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台湾与新加坡一样吗?

05/07/15

作者/来源:余杰(2015-07-01) 新头壳 http://newtalk.tw

下台后的江宜桦,似乎并不满足于回归平静的学者生涯。在洪秀柱的副手候选人的名单上,江宜桦名列前茅:男女搭配、本省人与外省人搭配、假学历与真学历搭配,堪称天衣无缝。

所以,江宜桦不愿潜龙勿动,而是四处演讲造势。他在香港发表了一场演说,强调“儒家思想今天仍然是影响华人社会的重要因数,扮演关键角色”。

江宜桦认为,人类社会曾採用过多种政治制度,有封建制度、代议制度、极权统治、军事独裁和宪制民主等,而从儒家思想的主张看,它最可能与宪制民主衔接。儒家理论可以弥补自由主义过度强调个人主义的缺失,其贤能政治主张又可以加强民主的行政效能,两者结合可能创造出人类文明发展的新愿景。

江宜桦还说,台湾和新加坡已证明华人社会可以发展民主,也说明儒家文化不必然排斥民主,甚至可以弥补自由主义或民主的缺点。

江宜桦将台湾与新加坡并列,真是大错特错。新加坡根本不是民主社会,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多党竞争,没有新闻自由,也没有三权分立。李光耀死掉了,却传位给儿子,宛如封建王朝。

李光耀“驾崩”之时,有一名16岁的少年人余澎杉在网路上欢呼李光耀「终于死了」,还形容李光耀是「独裁者」。结果,他立即被新加坡当局逮捕,候审期间,被囚禁重症精神病房等候评估,连续几个星期被拷在铁床上,受尽折磨。

余澎杉的母亲痛心疾首地在社交媒体上书写心声,向儿子道歉:「对不起,曾告诉你你在最安全的国家。你现在却感到十分不安全与害怕。对不起,曾说过我们的政府会给我们最好的福利。对不起,曾鼓励你要有创意和敢于发表意见。你却被当成叛逆与疯癫。」

新加坡社会对此一片沉默,在余澎杉出庭时,甚至还有中年人冲上去打他的耳光,而法警故意不加阻止。现任马来西亚南方大学学院副校长、曾经在新加坡大学教多年的何启良教授,在马来西亚《东方日报》发表的一篇评论中以「麻木不仁」形容新加坡社会。他观察到:「新加坡有识之士(所谓精英)在不义中一片沉默,媒体负面报导,极力贬低余氏,反而外界联合国人权机构以及台湾、香港公民社会发出援助之声。」

由此可见,新加坡无非就是“有钱的北韩”而已,李家王朝与金家王朝如出一辙。江宜桦偏偏将台湾与新加坡并列,难道是希望台湾向新加坡取经吗?他的内心深处大概非常羡慕新加坡的统治者,可以对反抗人士痛下杀手、为所欲为。

在台湾的脸书上,人们“丑化”马英九等政府高官的图片、视频和言论多如牛毛,其激烈程度大大超过余澎杉对李光耀的“攻击”。那么,如果参照新加坡的量刑模式,大概百分之7、80的台湾民众都要被关进监狱或者精神病院了。

自诩为研究西方自由主义思想的学者,江宜桦却大肆推崇儒家学说,这是他镇压太阳花运动不力而被马英九当作替罪羊牺牲之后的“新思维”吗?在儒家森严的等级秩序之下,人民不能反抗统治者,统治者却可以奴役人民,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韩愈甚至在《原道》中力倡君权,认为人民只有纳税的义务。因此,江宜桦可以调动员警对冲击政院的学生施暴,即便血流成河,他照样安然入睡。

在今天的台湾,国民党的其他意识形态早已失去了功效,惟有用三民主义包裹的儒家思想,仍然如紧箍咒一般笼罩在台湾人民的头上,让人们艰于呼吸视听。和谐、秩序、礼貌,成为人与人相处的最高原则;是非、对错、善恶,反倒可以放在一边、忽略不计。

作者余杰 中国旅美独立作家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