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读郑永年难以自圆其说之说

13/06/15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原标题:也来读一读难以自圆其说之说

读《郑永年越来越难以自圆其说》,再查看了评论针对之原文。

这篇论述是不是难以自圆其说,那是专家学者范畴的判断,不过,普通老百姓还是可以从一般常识的层面,来读一读难以自圆其说之说。

原文中有这麽一些的文字:

1、‘ 现在人们把民主简化成一人一票,一人一票的制度能保证每一个人拿一份,因为政治人物要选票。所以李光耀先生去世之前说过,西方的民主就是拍卖会,谁的价位定得最高,投票就投得最多。那么一人一票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福利社会,…。

当然,我们得区分,民主是一个制度,还是一种价值观。西方发达国家的民主,早期就是一种制度,没有价值观,只是解决政治纷争的一种方法。…

…西方把民主包装成自己的意识形态的时候,它就变成一种价值观了。根据我的观察,到了发展中国家的话,民主更多的还是被当成一种价值观,一种普世价值的东西。所以,在西方发达国家,民主主要是解决政治冲突的一种方法,而发展中国家把民主更多的看成一种价值观。 ’

李光耀习惯胡说八道。历史上,李光耀在执政之前是赞成一人一票,而李光耀的政权正是来自一人一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也继续使用这一个选举制度。李光耀是在国会出现了反对党议员之后,才开始修改原有的一人一票制度。修改的幅度和李光耀感受到的政治威胁成正比。毋庸置疑,李光耀是因为一己之私才放弃一人一票。李光耀追求的所谓民主,是富人应该比穷人有更多的选票权,理由很简单,因为李光耀认为穷人之所以要投反对票,那是为了要勒索政府。

一人一票的结果是福利社会?果真如此?既便正是如此,那又何妨?有什么问题?一个政府的职责不就是解决老百姓的生活问题?中国领导人说:人民向往的美好生活,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诚然,一个以人为本的政治思维,不就是要以人民的福祉为宗旨?

西方的民主就是拍卖会?这又有什么问题?李光耀反对以拍卖分配稀缺资源吗?李光耀的经济模式就是以价格分配资源。有那一个新加坡人会不知道什么是COE?

民主是一个制度,还是一种价值观?这是伪命题;多此一问。民主既是制度,也是价值观,两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民主价值观是思想准则,民主制度是行为准则,也就是说,民主制度是民主思想准则的具体展现。

‘西方发达国家的民主,早期就是一种制度,没有价值观,只是解决政治纷争的一种方法。 ’ 这一个观点有违常识。想想看,一个没有价值观的制度,如何可以成为解决纷争的一种方法?要度量就必需先有尺寸标准。没有是非标准的制度,又岂能处理,进而解决黑白对错的纷争?不知是非,焉知黑白对错?

民主既是意识形态,也是价值观。民主意识形态是哲学层次的认知,民主价值观是社会层面的认知,两种认知之间没有本质上的差异,因为民主的核心意义,是追求一个公正平等的社会。

这一种民主文明精神,就是通过一人一票分配政治资源。简单的来说,一个民主的社会是以公正平等的价值观,来解决社会上的种种利益纷争,不论是经济,政治,或者,任何有关社会人文的冲突。

此说是否正确?那不妨检验一下,想想看,在民主观念形成之前,西方文明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当时的政治权力是如何的分配?有没有公正平等的考量因素?

民主是拍卖会,民主是福利制度,民主是穷人勒索政府。这些都是李光耀的歪理。学者的职责是解释真相。拿如此的歪理来扭曲民主,有违学术追求真相的基本要求。

2、‘ 实际上西方现在很多成功的地方跟民主毫不相关。以产业革命为例,蒸汽机发明,这些技术的进步跟民主有什么联系?一点都没有。… 像产权跟民主有什么关系呢?一点都没有。 ’

产权跟民主一点都没有关系?此话当真?果真如此?

根据传统的产权理论,产权是经济交易的先决条件,而形成产权制度的先决条件则是一个健全法制的社会。换言之,社会没有产权,没有法制,经济无从发展。

这说明了产权,法制和经济发展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这一种经济关系就是一个民主社会的生产模式。在此,没有民主社会下的法制保障,产权是很难存在的。

按这一个理解来说,社会有了明确的产权保障之后,个人才会通过创新与发明的经济活动去创造财富。因此,蒸汽机的发明,与其技术的进步,是和产权结构的完善性,息息相关。历史上,西方的成功和民主社会的关系,是密不可分。

由于产权完整性和社会创造财富的激励程度成正比。因此,产权制度更完善的经济体,会有更佳的经济表现。此前,西方资本世界的经济表现,远远胜于东方社会,就是得益于西方文明对产权的保障。

造就产权的完整性,是取决于一个社会的法律,能否明确的界定产权,行使产权,度量产权,以及,一个执行维护产权的司法体系。

从西方世界的实践经验来看,一个三权分立的政体,最能确保司法独立性,从而保障产权制度的有效运行。三权分立是什么样的政体?三权分立是民主政体的展现。这就是一个一人一票的国会民主模式的政体。

明显的,产权跟民主完全没有关系之说,是彻底颠覆了产权理论给予的现象解释。

3、‘ 实际上民主是有代价的,商人当然想影响政策,…也有人说,民主就是为了防止专制的出现。第一,好多民主社会没有防止专制的出现,希特勒够专制的吧?他也出来了。另一方面,民主也没能防止腐败的出现,像西方这样的民主,也是可以做到权力自由无约束的,但像新加坡,李光耀没有搞三权分立,制度照样很清廉、高效。 ’

商场的游戏规则约束商人的行为,同时,商人也通过自己的行为,去影响,甚至于改变商场的游戏规则。这是可以接受的正常社会现象。这也是民主的协商参与。实际上,社会制度的日益完善,就是通过这一种制度上的自我调节,与时俱进。基于同一个原因,一个无法容忍与满足社会变革需求的,垄断式政治独裁政体,其下场往往是以武力革命的形式告终。

前者是社会和平,后者是社会动乱,何者是最佳的制度选择?那是不言而喻。由此来看,商人想影响政策的民主代价有何不可?现实上,民主并非确保百病不侵的万灵丹,所以出现专制独裁和贪污腐败,那也不足为怪。因为民主有其缺陷而选择独裁,那是很荒谬的观点。两害相权取其轻,民主是一个最可行的理性选择。

至于,李光耀没有民主,制度照样很清廉高效之说,那纯粹是无所根据的胡乱臆测。

李光耀的制度有没有贪污腐败,是不为外人道之事,而外人也确实是,无从去知晓贪污腐败的有无真相。即然没有人可以知道李光耀制度的,有无贪污腐败真象,那又凭据什么,去得出李光耀的制度,照样很清廉高效的判断?明显的,这只是无凭无据的,胡说八道。不知道新加坡的制度有着贪污腐败现象,岂能等同新加坡制度就真的是没有贪污腐败现象?不知道和有没有是两码事。

总的来看,如果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做为一个国家智库的专业论述,确实是越来越难以自圆其说。那么,如此撤烂污的学术货色,势必会摧毁李光耀终其一生去打造,新加坡出品必属佳品的童话故事。这不仅仅是砸烂李光耀的金字招牌,而用大笔金钱去塑造的国立大学一流声誉,甚至于,新加坡人的踌躇满志心态也会躺着中枪。

面对李光耀的名声蒙羞,新加坡的领导人,特别是李显龙的颜面何在?再不对滥竽充数的劣质品进行品质管控,那岂不是要惊动刚刚躺下的李光耀,从坟墓中爬出来亲自执行门户清理?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