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政治意识的苏醒

03/07/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马来亚的沦陷以及新加坡的昭南岛时代,是本土人民直接面对外来战争侵略的苦难体验。马来亚的地下抗日活动,以及在新加坡的日本肃清华人的残暴杀害都是塑造敌我意识的基本因素。

当外在敌人对内在自我意识的本体伤害越大,自我意识的认识也就相对的越浓厚。马来亚华人积极以生命的牺牲来捍卫马来亚的土地。马来亚华人经济也积极贡献物资资源来进行抗日活动。这些社会自卫行为,都是自我意识对抗外在敌人的实质表现。

显然的,在三年又七个月的日治时期,华人的自我意识已经是从,移民意识转化为本土人民意识。这是因为已经落地生根的马来亚华人,是以本土人民意识来保卫马来亚土地。在人类社会里,只有爱国意识能够驱使人民在自发与自愿的情况下,无偿的以洒热血断头颅来捍卫本土权益。

马来亚华人在抗日活动里充分的表现了爱国情怀。讽刺性的是日本皇军组织与雇佣了以土生马来人与印度人为主的警察部队,来打击以华人为主的地下抗日活动。当然这其中也有不少的汉奸在出卖华人,以及半汉奸在为日本部队提供种种的社会服务。

在马来亚的中华民国国民党支部,与马来亚共产党皆放下政治歧见,和英国政府合作计划与进行地下的抗日运动。马来亚共产党在这一时段里建立了不少的民间网络,是战后的政治资本。马来亚共产党的武装势力也是在这时候累积而成。

随着华人的马来亚本土意识的萌芽,华人政治意识的觉醒也开始日益明朗。这些自我意识与政治醒悟是新加坡政治意识苏醒的基础。华人族群本身的内在复杂性,再加以马来亚与新加坡在种族分配比例上的不一偏差,更困扰了后来新加坡政治意识的演化,从而影响了新加坡华人在政治思想意识形态上的严重分歧。

新加坡的抗日英雄林谋盛,先后在新加坡与香港受教育有平衡的中西方文化思想,是理想的政治领袖。新加坡殖民政府的教育政策,仅仅是在为政府行政与英国商行提供文员训练,学生即缺乏英国文化的熏陶,更是没有母语语言与文化的教育。

新加坡殖民教育政策的成果,是一群缺乏远见与不英不中,又在文化上全然断根无所依据的不伦不类的孤魂野鬼。实际上,殖民教育政策下的大部分所谓社会精英,就具有这一种鲜明的特色。这也是二战后新加坡的殖民教育与母语教育的严重冲突,从而带来了社会矛盾激化的基本因素。

殖民教育者在反殖民运动中扮演了,模棱两可的投机取巧的政治角色。这一种政治立场是反殖民却不反英国,虽然两者是一个铜板的两面。这一种务实政治,在明的一面是以反殖民运动口号来争取反殖民选票,而在暗的一面却又与殖民政府,秘密商议政权移交条件的政治勾当。

母语教育者在秉承了马来亚的本土意识,在反殖民运动中,积极争取包括新加坡在内的马来亚的完全的国家主权独立。母语教育者在爱国意识的驱使下,断然拒绝政治利益买卖的交易。

殖民教育者与母语教育者在政治立场上的全然相反的观点,即突显了新加坡政治意识的醒悟,也意味着二战后新加坡政体发展大方向的两个极端。实质上,新加坡本土政治斗争就是在这一个大环境下激烈的展开。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