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马来西亚应向新加坡学习

16/08/15

作者/来源:金融时报 http://opinion.dwnews.com

50年前,马来西亚将新加坡驱逐出马来西亚联邦,两个实体从此分道扬镳。时任新加坡首席部长的李光耀(Lee Kuan Yew)当时如此悲痛,以至于他首次——也是漫长而非凡的政治生涯中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落泪。半个世纪后,流泪的应该是马来西亚人。

新加坡无疑有它的问题。其特有的威权指引发展模式带来了繁荣,缔造了世界上最高效的城市国家。但许多新加坡人觉得,他们身处的受控社会是有缺失的,而这种缺失是经济增长填补不了的。然而,无论新加坡面对什么困难,这些困难与马来西亚相比实在算不了什么。马来西亚正在经历多年来最严峻的政治危机,起因是该国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的银行账户不知怎么多出了数亿美元。更严重的是,马来西亚正走在长期的下坡路上,自独立以来支撑着该国的政治、宗教和民族“契约”在自己造成的严重矛盾下岌岌可危。

尽管有各种疑虑困扰着新加坡(从民主体制到人口结构),这个城市国家仍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故事。其5.6万美元的名义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是马来西亚1.1万美元的五倍多。

没错,在后李光耀时代,自新加坡独立以来一直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AP)失去了绝对正确的光环。在近期的选举中,近40%的新加坡人投票反对该党。然而,人民行动党仍被普遍认为是诚实和能干的。这样的评价不适用于在马来西亚抱住权位近60年不放的马来民族统一机构(UMNO,中文简称:巫统)。其领导人现在卷入了涉及政府投资基金——背负110亿美元债务的“1MDB”(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的丑闻。该国反腐败机构否认了有关纳吉布账户上的6.75亿美元来自1MDB的媒体指控;该机构称这笔钱来自一中东捐赠者,但未披露姓名。纳吉布否认自己有任何不当行为。但是,无论该案的是非曲直如何,巫统都长期领导着一个彻底腐败的政治体制。马来西亚公众意识到这一点。在2013年的选举中,巫统在票数上失利,但借助一套对其有利的选举制度勉强继续掌权。自那以来,往往已成为巫统同义词的马来西亚政府对反对党开刀,以鸡奸罪名监禁反对党领导人安瓦尔?易卜拉欣(Anwar Ibrahim)。

在某种意义上,对比这两个国家是不公平的。人口仅500万的新加坡是一个城市。陆地面积是新加坡450倍、人口3000万的马来西亚显然更难治理。3月去世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以总体上仁慈的手腕牢牢掌管着国家。很难看出这样的微观管理能在一个大得多的国家奏效。

话虽如此,这两个国家都存在容易产生冲突的多民族问题。新加坡借助语言、任人唯贤和廉洁制度,在营造公平和民族团结意识方面做得更好。马来西亚则以保护马来人为名明确实行歧视政策,搞成了一个裙带资本主义国家。马来西亚应该学习新加坡的经验。它应该表现出对腐败的零容忍,从纳吉布开始,他必须要么证明自己清白,要么下台。优待马来人的政策应该被取消,政府应该出台民族团结政策,而不是基于宗教或马来族裔的分裂政策。新加坡夯实了一个让国家能够向前迈进的坚实基础。马来西亚必须刮骨疗毒,否则就可能灾难性地向后倒退。

---

分类题材: 新马政经_gpsgmy,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