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华文教育消失的历史真相

18/04/15

作者/来源:伍依

2014年11月11日《联合早报》第四版报道,陈振泉说:“何元泰是因为在竞选期间发表煽动群众的言论,例如政府要‘消灭’华文以及政府的一大成就就是‘扼杀华文教育’等。”我们不知道政府是不是要“消灭华文教育”,还是要“扼杀华文教育”,但我们确切地知道,华校没有了,华文教育没有了,华文教育的整个体系更没有了,这一切已经送进了博物馆陈列(有勇气陈列吗?)前不久在华侨中学展览的“消失的华校”就是明证,任何人,任何理由也掩盖不了。

我们不看一个人怎么说,怎么做,而是看结果是如何。华校的消失,南洋大学的关闭,不管政府怎么解释,是大势所趋,是家长只送孩子去英校,华校才自动消失;还是政府刻意所为,让华校消失,南洋大学因为没有生源,或仅能招收次等生,才关闭南大,那么,何元泰即使有说“政府要‘消灭’华文以及政府的一大成就就是‘扼杀华文教育’”结果是一样的。

从政府官员的辩解来看,行动党政府从来没有刻意消灭华校,而是要提高英文水平,与国际接轨,掌握了英文,才能学习科技。新加坡的现在的经济成就,就是因为全民学习英语的结果。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吗?

1961年的华校生中四罢考,1962年华校中学生的罢课,就是因为华校生挺身而出捍卫民族教育,反对和抗议行动党政府要将华校改制成英校。1963年2月2日行党政府派军警进驻云南园,破坏大学自主权和学术自由。1963年9月26日凌晨,镇暴队冲进南大校园,数百名武装警察一边施放催泪弹,一边逢人就打。

1965年南洋大学开除85位学生,其中43位境外学生被禁止进入新加坡。1965年10月27日,南大校方在政府的指示下,开除85名学生。1965年10月28日,南大学生宣布罢课,罢课历时39天。1965年11月20日,援引社团法令,解散11间校友会;同日,镇暴队冲进图书馆,痛打在图书馆自修温课的学生。

1966年是南洋大学改制的第一年,8月实施大学入学准证,同时修改南洋大学法案,休掉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赞助人代表;褫夺南大创办人陈六使的公民权;逼走庄竹林校长;逮捕学生;封禁南大学生会、学生团体。

1966年10月26日接受李光耀挑战的南大学生领袖之一的李万千在获得人身安全保证后,上台与李光耀辩论,在同学们的掩护下安全撤出校园,特务在他的住处搜捕不到逃脱了魔掌,至今尚不能入境新加坡;五人行动委员会的陈锦福,1966年被捕,1980年才获得释放,关押了14年!1966年11月10日南大开除60名学生,南大学生展开罢课抗议;11月17日行动党政府派镇暴队占据云南园,搜捕学生领袖,有9人被捕,驱逐67名联邦和沙捞越学生领袖。

行动党政府前后开除了113名南大学生和81名义安学生,逮捕约150名大、中学生,驱逐67名南大生和4名新大生,以及开除许多中小学华文教师,封闭众多校友会。1980年南洋大学被关闭;1981年华校彻底消失!2010年,李光耀在接受《国家地理杂志》专访时称,后悔没有早点关闭南大!

这就是历史真相!就是历史之眼!当然,年轻的陈振泉或许真的不知道行动党有这一页不光彩的历史,因为他是在行动党的历史观下成长,无灾无难到公卿的既得利益者,不知者不罪吧。

行动党精英说,把华校改制成英校,才有了目前的经济成就。真是一俊遮百丑呢,历史是这样解读的吗?历史是民族统一和历史文化基因的基础。华校的消失,是华族新一代只知莎士比亚,不知魏晋,遑论唐诗宋词的根本原因!

李光耀在自己的回忆录里这样描述华校生:“学生们组织良好,纪律严明,团结一致。他们自我约束的能力强得不得了,能采取集体行动”,“华校生跟英校生截然不同。他们生气勃勃”,“整个过程给布里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在12年后出版的自传里,他还记得,当时有5000名学生整整齐齐地坐在会场里,人人手上都有一盒蛋糕、包点、花生和香蕉,过后花生壳和香蕉皮都放回纸盒,由招待员拿走。这样,在学生们离开会场坐巴士回家时,场内依然干干净净。这显示出卓越的组织和后勤能力。这一切都是按照15岁左右的男孩儿和女孩儿通过扬声器发出的简单利落的命令进行的。这样的表现,任何军队的参谋看了都会高兴,我和布里特一样,也留下了难忘的印象。这是我参加的第一个这类会议,后来还参加了多次,我从没见过英校生也有这样的表现。英校生说话没信心,缺乏自信,他们使用非母语时心理上有障碍。”“我对华校生的世界的认识却刚刚开始。这是个生机勃勃的世界:有那么多活跃分子,个个生龙活虎;有那么多理想主义者,他们不自私,准备为更美好的社会牺牲自己的一切。”看到华校生这样高尚的品德,李光耀竟然“我越来越感觉到害怕”!随着华校的消失,现在的中学生和大学生还有这样的品德吗?如果没有了,那么是谁的责任?把年轻一代培养成没有高尚的品德,李光耀应该不会“越来越感觉到害怕”了吧?

华族子弟华族文化基因的消失,行动党政府要担负完全的责任,任何推托词语和理由都毫无意义。就如濒临绝种的物种,当政者有义务全力保护一样。

1915年列宁批判帕特锐索夫和考茨基时指出:资产阶级政府总是这样欺骗人民,他们把一切问题归咎为其他国家的“邪恶算计”上,让民众觉得唯一可怕的事情便是敌人的入侵。事实的真相是,自从社会主义阵线成立后,特别是所谓的冷藏行动大逮捕后,共产党已没有再主宰新加坡的左翼运动。

当行动党政府一再指责华校是培养共产主义温床的时候,指责华校生是共产党人或亲共分子的时候,指责维护华文教育是华文沙文主义的时候,是不是像列宁所指出的那样,行动党“把一切问题归咎为”共产党的“邪恶算计”?“让民众觉得唯一可怕的事情便是”共产党“的入侵”?行动党刻意渲染共产党的所谓暴力、民族冲突来吓唬人民,来逃脱使华校消失的责任?

意大利学者克罗齐说过“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华文教育消失的现实,原本经过各阶层人民努力建立的完整的华文教育体系被连根拔除,已经证明了当时华校中学生和南洋大学学生的分析是正确无误的,抗争是正义的,应该得到赞扬和肯定,当时政府的残暴镇压应该受到严厉地谴责,并向华校生真诚地道歉!

年轻一代领导人应该勇敢地告别老一代领导人的阴影,最大限度地敞开胸怀和眼界,忠实于历史,正视现实,真诚地尊重历史真实,给后人留下足资参考的真实种子,而不是一味炒冷饭,重复《十二讲》中的解释和再解释。

作为一个合格的人,一个有良知的精英,难道不应该坚守事实真相的底线吗?!真相就是真相,不需要像陈振泉指责何元泰“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在多元种族的新加坡提出这样指责是罔顾后果和不负责任的。何先生的言论可造成社会分化,并在英校生和华校生之间制造猜疑。这在当时可撕裂我们脆弱的社会结构”来辩解。

发生在1964年7月和9月的两次民族暴乱,不是因为谈论华文教育,而是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后,吉隆坡的巫统和新加坡的行动党尔虞我诈,李光耀和东姑口角不断,互炒民族问题,使民族关系紧张而导致。

行动党政府极力掩盖历史真相,用谎言来歪曲事实,妄想用他们的历史观形成事实。他们越是这样,我们就越是要坚守事实和传播真相,就越是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不能让真实的历史就这样长期地任由人抹黑,造谣,污蔑、歪曲和掩盖。

真相和事实不可能因为当政者拥有话语权而产生任何改变,真相也不需要向无知和偏见妥协,否则光明一旦退让就是失明,真相一旦退让就是谎言,勇气一旦退让就是沉沦!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