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下一个故事

16/08/15

作者/来源:参考消息网 http://z.tynews.com.cn

  美国《时代》杂志8月3日(提前出版)发表题为《新加坡的下一个故事》的文章,作者为汉娜·比奇,编译如下:

  充满奇迹的小岛

  1965年8月9日,当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宣布这个东南亚小岛将独立的消息时,新加坡的天空一片阴霾。并没有庆祝的记录。新加坡是被马来西亚抛弃而成为一个新国家的。一个从未想过建国的地方诞生了一个新国家,在之后几十年里主导新加坡政治的李光耀当时含泪称这是他的“悲哀时刻”。这位总理20分钟后才舒缓情绪继续进行他的新闻发布会。会场外,人们阴沉的心情就如这不常见的濛濛细雨,空气一片湿润。

  当时因为以穆斯林为主导的东南亚各国与一个以中国人为主的这片小地方的种族暴动和相互指责,导致了新加坡这个国家很不情愿地诞生了,如今,它已,跻身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之列,人均富裕程度超过了美国和新加坡曾经的宗主国——英国。新加坡政府建设开放、透明的经济的努力让这个城市国家受到各国人士的欢迎,他们带来了资金和才能。新加坡确实是一个国际化城市,多数居民在学校里会学习现代国际商务的2种语言——英语和汉语。

  新加坡有人口550万,人口多样,大概75%为华裔,还有很多马来西亚裔和印度裔——他们和平共处,新加坡人是全世界寿命最长的国家之一。这里有清洁的饮用水,修整完美的高尔夫球场,甚至连亚热带的酷热也被无处不在的空调所驱散,李光耀曾说一句过很著名的话,“空调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院长马凯硕说:“这是一个亚洲世纪,而新加坡则是它的首都。”马凯硕还是《新加坡能生存下去么?》(透露一下:作为新加坡的最坚定支持者之一,他给出的答案毫无意外的是“能”)一书的作者

  但是,强调个人自由的西方民主模式在新加坡转型中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这个城市国家的媒体很谨慎、政治反对派也被控制。政府不认为干涉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有什么不妥。在1986年8月9日的国庆日集会上,李光耀给出了他的国家振兴战略:“我毫无愧疚地说,如果(新加坡政府)不干涉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你的邻居是谁、你怎么生活、你制造的噪音、你吐痰或者你说的语音,我们就没有今天,我们也不可能获得经济腾飞。我们认为我们的做法是对的。”

  新加坡从来没有要求成为一个国家,更没有想成为一个他国学习的模范。然而,尽管它的地理面积极其微小(不到720平方公里),这个城市小国却在全球的地缘政治和商贸中起到远远超越其领土面积的重大作用。它的惊人成功让全球的发展中国家都效仿新加坡模式,即国家的家长式管理与市场经济相结合的模式。在北京的中央党校,中国共产党的高层领导对在新加坡诞生前就掌权的、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没有如其他长时间执政的政党那样遭遇腐败而深表赞叹。

  新加坡人不开心

  然而,在全球受到追捧的新加坡模式正在遭到本国人的质疑:新加坡自身的成功历史是否还是未来的最好指导?从某些方面来看,新加坡也是自己成功的受害者,有素质的人口通过网络越来越多地接触到不同观点,他们开始质疑一个接一个的购物中心、高尔夫球场是否有很大的意义。李光耀的儿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对《时代》杂志的记者说:“如果我们不往下一个阶段走,那我们将会感到很多发达国家常见的不适、焦虑、甚至幻灭。”

  一项国际人力资源调查已经显示,虽然新加坡一直在人力发展指数排名的前10名,但是新加坡的员工是亚太地区最不开心的。在全球发达地区,新加坡的收入差距仅次于香港。由于大量外国务工者的涌入,选民们表达了对2011年大选的不满,这是自新加坡独立以来人民行动党表现最糟糕的一次。下一次大选最早于9月进行。

  而在新加坡的国门之外,世界也正在发生变化。中国和美国正在争夺太平洋地区的影响力和主导权。新加坡一直是美国的盟友,同时在文化上与中国有紧密联系,该国可以作为世界头号大国和二号大国的忠实的中间协调人。新加坡国际事务研究所主席戴尚志说:“我们常说,新加坡很小,如果有人认真对待我们,那真的很好。但实际上,我们是中国和美国恩恩怨怨之间的一个有价值角色。”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生前对新加坡的担心依然存在,当然,这还只是战略方面的担心。2011年,他在一份名为《铁的事实》的采访总结中说:“当我往后看100年之后的新加坡,我都不能向你肯定它是否还将存在。”但是这位年事已高的政治家拒绝自怨自艾。他说:“是的,我们处在一片很动荡的地区,但是我们和印度、中国一起组成了全球经济迅速增长的中心,如果我们的经济不增长,那我们就太废物了。”

  未来50年,即使世界大国在新加坡周边进行危险的地缘政治斗争,新加坡还是肯定会有自己的地理优势。更深层的问题是,这个城市国家是否能一直最大化地利用自己有限的资源来最终解决最重要的问题:自己的人民。必要剧场创办人陈崇敬认为,能带领新加坡向前的创新火花取决于该国是否能放松管制。他说:“听话的绵羊不会有创造力”“我们开始有一些不同的声音”。

  在中美间走钢丝

  在一个大型购物中心(新加坡不缺少这类购物中心),舞台上,一个穿高跟鞋的女子站在2个说中文的金发女孩旁边,她们正在做支持在新加坡使用2种语言的宣传活动。主持人说:“她们多可爱啊!”“我认为她们知道中国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

  在观众群里有这2个女孩的父亲吉姆·罗杰斯,他于2007年从美国举家迁到新加坡,这样孩子就能学汉语了。罗杰斯是一位投资者,他曾与乔治·索罗斯一起工作,赚了钱。他认为美国正在走下坡路而中国崛起势不可挡。他说:“中国是唯一能主宰这个世纪的国家”“新加坡正在为应对这种现实情况做准备”。

  1966年,即使当时政治动荡正冲击着中国,李光耀仍坚持在学校里为华裔推行汉语教育。尽管李光耀本人是从剑桥毕业的说英文的人,但他并不介意在国内推行汉语,同时也不介意新加坡多数华裔很少讲普通话(新加坡的华裔通常说南方的方言,比如广东话、闽南话或潮州话)。李光耀始终认为中国会振兴,进而改变亚洲和世界。他看到了汉语的经济力量。1988年,新加坡政府鼓励白领员工更多地说普通话,此举会更让人高兴和方便。

  虽然中国正在崛起,但新加坡却在投靠美国。李显龙总理欢迎美国总统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在军事和外交上的“重返亚洲”政策。李显龙还允许美军战舰在新加坡附近执行任务,并派遣新加坡军人到美国接受培训。新加坡和美国的这些联系可能会激怒中国,但李显龙并不觉得歉疚。他对《时代》杂志的记者说:“我们是一个小国,我们必须有自己的独立立场,否则没有哪个国家会看重我们”“就地区的战略平衡而言,我们觉得美国人可能会做出建设性的贡献,美国是一个重要的角色”。

  新加坡推行汉语对很多想移民的中国人颇具吸引力。对中国富人进行的调查显示,新加坡、加拿大和美国是他们移民最想去的国家。潘琦(音译)的老家是中国东部省份浙江省,他第一次到新加坡时拿到了奖学金来攻读后勤学方面的硕士。他在2013年回中国,但他仅仅容忍了一年污染的空气和不好的商业环境便重返新加坡。如今他在新加坡开办了从事电子信息技术和活动筹划的公司,并且获得了永久居留权。他说:“这里更安全、更干净、更绿色”“这里是我想定居的地方”。潘琦说,自己的一家公司的办公语言是英文,而不是中文。他说:“英文仍然是新加坡商业领域的通用语言。”

  2年前,新加坡公布了预测未来人口、永久居民和其他外国人状况的白皮书,该白皮书称,新加坡的人口将在2030年达到690万,比目前增长20%。鉴于2014年新加坡的330万人口无法以这种速度来增长,那外来人口将填补增长的空间,而其中增长的人口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中国。

  这份白皮书引来一片哗然。现在新加坡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口已经是外国人。虽然有文化上的共通性,但2012年,一位中国移民开着一辆价值140万美元的法拉利闯红灯撞上一辆出租车,造成自己和出租车上的人死亡,该事件点燃了人们的反华情绪。中国富豪还拉高了新加坡的房价和新加坡人的生活成本。同时,在建筑业和服务业等低端岗位工作的中国或其他亚洲国家的劳动力又拉低了工资,让新加坡的公共服务体系吃紧。

  实际情况往往更复杂,尤其是对那些拿着非居留签证的更穷的外来劳动力来说,他们无法像那些更富有且教育程度更高的外来人口一样拿到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权。中国员工李涛(音译)被承诺到新加坡会有一份收入丰厚的厨师工作。但是他在新加坡的几个月却和其他几个中国劳工住在老鼠遍布、没有窗户的宿舍。他说雇主已拖欠了自己几个月的薪水。帮助李涛讨薪的一位非政府组织员工卢克·谭说:“每个来新加坡务工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被骗经历。体制还是可以被利用的。”

  有意思的是,25年来新加坡的第一次大规模罢工还是中国务工人员发起的。2012年,来自中国的公交司机罢工,他们认为国有的公交公司对他们存在歧视。此次罢工被认为是非法的,领导罢工的人和其他参与者被关进监狱,然后遣返回中国。给公交司机当顾问的社工周莱凡·惠姆说:“新加坡人太驯服听话了,我们难以组织这样的游行。我们缺乏斗争精神。”

  渐进式改革已启动

  新加坡政府进行过无数次宣传,教育新加坡人的行为举止——但具有斗争精神不在被鼓励的范畴中。1985年,政府鼓励居民消费冷冻猪肉。7年后又鼓励居民消费冷冻鱼类。1992年,新加坡禁止进口和销售口香糖(用来进行治疗的口香糖现在可以销售),违反这一规定的涉案者会坐牢。曾经因自己的政治活动短暂入狱的新加坡反对派民主党领袖徐顺全说:“半个世纪以来,我们的电视上宣传的是同一观点、收音机宣传的也是同一观点,报纸上也是同一观点”“这是一种心理作用,意味着新加坡人将支持政府的一切,即使是不符合他们利益的”。

  新加坡政府继续让批评之声承担法律责任,这一传统持续了多年,国际出版物因为其内容诽谤新加坡的领导层而被罚。去年,李显龙起诉了新加坡专门写博客的鄞义林,因为后者在网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称李显龙总理挪用了政府的养老金。鄞义林被判有罪,在等待宣判。今年7月,新加坡法院因内容淫秽和蓄意攻击宗教而判处16岁的博客博主阿莫斯·伊入狱4周。经验丰富的人权活动家布雷马·马蒂说:“我们太过尊重我们的政治人物。我们的法律让我们这样做。”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新加坡人现在可以接触到各种不同的观点。政治活跃分子和新闻媒体人冒着可能面临诽谤官司的威胁,还是出了很多批评人民行动党过长任期的书籍,这些书还能在新加坡买到。今年6月,同性恋大集会有近3万人参加,而在新加坡同性恋依然非法。信教的人有所增加,并不仅仅是马来西亚裔人口信仰伊斯兰教的人增多,还有华裔新加坡人信仰基督教的人增多,这表明人们开始寻找人民行动党以外的其他意义。李显龙总理已经在改进自己父亲的成功模式。他对《时代》杂志的记者说:“我们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使用的方法是开展大规模宣传活动、动员每一个人,这样就产生社会压力,比如禁止乱扔垃圾,禁止吐痰,要礼貌待人,我现在不确定这种方法是否还会奏效。”

  李显龙的一大担忧是新加坡可能会“溶解在世界里”。超过20万新加坡人居住在国外,他们说英文、很国际化,占新加坡总人口的6%。李显龙说:“如果中心地区不再有自己的特点,那你在全世界哪个地方都可以,最终就像希腊那样”“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有很多优秀人才,但是希腊就没有,制度不行,而这正是问题所在”。

  人民行动党是唯一一个在发达国家里执政时间很长的政党,它不能和运气不佳的希腊政府相比。但新加坡的执政党是否在考虑进行必要的改革,以确保该国的长治久安?作家兼政治评论家林宝音说:“危险的是,人们开始认为新加坡就等同于人民行动党。我们需要政府之外的更多东西。”

  近50年前因嫁给新加坡人而从马来西亚移民到新加坡的林宝音并不愿意离开新加坡。在最著名的商业购物街乌节路的一家有空调的咖啡馆里,林宝音说:“随着我年龄越来越大,我意识到我根本不愿意离开新加坡,即使度假都不想出去。这里有我需要的一切东西。这里就是家。”

编译/李伟杰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