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爆料一马背后的小资讯

27/07/15

作者/来源:黄泉安 光华日报 http://www.kwongwah.com.my

三个星期前,摆渡人专栏率先提醒读者,一马公司债台高筑、资金流失、跨国汇款流入蜘蛛网户头丑闻如何结局落幕,关键是维系于新加坡管治当局的执法心态。我建立这个理论,是因为除了跟踪各方位媒体爆料一马公司汇流走向的滚动报道,也刻意留心新闻背后的小资讯,不让有心人转移视线。

小资讯一、我国外汇储备金退泻至五年新低,本月短短两周内下泻4.7%,反映国家银行动用储备金进场,扶持持续缩水的令吉汇率,几时才见底,没人能预料。

小资讯二、消费税实行至今已近4个月,但国库及税关局籍商家保税错误为讲词,退税逾期兼缓慢,使中小型业界现金流出现拮据,纷纷降低材料订货、减少生产,使市场萧条更雪上加霜。

小资讯三、新加坡管治当局与主流媒体,开始为一马公司违法汇款疑案,铺设行动伏线,我国当局不得不马上先发制人,从此政经界草木皆兵,人心惶惶。

小资讯四、国家银行发布无赏金缉查令,以《1953年外汇管制法令》搜寻与刘特佐关联的两名一马公司华裔前高级管理层,除了江鱼仔,几时才见大鳄被抓?

先谈国库外汇储备金下泻。7月23日,国家银行公布截至今年7月15日,外汇储备金比6月底降低4.7%,2015全年总下降13.4%。国家储备金现仅存1005亿美元,只能支撑8个月持续入口,也等于短期外债的1.1倍。

其实过去一年里,我国国际贸易盈溢每月大约18亿美元,但外汇储备金却每月平均下降22亿美元,这种负面账目可能显示两个状况:一、资金正在大事外流;二、国家银行动用储备金扶持令吉兑率,仍没见效。

要知道,马来西亚外汇储备金的心理底线是1000亿美元,但在令吉兑美元汇率持续节节败退当前,我国外汇储备金将会面对巨大压力。7月份数据显示,令吉兑美元下泻至3.8130,是16年新低,也超越1998至2005货币控治时代所锁定的3.80水平。目前,市场揣测美国会近期脱离宽松策略及逐步生息,恐将促发资金外流的危机。奈何屋漏偏逢连夜雨,令吉汇率不但流落一般新进市场货币的贱值,我国出口也遭受原油价巨降的蹂躏,造成传统税收流失,经济面对抓襟见肘状况下,短期内难免会险象丛生。

此外,一马公司目前负债420亿令吉,有大部分是通过外汇举债,只要令吉持续软化下滑,一马公司变卖产业也颇笨重费时,必须搜集更多马币,以举新债还旧债方式,摊还债务,然后设法瘦身,再从市面消失。只是,国库被累成外强中干之后,马币的汇率市值不能短期内复原,国民出国旅行公干便要荷包缩水,孩子海外教育费会使你腰弯气断。明白了这一点,大家就不难理解,为何商家把预付的消费税交给政府,而政府却拖延退税的原因了:原来,我国国库与一马公司同是天涯沦落人,十个锅五个盖,相逢何必曾相识!

724极速进展

接着,我想把小资讯三、四(新加坡媒体报道伏线及我国国家银行缉查令),串在The Edge财经日报与周刊禁刊3个月的事件一起谈。我们应该留心7月24日(724),在马来西亚、新加坡两国同步发生的一连串媒体事件。之前,我曾在专栏谈及新加坡警方冻结两个涉及刘特佐的2个银行户头,及该国金融管理局(MAS)照会我国国家银行有关违法汇款的关键关系,现在继续跟进。

724的极速进展有五个要点。一、724早上:新加坡喉舌报《海峡时报》刊登独家报道,证实其驻曼谷办事处主任Nirmal Ghosh在泰国警方扣留所会见沙地石油国际公司前雇员祖斯托,后者声称今年2月,它在新加坡与一名大马商人会面,向他提出200万美元(760万令吉)献议,以购买他涉嫌从公司窃取的机密资料。不过他补充,尽管已经把文件转交对方,但自己至今尚未收到任何的付款。《海峡时报》也留下一条尾巴,宣称该报尚在联络有关大马商人,等到对方证实了,才会揭露他的身份。

二、724中午:《The Edge》媒体集团执行董事主席童贵旺及社长何启达通过属下《大马内幕人》新闻网站,发布联合文告,承认曾经会晤祖斯托,“诓骗”对方以便索取一马公司案的文件与资料。不过,他强调,从未向祖斯多支付一分钱,也否认篡改文件倒纳吉政府。

三、724中午:国家银行以《1953年外汇管制法令》发布无赏金缉查令,搜寻与刘特佐关联的两名一马公司华裔前高级管理层。《马来邮报在线》报道,其中一名遭缉查人士,早在2011年7月28日英文《星报》中被曝光。

四、724下午: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阿布巴卡从泰国返马,透露大马警方无法盘问祖斯托,原因是泰国警方担心影响案件检控工作,同时,祖斯托是瑞士人,瑞士政府非常关注此事。此事再在暴露,新加坡喉舌报记者是比大马总警长更有影响力,能在扣留所中做新闻访问和套料,而我们的总警长只能空手而归。

五、724下午:内政部宣布从7月27日开始,冻结《The Edge周刊》与《The Edge财经日报》出版准证3个月。《The Edge》披露内政部的公函中提及,《The Edge周刊》与《The Edge财经日报》的报道涉及“损害或可能损害公共秩序、安全,或可能引起舆论恐慌,或可能会有损于公众和国家利益。”

文告中两点暗示

我觉得最为令人吊诡的是《The Edge》童贵旺及何启达联名文告中的两点暗示:一、“我们在猜疑,到底是哪个黑手在背后安排(《海峡时报》记者Nirmal Ghosh)去会见祖斯托,让他有平台攻击我们?”二、“我们没做错任何事,而且我们坚持立场协助调查官,不像某些人,好像早已溜之大吉。”

我想知道,到底谁是《The Edge》所猜疑的“黑手”?到底谁是“早已溜之大吉”的某些人?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吧!但我在筛审724连串峰回路转事件后,心中还是有些疑虑。《The Edge》被内政部禁刊,是在它总结一年对一马公司风暴审查,再以刘特佐串通阿拉伯石油涉嫌诈骗一马公司18.3亿美元(约69.72亿令吉),违法转汇到新加坡银行的证据,交给1MDB特工队之后就马上发生。现在,新加坡也正单导向积极参与调查行动,必须早日破案以免被国际金融界舆论指责。

非常肯定,因为1MDB风暴涉及跨国汇钱活动,马来西亚与新加坡需为各自政治考量做铺路打算。为了各求自保,谁敢担保国家的利益不会被人拿来做求生的赌注?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