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读王丹论新加坡模式

15/08/15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2015年6月25日,王丹,台湾清华大学客座教授在自由亚洲电台回答听众,关于新加坡模式的问题,讲话内容以《中国不可能走新加坡道路》为题发表。

王丹认为中国不可能走新加坡道路,是两个关键原因:

首先,李光耀以其个人领导力带领新加坡人独立建国,筚路蓝缕的艰辛历程,逐渐积累除了新加坡人对政府的某种程度的信任。在谈论到新加坡政府和人民行动党最可珍贵的财产是什么的时候,新加坡前总理,现任内阁资政的吴作栋就曾经自豪地说:是人民的信任。在国家和社会都处于转型期的时候,人民与政府和执政党之间的信任,当然是社会稳定的必要条件。而中国缺乏的,正是这一点。

其次,新加坡政府虽然属于威权,其统治者家族也掌控庞大的国有资产,但是他们愿意与人民分享经济发展的成就,高度重视民生问题,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有一次我在台湾中研院的某次会议上,正好有幸与新加坡大学原校长王賡武坐在一起,当时我曾经请教他新加坡威权统治的主要治理手法的问题。王先生除了提到新加坡政府官员的相对清廉之外,特别强调的,就是新加坡的组合屋制度。我们都知道,新加坡独立的时候,国家拥有大量土地,当时的新加坡政府就决定用 这些国有土地来为人民建造住房。其后,新加坡政府建造了大量的规划良好,质量有保证的“公共组合屋”,然后低价卖给符合条件的民众,一户一套。50年来,在一个400万人口的国家,政府建造了100万套这样的组合屋,全新加坡82%的人口都住在这样的国宅中,居有其所,自然有利于威权统治。

王丹认为中国不可能走新加坡道路的观点应该是正确的,但是,所依据理由中的细节论述,却与新加坡的真实历史与现实情况有所出入,有待稍微补充的必要性。

1、李光耀以其个人领导力带领新加坡人独立建国之说,纯粹是官方历史版本,不符已知的历史事实。

历史上,反殖民运动的领袖人物并非李光耀,而是众多被李光耀囚禁的华文教育知识分子。李光耀在反殖民运动上,无所建树。李光耀自说自话的回忆录,标榜自己是工运领袖,领导了马来邮差的罢工行动,事实上,刚回国的年轻李光耀只是工会出钱聘请的法律顾问。李光耀是工运领袖之说,完全是掠人之美。

历史上,英国人利用李光耀招安被殖民政府囚禁的反英反殖人士,李光耀就是利用被收编的蒂凡纳,瓦解了左派职工会的领导层。多年后,蒂凡纳官拜总统职位,虽然如此,终究难逃被李光耀清算的厄运,在好色与酗酒罪名之下离职,落得客死他乡的结局。

2、李光耀之所以成功成为自治邦总理,除了李光耀个人的因素之外,更是因为西方资本世界在政治权力交接过程中所扮演的决定性角色。因此,高估了前者,忽略了后者的重要性,其结果必然会言过其实,过度渲染了李光耀的个人魅力与成就。

事实是,没有反殖民运动,何来独立?没有独立,又如何建国?只谈建国,不提反殖民运动,是严重歪曲了历史真相。

或许,有朝一日,历史的结论会是,李光耀是以西方在东南亚代理人的身份取得新加坡的领导地位,而新加坡的经济表现,是得益于西方资本世界的努力经营成果。由此来看,李光耀只不过是政治利益的收割者。

3、新加坡政府和人民行动党最可珍贵的财产是人民的信任之说,是吴作栋老王卖瓜,自弹自唱,的典型政治文宣,不能当真。

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的长期执政,并非是人民的自愿选择结果,而是来自制度设计的必然结果。这其中,李光耀长期的,不断的,一而再再而三的修改选举规则,是要确保人民行动党可以稳当的胜选。

李光耀设立民选总统制度,并且进而规定某些重要的国家职位,其中包括国营企业的主要职位,必须得到总统的批准,为的就是要确保一个已经失败的人民行动党依旧可以通过总统的权力,阻扰非人民行动党政府的有效执行政府任务,和全面掌控国家资源。

换言之,在野人民行动党,可以利用不可被更替之前朝官员继续把持机要职务,此外,也可以通过被安插到国营企业的党干部,遥控新加坡的国有资源,甚至于,制造财政丑闻,以拖垮新政府的信誉。

说白了,既便人民行动党失去了政权,新政府除非得到总统的同意,是无法改变由人民行动党布局之国家机要职务和国有企业的主要领导层。

由此来看,李光耀留给人民行动党的最可珍贵的财产并非是人们的信任,而是一个执政党站绝对优势的国家制度。然而,对新加坡人民而言,这却是人们的真正噩梦。

事实上,有评论指出,李光耀可以如此的对待一个权高位重的蒂凡纳,那普通新加坡人的命运势必如履薄冰。这么一个完全没有个人人生安全保障的恶劣社会环境下,如何会产生人民对政府的信任?

4、政府愿意与人民分享经济发展的成就,高度重视民生问题,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的观点,是不正确的。

一个认为新加坡拾荒老人之所以去捡破烂,只是为了打发无聊时间与进行体力运动的无良政府,要如何去体会和认知什么是人间疾苦,什么是水深火热的生活?一个老无所依,必须依靠捡破烂过日子的社会,岂能是一个政府愿意与人民分享经济发展的成就,高度重视民生问题的社会?现实是,李光耀极度厌恶社会福利,认为穷人贪得无厌,救济穷人会带来更大的政府负担。

对新加坡一无所知的境外者,是绝对不可能从李光耀回忆录一类的官方文献去认知新加坡。如果要了解真实的新加坡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只能通过不受到官方干预的渠道去了解,主流媒体的工作是对政府歌功颂德,对民生疾苦课题则是噤若寒蝉。

新加坡的一名16岁少年 ,就因为指出了皇帝的新衣,而惨遭司法蹂躏。去看看余澎杉制作的网络短片,从中认识新加坡正面对着一些什么样的民生和社会问题。

5、有说吃人口软,拿人手短,所以高官尊爵的王賡武,其言论岂能尽信?现实是,王賡武只凭捐出了一批旧藏书就得以在当年的南洋大学行政楼设立王賡武图书馆。这鸠占鹊巢现实的本身,在实质上,不就已经挑战了新加坡政府官员相对清廉之说?

新加坡组屋被全世界当成是居者有其屋的模范?如果此说当真,新加坡人民又岂能是世界上房贷年限最长的房奴?由于房奴现象是一个千真万确的事实,所以新加坡组屋是政治模范之说,必然是一个假象;一个假象又岂能当真?

李光耀在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而独立之后,立即修改宪法的土地征用赔偿条例,改以强制性超低价格收购民间土地,除了削弱华人资本家的财富,也通过征地威慑来逼迫华商俯首称臣。累计了大片土地之后,李光耀以市价出售政府土地给建屋局,从而在低价买高价卖的土地交易中牟取暴利。

在香港,政府售地收入是拨入常年预算案以改善民生。在新加坡,政府售地收入是拨入国库,以充实由李光耀掌控的境外投资资金。国库是国家机密,除包括总统在内的少数李光耀亲信之外,外界对国库资金的实际情况一无所知。而挑战这一个机密可以获刑。比如,青年鄞义林对公积金提出了被政府认为不当的质疑,而被控诽谤罪。

更重要的是,既然全体社会对国库的实际情况一无所知,人民又如何会知道:新加坡政府官员相对清廉之说,是真话?还是杜撰?可见,新加坡政府官员清廉之说,完完全全是没有真凭实据的以讹传讹之说。

今年3月,人民行动党政府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与金钱为李光耀办了一个世纪丧礼,8月,再接再厉豪华举办SG50庆典,更以鲜花替代李光耀出席庆典。这一个人走茶不凉的政治现实,对北京有意提倡之人走茶凉的政治道德,是一个极好的反面教材。

诚然,中国是不可能走新加坡道路。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