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马来政治

13/08/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马来人散居在廖内群岛以及马来亚半岛,虽然原本也是外来移民,但是已经在这些地区落地生根。经过长时期的生息作业,因而成为地区内最主要的族群。马来亚半岛的马来王朝,更进一步巩固了马来政治在区域内的声望与地位。

马来人并非单一民族而是一个族群,所以即包括廖内马来人,也有马来亚马来人,还有爪哇人等等。实质上,马来族群也有在此定居的亚拉伯人,也容纳与马来人通婚的印度血统回教徒。马来文化习俗并不统一,因而马来政治有其内在的复杂性。马来政治强调地缘关系,并以宗教为族群的凝集力。

新加坡在马来政治上原本是旧柔佛王朝的属地。莱弗士到新加坡岛时,是和柔佛苏丹的大臣天猛公交涉。莱弗士所造假的新加坡苏丹,是一名流亡在廖内群岛的柔佛王朝失势王子,也是天猛公的女婿。

从1819年到1824年之间,新加坡的政治前途还是一个未知数。英国人在这时候是利用马来政治来取得治理新加坡口岸的合法权力。新加坡苏丹依据马来文化传统,对在新加坡口岸的商业交易,索取份内的分红。

1824伦敦条约签定后,马来政治已经失去其利用价值。所以约签后的第五个月,新加坡总督强逼新加坡苏丹,把整个新加坡岛完完全全的永远的割让给英国政府。新加坡总督也同时利用各种手段,把马来政治对新加坡的影响彻底的铲除掉。

新加坡总督在苏丹王宫旁边开路,把王宫的围墙撤除,试图凌辱苏丹在马来社会的威望。新加坡天猛公也受驱逐,由市区的居所发配到边远的西海岸地区。英国人在取得新加坡的法定治理权力后,就急不可待的把新加坡的马来政治彻底的铲除。新加坡的政治凌辱文化于是焉产生,成为新加坡本土政治文化特色。

新加坡口岸化解了,苏丹索取份内分红的马来传统习俗,也使到新加坡成为本区域内,唯一不受土族政治干预的自由市场。这一市场特性,是新加坡能突破周边贸易口岸的历史优势,进而以后起之秀的威力,逐步形成一个国际贸易市场。

新加坡的马来政治在沉睡了一个半世纪之后,才在二战后的的马来亚的反殖民运动中复苏,参与马来亚政治。马来政治在马来亚政治上是主流,但在以华人为主要居民的新加坡本岛,马来政治并非主流。新加坡在脱离马来西亚后,独立的马来政治组织溃不成军。

在人民行动党的种族多元主义的外表下,各别种族的政治隔离,使到马来政治孤立无援。新加坡的马来政治即不能与本土的他族政治结盟,也无能与马来西亚的马来政治相呼应。在这一种格局下,人民行动党的马来议员,成为马来社群的政治代言人。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