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文献的资料素质

02/10/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文献的内容与特性,取决于新加坡的言论空间与学术环境。而另一方面,新加坡文献的素质,则取决于原始资料的正确性与完整性。这是因为新加坡政府,是新加坡数据与信息的最主要来源,尤其是策略性与敏感性信息的唯一来源。

所谓种瓜得瓜,种豆的豆,有其因必有其果,又或许如电脑语言里的输入垃圾,就会输出垃圾的原则一样。可见,新加坡文献的素质,是要受到原始资料素质的影响。

新加坡政府把信息看成是战略性资源,其中一些数据以及信息的派发与使用都要受到严密的监管。未经官方批准的派发,或者使用受到政府管制的资料,都是很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实际上,所有公职的聘用合约,都清楚的规定要为政府资料严守秘密。

新加坡政府就曾经,提控一名金融管理局的高级职员,非法对外泄漏新加坡经济的季度增长数据。缘由这名高级职员和记者朋友共进午餐,隔日报章的季度增长预测完全吻合实际数据。因此,新加坡政府怀疑有内人非法对外,泄漏官方机密文件内容。

新加坡的首位民选总统也得几经波折才好不容易的,从政府手中拿到他理应得到的国家机密。民选总统身负为国家守卫国家资产的重任,也未必能轻易的获得国家资产内容的数据与信息。由此可见,人民行动党把资讯,看成是非常重要的战略资源,不轻易与他人分享。

标榜高透明度的新加坡政府,在资讯的发布方面还是非常的保守,具有尤抱琵琶半遮面的扭捏心态。显然的,人民行动党对信息的严密监控,也就直接的影响了新加坡文献的素质。

由于原始资料的正确性与完整性,都无法得到客观的审核与肯定,资料的分析就有可能出现偏差,从而影响到新加坡文献的可靠性。一名非新加坡学派的西方学者,在他的有关新加坡政治与经济的著作的开场白里,就开门见山的置疑新加坡统计数据的正确性。

2003年,两名新加坡学派的资深学者,根据政府公布的统计数据来分析,认为外来劳工得到每4份新就业机会中的3份新工作,从而得出外来劳工在新加坡就业市场取代了本地劳工的结论。

人民行动党的一名不具经济学资历的新代部长,把这一份研究报告书,直接了当的贬斥为垃圾。而该部门的一名官员也以藐视的语气指出,可以从公布的统计数据得出如此的经济变化,理应得到个诺贝尔奖。

从这一种调侃的语言中,可以了解到知内情者是十分的明白,新加坡政府所公布的统计数据,是不可以用来解释新加坡的经济现象。显然的,这一事件也印证了输入垃圾,就会输出垃圾的原理。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