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埠拉的历史意义

09/10/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早期历史有两个不同的版本。一个版本认为新加坡在敦马锡(Tumasik)时代曾经是一个活跃的通商口岸。这一个历史观是根据,元朝汪大渊《岛夷志略》〈1349年〉所记载的有关龙牙门一地的描述,认为龙牙门就是早期的新加坡。新加坡的龙牙是指笈巴港口外的两柱六米高的巨石。

林我铃(1999)则从郑和下西洋的航海记录里,重新确认郑和舰队所行经的实际航海路线,证实龙牙门是廖内群岛的一座双峰岛屿。这地点是在当时的繁忙通商口岸巨港所在的一座外岛。郑和舰队是以貌似龙牙的双峰岛为航标。由北而来的南行舰队是在此处往西转入巨港,之后再续航往马六甲海峡前行。

1405年马六甲王朝应邀到中国觐见明朝皇帝,即反映了马六甲在当时的经济贸易地位,也突显了不足挂齿的敦马锡渔村小岛地位。此外,以龙牙门为航标的角度来看,一座双峰岛屿显然要比,新加坡笈巴港口外的两柱大石来的显眼,尤其当时是要单靠肉眼来寻找航海地标。

新加坡从7到14世纪这一时段里,一直都是处于东南亚的主要贸易航线上的边沿。敦马锡虽然没有经济角色,但却有地理上的方便,是来往船舶的一个可以用来作为途中停息的避风港。

敦马锡并非全然荒芜,在东海岸有些渔民,散居在南部富康岭的有柔佛马来王室的后裔。到了后期,也就是新加坡开埠之前,廖内群岛的华人也在岛上进行农业耕种。

敦马锡在后来称为谈马锡(Temasik),之后又改称为新加埠拉(Singapura)。华人与爪哇人是在14世纪初开始使用谈马锡这一个地名。在14世纪末开始使用新加埠拉,而到了15世纪时水手们已经惯用这一地名。从这一点来看,新加坡岛是在14世纪时才开始扮演停息与避风的港口地理角色。

1902年在当时英文报章的讨论中,一个论点认为Singapura是由两个马来字组成。Singgah是暂时停泊之意,Pulau是岛之意,具体上反映了岛屿作为停息与避风的地理特性。

新加坡学派的传统,是把新加埠拉看成是印度梵文并赋予一则神话。话说有一位印度王子在暴风雨中登陆新加坡岛时看见了一只狮子,于是乎把小岛命名为新加埠拉。因此,新加坡又称为狮子城。这肯定是一则神话,因为在东南亚只有老虎而没有狮子。

14世纪时候的新加坡应该还是一个小渔村,而不是一个繁忙的商业口岸。在当时的苏门答腊,巨港是一个政治与经济中心,也是周边土产的集散市场。汪大渊对繁忙口岸的描述,应该是指一个土产市场的活动情况,龙牙门地处巨港的外岛,有符合周边市场边的条件。

马六甲有许多郑和下西洋的历史遗迹,新加坡并无一线的类似蛛丝马迹。单凭以笈巴港口外的两柱大石,来认定龙牙门就是新加坡的说发是相当的牵强附会。新加坡旅游局在市中心的一些旅游点说明,就是引用龙牙门这一个典故。

这些景点解说在历史认知上具有误导性。然而,这种仅仅讲求经济结果不计手段的做法符合新加坡文明,或许,也可以看成是新加坡务实文化的一个事实例子。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