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东协市场的特性与发展趋势

26/05/15

作者/来源:陈友信 南洋商报 http://www.nanyang.com

东协是近年来全球众多地区性国际组织中,其发展趋势最令世人关注的。

东协是由汶莱、柬埔寨、印尼、寮国、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及越南十个国家组成,人口6亿有余,这区域国民生产总值已超越2万亿美元。

东协架构的形成分为二个阶段,老东协为汶、印、马、菲、新、泰六国,而第二阶段则有另四国(柬、寮、缅、越)加入阵容。第一阶段加入国多是归属于传统资本主义阵线,而第二阶段加入则是号称为社会主义成员国。这十国组成区域组织仅是地域的邻近,但其族群、宗教、文化、语言则各有不同,其经济发展更是属于不同层次,这十国的相同处及相异点都是显著的。

近年来,东协架构的发展日益增速,这有其内外因素。自从东协达致共识通过了《东协宪章》,正式拟定建塑东协共同体的目标,东协十国就系统性的实施一系列的行动方案。从东协政治安全共同体、东协经济共同体、东协社会文化共同体至政府各层次的圆桌会议及互动交流。

东协中国贸易破4千亿美元

东协共同体虽将于2015年正式运作,但具体磨合工作尚是严峻的挑战,主要掣肘点为东协十国之间的巨大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外部因素主要是多个经济大国对与个别东协国家建立自由贸易区也产生浓厚意愿。东协中国正式经济关系全面发展始于1991年,而自贸区于2010年落实后,其经济实效令人瞩目。东协中国双边贸易于2011年已达3629亿美元(比之前一年增长24%),而2012年则突破4千亿美元,增长率可观。

根据《东协宪法》,东协计划于2015年底建成东协经济共同体(Asean Economic Community简称AEC)其四大目标是要将东协建成(i)统一的市场和生产基地;(ii)竞争力强的经济区;(iii)经济平衡发展的经济区及(iv)与全球经济接轨的经济区。

建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

至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则是由东协主导的区域经济一体化联盟。成员国包括东协十国及与东协已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即中国、日本、韩国、澳洲、纽西兰及印度)。这联盟的组织谈判始于2013年,计划于2015年结束,目标在于消除内部贸易壁垒,创建自由开放投资环境,扩大服务贸易额。至今谈判进展顺利。

除此,东协也与中国、日本、印度、俄罗斯、澳洲、纽西兰、美国等国先后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并分别与联合国、欧盟、中东的海湾合作委员会,拉美的南方共同市场等区域经济体积极开展合作关系。

东协市场的特性

东协十国经济发展层次不一,各自国情文化,语言宗教也都有相异之外,对于东协市场的分析,宜细不宜粗。针对这市场独特性,大体可以六个焦点加以探讨。

(一)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推展程度

对于第一阶段的东协国而言,其经济体制都是归属于自由开放市场,其六国之间的自由开放度虽稍有不同,但其市场机制及经济结构是大同小异,与西方欧美政经制度容易磨合接轨,然而对于前社会主义阵线的东协新四国(缅甸虽是长期军人政治,但它自称是社会主义国家,也向是中国亲密盟友,经济结构受中国影响不少),这两个阶段的东协成员国要有机结合,困难肯定不小。

(二)吸引外资的机制及现况

东协十国大多对外资求之若渴,并各尽所能力争外资投资额的增加。

以马来西亚为例,自2012年起,大马已开放了17个服务业次领域,允许外资拥有全部股权。

东协十国之间也有内部相互投资,如新加坡是印尼最大的外资来源国,也是越南及泰国的第二大外资来源国,而马来西亚商人也在柬埔寨投资不少。

(三)经济结构急需调整

东协九国(除新加坡外)都属于发展中国家,长期经济规划目标都朝向经济结构调整及产业升级。在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结构转型过程中,最缺乏的是资金、技术、人才及信息的掌握。在这方面,东协成员国的互补性不高,但这也提供了先进发展国对于投资东协的时代契机,特别是对于有助于提高商品,市场,信息,金融,科技及物流的质量,优化产业结构,有关企业的上下游衔接,企业聚落(Cluster)的形成及促成健全完整产业链。总而言之,任何有助于建立产业分工合作格局的投资意向都会深受东协国家欢迎的。

(四)中小企业的合作商机

大多东协成员国的经济主力都来自中小企业,这些发展中国家的中小企业有高度自身灵活性,对环境变化的适应性,并能快速的针对市场需求调整经营策略,以创新创意紧跟市场脉搏,制造商及抢占市场。

东协成员国内的许多中小企业都自动自发成立了不少民间商会,做为外资沟通的桥梁。要积极打造优势互补的经贸关系或增进对有关国家国情的了解,外商务必与这些民间商团建立关系。

(五)民间力量的应用

大部分东协成员国都属于农业为基的封建体制,其中好几个国家曾有或尚有君主国王,大部分都是以农业起家,民风纯朴却也拥有大片封建保守的乡村农区。

任何外资若要推介商界的新创意新作风新企业新科技,都得调动社会力量民间势力的支持,其经营范畴也得不与当地风土人情及宗教信仰相违背。经济合作的实效必须清楚将惠及于民,双方在经济合作之余也得处理好人文交流互动,如此才能保障投资的长期利益。

外资进入东协诸国的投资策略必须注重处理长远利益与中短期利益的关系。有时为了实现长期利益,投资方甚至得放弃一定程度的中短期利益。若以短视投机动机进入东协进行急功近利的投资经营,则往往得不偿失,并对双方的利益及互信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

(六)了解东协十国的相同及差异

东协虽美名为一个区域共同体,但基于历史宗教语言文化的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相异,甚至其政治体制的差距,投资方务必对这些有充分的了解,例如:新加坡是个绝对强调法制的国家,政府机构对于民营市场的协调力度虽大胆却都有法可循。对于一些法制较不健全的东协成员国,人治因素及关系学又似乎是不能被忽视的。

基于东协是目前全球中发展潜能巨大的一个区域组织,身处邻国的中国早已将东协列入其地缘政经关系的重要目标。

其实,早在九十年代初期大马前首相马哈迪曾为了弥补东协经济规范之不足,曾提倡设立东亚核心经济组织(East Asia Economic Caucus),以增强东亚区域在全球化格局中的谈判斡旋势力,然而却因日本和韩国的缺乏反应而无疼而终。

2001年,中国总理朱镕基在汶莱亚太经合论坛倡议东协中国10+1自由贸易区的概念,获得东 协各国积极响应。这项建议引起日本和韩国的关注,进而还有10+3甚至10+5区域组织的重新掀起兴趣,再配上近年来中国推展“走出去”的国际投资策略, 其国内生产过剩及中国与协盟经贸合作的互补性强,中国更是将东协中国关系当其外交政治的重要一环。

以2014年上半年为例,东协与中国贸易总额为2,206.93亿美元同比增长4.8%,与1991年的79亿美元及2001年的553亿美元比较,其持续增长幅度是可观的。

若以中国与东协第二季度贸易额分析为例(见图表一),其1154.73亿美元的数额,较第一季度增长了9.74%。处在国际经济贸易低迷的时刻,这样的成绩也是令人羡慕的。在2014年第二季度里,中国与东协十国贸易中贸易额最大的首三名是马来西亚、越南及新加坡。

泛亚铁路重点设施

以马来西亚为例,马中2013年双边经贸额达到1060亿美元,至2017年的目标定在 1600亿美元,佐证马中两国对双边贸易发展潜能的乐观及重视。根据中国习近平主席在访马期间的公开致词中表明,中国在未来五年将向海外投资5000亿美 元,其中不少于1000亿美元将投向东协的大型合作项目,包括基础设施,这将为东协诸国创造无限商机;其中引人注目的项目则是泛亚铁路,目前这高铁项目正 引起中日双方相互竞争,目前鹿死谁手尚是未知。

为了深化中国和东协区域合作,中国正全面推展“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计划,马来西亚正是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重要国家。

14世纪的郑和的和平舰队七下南洋曾六次停泊于马六甲港,并留下许多两地友好互助的历史史迹。

实现陆路互连互通

21世纪海上丝路建设包含基础建设、体制与机制创新,这将改善东协区域内的商业环境,优化东协诸国的产业配置及转型,消减各国之间的贸易投资成本,释放东协区域改革开放的动力。

2010年,所谓的东协中国自贸区进一步落实,最重要的阶段性发展就是双方通过第二份《落实中 国东协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伙伴关系联合宣言的行动计划2011-2015》,中方进一步倡议未来五年内,双边贸易额要达5,000亿美元,双向人员往来 1,500万人次,10年至15年内基本实现陆路互联互通(以泛亚铁路为主要项目),2020年双方互派留学生均达10万人等一系列阶段性目标。这些建议 都获得东协领导人的热烈反应,合作进展顺利应不难达标。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地缘政治_g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