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一马公司 新闻自由 道德规范

03/08/15

作者/来源:郑明炎 光华日报 http://www.kwongwah.com.my

新闻自由如何诠释,其与道德规范之间的关系又如何定位?

有关一马公司账目课题的严厉指责是否属实,其来龙去脉和实际内情有待专业调查和证实。如有专业确认之证据而证实的违法之举,务必加以严惩。

首相纳吉估计独立专业报告会在几个月内出炉。虽然面对凌厉指责,首相纳吉处之泰然,是否胸有成竹?独立专业报告出炉之际便会云开见日,何必急于强加罪名?少安毋躁。

所谓贼咬一口入骨三分,一马公司课题的盗窃机密和泄密者塞维尔并没指名道姓,却让The Edge双雄,即集团执行主席童贵旺和首席执行员何启达,通过报章联合声明承认本身就是塞维尔口中所谓欲以200万美元换取塞维尔所窃取机密的商人,但声称始终没有付出任何金钱给塞维尔。

The Edge双雄继而承认误导(mislead)塞维尔以获取机密,而后宣称并没有做错,因为“误导”是唯一途径以获取机密来“揭露”一小撮大马人及外国人如何欺骗大马18亿3千万美元(约合69亿7千万令吉)。

The Edge双雄亦质疑和纳闷究竟是“哪一个强大的幕后人士安排”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Nirmal Ghosh和塞维尔会面以发动对他们的“攻击”。

目前,有4个专业团队,即国会公账委员会、特别调查团、国家总稽查司以及世界最大会计公司Deloitte,已着手调查一马公司账目,而公司的资金流动循环(money trail)是有据可循的,专业报告出炉之际便可审查每一笔资金的流动缘由和用处。如有犯错,鞭挞不迟。

届时,国会议员便会履行职责,在专业确认的证据下,准确发飙且敢怒敢言,而不必再向未经专业确认的资讯下捕风捉影,对资料的来源指手画脚,公说来源可靠而婆指资料被篡改等等矛盾。谁对谁错不得而知,皆因所谓的资讯还没有被独立专业团队确认!

除了Deloitte会计公司可能因商业利益而被质疑其独立性,国会公账会拥有多名反对党领袖参与,国家总稽查司是受到联邦宪法授予和高庭法官相同的法律保护,而总稽查司在这几年敢怒敢言及大公无私的揭露政府部门滥权案例是有目共睹的。再者,特别调查团有国家银行总裁和反贪局主席以及总警长的各方面专业最高领导人参与,而已严厉查办一马公司案件。

严厉查办一马案件

这些独立查案官员们皆身份显赫,众目睽睽之下,岂敢徇私忘公,以让名誉扫地,牵惹众怒而遗臭万年?

看来,一马公司是选择在这4个专业团队所确认的证据下做出解释,以避免对可能不实的资料做出回应,与其制造不需要的更多矛盾,不如在已确认的证据下才如是作答。

在我国,法律认定某人或某个体无罪,除非在证据确凿下被法庭裁定有罪。

尽管The Edge双雄声称已经专业签定所获取的机密,于报章大篇幅报道无妨,但是如果在4份专业调查报告出炉之前,任何定罪式的报导和结论是不公平和不需要的。

The Edge双雄的文告中有写着 ——“揭露一小撮大马人及外国人如何欺骗大马18 亿3千万美元” —— 国民可以自行评估此这段词语的心态。

再者,是否The Edge在报导一马公司机密之举可以理所当然的称之“揭露”,而《海峡时报》报导塞维尔与某商人多次会谈以获取一马公司机密之事却可以被负面标签为“安排下的攻击”而非据实报道?同样的,The Edge有取得一马公司机密的“误导”方法,却质疑会有“强大的幕后人士安排”海峡时报报道为有意的“攻击”!难道只有The Edge双雄有方法获取资料,而海峡时报记者却无计可施?The Edge双雄又以何依据来质疑幕后安排?

谁说只有“官”字两个口?

塞维尔与The Edge双雄异口同声称,所答应的200万美元并没有交付。国民可能疑惑,塞维尔横行国际,并非泛泛之辈,岂可轻易被误导而在没有收取分文下交出这么多的机密来让The Edge大篇幅报道?想想其中缘由应该只有当事人才会知道吧!

The Edge双雄对获取机密的方法以“误导”来形容,可能是基于“本身所宣称的”没付出所答应的200万美元而如此形容,也可能有更多的内幕情节。如果真有内幕,The Edge双雄身为媒体要员,理应详加解释如何成功说服塞维尔在没有收取分文下肯全盘交出“这么量多且详尽”的被窃机密,以便让维护新闻自由“而”拥有知情权的国民不再迷惑!

获取机密解释不彻底

可能The Edge双雄对获取机密的解释并不彻底,而新闻自由的真谛是必须如实报道。是否新闻自由认可只透露部分而非全部详情?是否在新闻自由的笼罩下还有某职业道德或某原因可以依据来许可选择性分享某部分而不详加报导另一部分,以清楚说明有关已被报道部分的笼统不明说辞,抑或有剩余内情的可能?The Edge双雄乃当事人,如果有,一定知道内情!

“Mislead”字眼的同义词包括“deceive”,有瞒骗不实的因素。在承认“误导”(“mislead”)的同时坚持没有做错,是否新闻自由认同不择手段来获取情报,而后坚持没有做错?

“误导而获得”的手法相比“窃取而获得”的行径,又如何解读呢?

The Edge双雄的“误导”肯定让受害者塞维尔有被欺骗的感觉。

是否新闻自由认同媒体要员可以利用别人的犯错举动为由,而成为自己也做出误导获取的自辩理由呢?

媒体影响深远,多元社会的新生代又如何诠释“诚信协议”以及如何对待和体现我国多年来秉持的高尚和优良的传统道德价值观?多元社会又如何明白以履行新闻自由的真谛?

The Edge双雄在声称“一小撮大马人及外国人如何欺骗大马18 亿3千万(约合 69亿7千万令吉)”时的咬牙切齿情怀,明显不认同违法和不道德的掠取。然而,The Edge双雄对瑞士公民塞维尔的误导以获取一马公司的机密又应该如何解读呢?

是否新闻自由认同因国家利益而可以忘却远离高尚和优良的传统道德价值观?

新闻自由必须在道德伦理的范围内运行。

新闻自由的真谛是如实报道,不应该对某课题自行宣判,更不应该做出定罪式的报导和结论,而评论必须中肯无私。

切记,不择手段非豪杰,不改初衷真英雄啊!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