光耀:当时事态严重,他们(美国)可以对我们施以经济制裁,可是我们怎么能有双重的标准,因为我们对自己的国民施以鞭刑,也对来自印 度的数以千计的非法移民施以鞭刑,单单送他们入狱是无效的,他们在监狱里能够得到免费的宿食,不过既然美国的总统替他求情,我们于是决定把六鞭减成四鞭, 因此他被鞭打了四下,结果他回到美国后,在六个月内就揍了他的父亲,后来他又在佛罗里达州,因嗅吸强力胶而被捕,可是美国媒体却刻意不去报道,这证明了这 个人的本质是不好的,假使美国有鞭刑的话,他或许就不会揍他的父亲,或嗅吸强力胶了,每个国家都必须决定,要采取什么样的法律,以阻止罪犯,做出伤害自己 和他人的行为。

  主持人:你当看到他回到美国之后,再度犯事的时候,可能心里特别希望,把他再抓回新加坡,重新鞭打一顿,现在可能是这么想,但是当时 我觉得,你面临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包括您自己讲说,克林顿都给您写信,说千万不要下这个鞭子,包括很多其他的国家,也对您的这种做法有意见,为什么这个 鞭子还落了下去,你就一直要这么坚持。
  李光耀:有些事是不能妥协的,如果我们对他让步,就必须对其他人的请求也让步,假使我们这么做,我们就必须扪心自问,制度怎么能够维 系,假使我们说好吧,因为他是美国人,既然美国总统帮他求情,我们就放他一马,那么国家的立场、国家的信念,在哪儿呢?如果你因为他是美国人而不鞭打他, 而你却鞭打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孟加拉人,这是什么样的政府?你的立场在哪里?这是不是说你害怕美国人,是,我们是害怕,但还不至于到那种程度,我们必须 执行我们的法律,后来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我们总理打了一场高尔夫球,现在我们更签订了双边自由贸易协定。

  主持人:我听说您也是在时代的这个列车上一个不落伍的人,现在是一个标准的网谜,每天都上网,每天上网多少小时?
  李光耀:我看差不多一个小时。

  主持人:一个小时。
  李光耀:可是那个主要是要有个系统,一个办法,(把)主要的消息要集中起,也就是有选择性的把新闻汇集在一起,如果你看那个因特网,要 找什么有兴趣,什么没有兴趣的,浪费很多时间,因此你必须让你的秘书,帮助你设计一个系统,把你所感兴趣的信息,从网上下载,让你阅读。

  主持人:那您喜欢这样的新技术吗?
  李光耀:对我来说,要学习这些新技术,似乎年龄大了一点,比如说我甚至没有手机,要像你们这样用大拇指来按键盘,我的手指已经没有这种 灵活性了,那我要手机来干吗,所以有需要时我才用我助手的手机,但是我了解新的科技,我也知道,为什么诺基亚的设计落后于三星,我知道手机已经成了一种商 品,换句话说,任何人都可以生产,三星的设计,包括了影像、上网系统和其他的种种功能,诺基亚集中生产只有电话功能的手机,因此失去了他们的市场,这显示 了科技是日新月异的,你发明了一种产品,我就能改进、改良,把你淘汰出局,这就是现代社会的实际情况,我想中国人很快就能赶上,再过十年你们将有足够的优 秀大学毕业生,他们会说,这样简单的我也能做,那我们就有麻烦了。

  主持人:虽然李资政先生是从来不打手机,但是他对通讯技术的发展还是了如指掌的,您刚才说每天只花一个小时上网,对电脑也不是特别地 懂,但有人不同意你的看法,他们说其实你是一个电脑高手,怎么讲呢,因为你可以把自己的治国理念,把自己的智慧全部地存盘在电脑上,别人可以很轻易地打 开,比如说李显龙先生,可以直接一点开,他就可以走到你的那个位置上,因为他已经有很多,现成的东西在电脑里了,你同意这种比喻吗?
  李光耀:无论你能把多少的经验、记录、传承或精炼,除非那个(接棒人)具有一定的经验,他是无法完全领略个中要诀,这就是为什么历史 总是不断重演,你可以告诉全世界,假使你发动一场战争,就得面对后果,就如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对美国总统所说的,(你发动那场战争)就得自食其果,你去一 个古董的那个商店,你很粗鲁的,把一些东西弄乱了,打破了,那是你的(过失)。

  主持人:刚才我们谈到这个问题,您好像没有特别直接地来回答,大家关心的这个问题。实际上刚才我们现场观众的那个比喻呢,用电脑来做 比喻,是觉得说他好像是靠着您的影响力,或者是,因为他是您的儿子,他才可以,担任新加坡的新一任的总理,每次听到这样的一些说法的时候,您是不是总有一 些不快。
  李光耀:这是他必须面对的问题,我把他带大,(严格来说),我的夫人比我花更多的心思,去教导他,因为我的工作比较忙碌,当然,我们 花了很多时间来沟通,他小的时候,我不时和他讨论人生观、世界观,这多少影响了他的思维,当他长到十七八岁上大学的时候,他到外国留学,他逐渐形成了自己 的风格,他回国后,从政至今已有二十年,他担任内阁职位也有十六年了,所以他很清楚我的思维,但他面对的问题不一样,他必须说服新一代的国民。

  主持人:他有这样的能力吗?您对他这方面的能力如何评价。
  李光耀:我想他有相当不错的智力。

  主持人:是受你的影响吗,因为当时你到各个选区,去体察民情的时候,您老带着他,然后他甚至读的大学,跟您都是同一间母校,是不是从小开始,你就希望他能够走上和你一样的从政之路。
  李光耀:总的来说,他所得到的遗传,一半来自我,一半来自他的母亲,因此他和我们两人是完全不同的,他的思考方式、逻辑思维得自于我, 而他对语文的掌控能力和对事物的直觉则得自于他母亲,我的妻子有敏锐的直觉,她看一眼就知道这个人是否可以相信,虽然在这方面我也不错,但她比我更好,她 的洞察力非常敏锐,我希望他(显龙)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主持人:她有没有看着显龙长大,就说他以后能当总理,她有没有这么敏锐过?
  李光耀:这不好说,法国有句话说,这是你必须承担的使命,刚好他(显龙)有从政的意愿,又比他同一代的人对国家的前途更有使命感、更具热忱。

  主持人:那么七月份,显龙将会成为新加坡的新一任的领导,您期待着这个日子的到来吗?
  李光耀:其实交接的准备工作,已经进行了好一段日子,他担任副总理的职位,也已经有十四年,我为他担心的是,现在的国民对政府有更高的 期望,而老一辈的新加坡人,也会潜意识的拿他来跟我比较,为什么他不能做得更好,所以最好是我不是他的爸爸,但这是他的命运,他必须接受它,我希望他能比 我做得更好。

  主持人:他会经常向你请教一些问题,或者说你会经常,传授一些心得给他吗?
  李光耀:新的世界、新的情况、新的难题,需要新的解决办法。
  李光耀:这是你和我的命运,我花了一辈子的时间来建设,只要我还在领导的岗位,决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它,我花了一辈子的时间。

  主持人:你自己曾经说过你是新加坡的第一公奴,这个称号听起来就让我们感觉到很累的样子,您自己会不会觉得特别累啊?
  李光耀:首先我并没有用公奴这个字眼,在英文里这个字是公仆。

  主持人:公仆。
  李光耀:公仆,这是我自己要做的,我就必须把它做好。

  主持人:从这当中你能找到快乐?
  李光耀:假使我对这份工作没有热忱,是无法把它做好的,为自己和自己的国民,制造更好的生活,是一种永无止境的追求,假使我无法从中得到乐趣,那我早就不干了。

  主持人:可能就是在长期的这种,有兴趣的工作当中,您渐渐地也和新加坡融为一体了,有个评论是这么说您的,说在许多方面你就是岛国的化身,因为你的性格体现了新加坡的很多特性,比如说步步为营、如临大敌、冷漠无情、孤芳自赏,然而干劲十足。
  李光耀:让其他人来判断好了,第三者的判断力是比我好、比我强。

  主持人:第三者觉得说,您和新加坡的特点是特别地契合,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说您领导的是另外一个国家,而不是新加坡的话,那个国家会怎么样?
  李光耀: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每件事之间都有必然的联系,比方说你把我放在牙买加,在加勒比海 特里尼达和多巴哥,那里的人都是非洲人或印度人,那我们之间的共鸣在哪里,不是一起的,不能打成一片的。

  主持人:不是一条道儿上的人。
  李光耀:这是很困难的,你有那种感觉,他们也必须有同样的感觉,这样才能够动员起来,假设让丘吉尔来领导加拿大或澳大利亚,他就不可能 成为一个伟大的领袖,就因为他领导的是英国,他生于斯长于斯,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就能够引起英国人的共鸣,所以他是一个伟大的领袖,就如戴高乐一样,当 法国人因向德国人投降,而感到耻辱时,戴高乐在英国进行抗战,他代表了法国的民族尊严,但如果你把戴高乐,放在加拿大的魁北克(省),虽然他们说的同是法 语,魁北克人无法和他产生共鸣。

  主持人:所以这么听起来,李光耀先生应该是非常适合,在新加坡担任领导工作的,那假设说新加坡没有李光耀的话,会是怎么样,这是又一个假设。
  李光耀:这是一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坦白地说,我没有答案,或许另外有人,能动员人民、团结人民,有远见、又有能力推动并实行,一些对 国家有利的政策,他也一样能成功,那一个人不一定是我,那些具有这些领袖素质的人,也一样能做得到,但是因为是我,因此我坚持我的原则,我坚持我做事的方 法。

  主持人:可能刚才那个问题,让您觉得很难,因为这不是一个人,可以自己来回答自己的一个问题,但是对于您是一个什么样个性的人,却可 以从您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当中找到答案,你说要治理新加坡的人,一定要有铁一般的意志,否则就别沾手,这句话非常大气,实际上我们也看到了,在您执政这么多 年的历程当中,你得到的赞扬声和得到的批评声,几乎是一样多的,我可以列举几个,别人对您的指责,可以吗?比如说他们说独裁、软性的威权主义、压霸,还有 一个形容说,你是戴着一双天鹅绒的手套,铁腕儿治理国家,这些你都曾经面对过,您怎么来评价,怎么来回应他们的这种不同的声音?
  李光耀:我曾经接受《纽约时报》,一位记者威廉·萨菲尔的访问,他是极右派,对我的批评非常苛刻,当时我在瑞士的达沃斯,大概是四五 六年前吧,他说他要把访问记录在案,他拿出了他的录音机,我也拿出了我的录音机,这样我们能够准确无误地,知道对方说了些什么话,(在回答他的时候)我 说,我并不需要采取独裁或者铁腕政策就能够打败任何对手,赢得全民大选,既然人民那么支持我,我何必。

  主持人:不需要。
  李光耀:那你为什么还指责我是独裁者呢,你这么说我,是因为我并不完全追随你们所谓的自由统治,但是假使我的管理方式不能为国民带来福 利,反而制造混乱,使他们的生活更困难,他们的子女前景更渺茫,我将会失去人民的支持,这个访谈进行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二十分钟,他把所有的访谈记录上载互 联网,大家都知道,我以最直接、最礼貌的方式,来回答每一个问题,从此以后他(威廉·萨菲尔)不再写诋毁我的评论。

  主持人:实际上您觉得自己的这个执政风格,有没有一些改变,比如说从前大家都知道,您是非常坚定的,亚洲价值观的一个推行者和鼓吹者,但是后来大家发现,您从这个观点慢慢地转变了,甚至有一些撤退,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你做了这样的一些修正。
  李光耀:我想假使你不与时并进,你将会被淘汰,当然有些基本的原则,是不能放弃的,假使你放弃它们的话,对社会、对人民,都会带来很大 的危害。因此我们是处在一个不断变化的社会,不是我要改变我的看法,而是情况改变了,我们就必须寻找,解决问题的新方法,与此同时设法保留核心价值观。

  主持人:其实这是对一个国家的文化发展,非常有帮助的一种坚持,但是在经济发展方面,您是不是也有过一些什么样的坚持,比如我们大家 都知道,其实新加坡曾经创造过很多的奇迹,但是现在当全球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您看到周边的国家、周边的城市,他们的竞争力不断在提升的时候,新加坡在 同样的领域当中,他们未来的优势还会持续多久,会是五年、十年或者是更长久?
  李光耀:这是一个无法避免的发展趋势,我们的邻国看我们这么做,起初他们认为,我们的做法是愚蠢的,他们会有更好的方法,因此他们以 他们的方法来做事,结果发现行不通,于是就跟随新加坡的模式,我们预见会有这样的竞争,那我们的出路在哪里呢,我担心的不是我们的近邻,因为我想他们想追 上我们最少要二十年的时间,但我担心的是中国,因为我们能做的你们也能做,在1978年邓小平(先生)在新加坡同我共进晚餐,他告诉我,‘我恭喜你,这是 我第二次到新加坡,上一回我是途经新加坡,到法国的马塞尔去留学,当时这里非常落后,现在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我回答他说,‘谢谢你,这是一个非常小的国 家,容易管理’,他就对我说,‘是啊,假如我要管理的,只有上海这么一块地方多好啊’,我跟他说,‘新加坡人大多数是一些来自中国南部、广东、福建,没有 土地的农民的后代,而你们有的却是文人学士,因此我们能够做的事,你们都会比我们做得更好’,当时他注视着我,并没有给我任何答复,但1992年当他南巡 时,他说向新加坡学习,他在结尾时说,我们可以做得更好,这表示他接受了,我在1978年的挑战,那就是我们能做得到的,你们能做得更好,这是我们所面临 的挑战,我们能做的,你们在二三十年后,会比我们做得更好,我们每培养一个高素质的科学家,你们就能培养出三四五千名,同等优秀的科学家,我们该怎么做, 从五十到一百年之内,或许六七十年间,你们会像日本和美国,到时我们得向你们学习,因为你们会有新的发现,你们已经把人送上了外太空,神舟五号。没有人向 你们透露他们的秘诀,是你们自己探索出来的,你们有办法这么做,那我们该怎么办,我想我们接受这个事实,那就是在五六十年后,我们必须向你们学习,那是不 是说我们就没有希望了,不,我们在新加坡、在东南亚,都有可以扮演的角色,这个角色在经济上对你们有利,也对我们有好处,你们要走出去,你们要到东南亚去 发展,新加坡是最好的选择。

  主持人:是不是我们可以这么来理解,新加坡现在又处在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长期以来有这样一种说法,新加坡政府过于强势,以至于当 地的企业缺乏一些创新,缺乏一些一流的名牌,缺乏一个实体强大的经济,都对未来新加坡参与国际竞争,带来了一些影响,那么在这样的一个关键时刻,您对新加 坡的未来,有什么样的设计或者是愿望。
  李光耀:这是一个问题,我们的问题是缺乏一定的规模,我们正进入一个世界经济的新阶段,一个全球化的世界,我无法预测,最终会出现什 么样的结果,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那些增值不大的行业将会被淘汰,以让位给那些需要新技术的新行业,新的工人必须具备更高的技术能力,但是由于我们的规模 比较小,就有一个市场方面的问题,会有更多的企业撤离新加坡,很多企业转移到中国来,但你知道吗,人口移动是双向的,(当新加坡人到中国来时),也有很多 中国、印度和其他亚洲人移居到新加坡,这些人都很能干,有些在新加坡工作了一段时间,就到美国去,有些继续留在新加坡,所以我们是生活在一个,人口流动性 更大的世界里,在人类的历史上,从来没有那么大的,跨国界的人口自由流动,成千上万的人,长期移居到另外一个国家去,新加坡也面对同样的变局。

  主持人:我想我们今天晚上聊了很多,我们今天晚上和这么多年轻人在一起,您觉得自己是不是依然很年轻。
  李光耀:相反的。

  主持人:相反的?
  李光耀:看他们这样活泼的,这样充满活力和有学习的热忱。

  主持人:充满活力?
  李光耀:充满活力,所以我感觉到自己老了。

  主持人:不会啊,您依然每天在跑步,每天跑二十分钟,而且有人说,权利会让领导人越来越年轻,永葆青春,所以我们想从您身上探求一下这样的秘密。
  李光耀:饮食七分饱,工作有干劲,睡要睡得好。够了。

  主持人:每个人的人生都会有他各自的精彩,无论是我们在节目一开头,引用的李光耀先生对人生的三个词语的描述,或者是节目的尾声,他告 诉大家的三大人生法则,都让我们看到,在这位八十一岁老人的脸上写满了对生活的希望,其实每一个词语的背后,不仅仅留下的是这八十一年来,他所收获的掌声 和喝彩,更有在每一次选择过程当中,他的坚持,我想每个人都会以自己的方式来诠释人生,但是李先生所传达给我们的这种,对生命的热爱,对生活的感恩,对未 来的希望,一定会深深地留在每个人的心中的,我想有了这一切,即便是平淡的生活,也是一段如诗如歌,值得记录的人生。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