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王丹 中国不可能走新加坡道路

28/06/15

作者/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25-6-2015) http://www.rfa.org

各位听众朋友:今天要回答的,是关于新加坡模式的问题。

李光耀过世,重新勾起外界对所谓“新加坡模式”的讨论。也许是人死为大的善意吧,本来已经饱受诟病的所谓“东亚价值“,”儒家治国“等李光耀主打的理论,现在又受到一定程度的追捧和肯定。中国对于”新加坡模式“的兴趣,更是由来已久。1992年邓小平南巡,指挥中国向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前进,当时他最欣赏的,就是“新加坡模式”。在南巡讲话中,他公开呼吁国人要学习新加坡。为此,深圳大学还专门成立了“新加坡研究中心”。这个研究中心到底研究出了什么成果,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后来中国的发展,其实也并未完全按照“新加坡模式”的路径进行,就已经说明了,中国不可能走新加坡道路。这里的关键是两个原因:

首先,李光耀以其个人领导力带领新加坡人独立建国,筚路蓝缕的艰辛历程,逐渐积累除了新加坡人对政府的某种程度的信任。在谈论到新加坡政府和人民行动党最可珍贵的财产是什么的时候,新加坡前总理,现任内阁资政的吴作栋就曾经自豪地说:是人民的信任。在国家和社会都处于转型期的时候,人民与政府和执政党之间的信任,当然是社会稳定的必要条件。而中国缺乏的,正是这一点。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发布的2013年《社会心态蓝皮书》指出:中国社会出现反向情绪。仇恨,愤怒,怨恨,敌意等负向情绪,与需求不满足,不信任,社会阶层分化有密切关系。同时,中国社会总体信任指标跌破及格线,官民,警民,医患,民商等社会关系不信任,群体和阶层之间也不信任,导致社会冲突增加。显然,在吴作栋看来是新加坡模式最重要的基础的“信任”这个要素,中国并不具备。

其次,新加坡政府虽然属于威权,其统治者家族也掌控庞大的国有资产,但是他们愿意与人民分享经济发展的成就,高度重视民生问题,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有一次我在台湾中研院的某次会议上,正好有幸与新加坡大学原校长王賡武坐在一起,当时我曾经请教他新加坡威权统治的主要治理手法的问题。王先生除了提到新加坡政府官员的相对清廉之外,特别强调的,就是新加坡的组合屋制度。我们都知道,新加坡独立的时候,国家拥有大量土地,当时的新加坡政府就决定用这些国有土地来为人民建造住房。其后,新加坡政府建造了大量的规划良好,质量有保证的“公共组合屋”,然后低价卖给符合条件的民众,一户一套。50年来,在一个400万人口的国家,政府建造了100万套这样的组合屋,全新加坡82%的人口都住在这样的国宅中,居有其所,自然有利于威权统治。

中共其实也拥有巨大的国有资源,包括土地,但是大部份土地收入的资源都进入国库,转变为国家财政收入,并进而被权贵集团瓜分。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一个政府,你不能利益通吃,既不给人民政治权利,又不跟人民合乎比例地分享经济发展成果。新加坡道路能够走得通,就是因為李光耀以其父权心态,确实愿意拿出国有资源分给自己的人民。这一点,中共怎么可能学得来呢?

看看徐才厚家里拉出来的一卡车的黄金,看着那些中共腐败官员动辄几十亿的贪污数额,看着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谁会相信中国能走新加坡道路呢?除非政府愿意把没收来的巨额贪污财产,用来使得中国贫困人口可以住上廉价的组合屋,否则说什么要学习新加坡,那就只是笑话。

邮寄地址: 台湾新竹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学士班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