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漫话官方公积金论述

04/04/15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09-03-2015)

新加坡政府何故突然之间有需要假借一个弱女子,打开公积金的潘多拉盒子?所为何事?是不是因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危机已经摊在眼前?公积金养肥了李光耀的第二翅膀,在国际舞台上耀武扬威,大言不惭,无限的风光。然而,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是不是第二翅膀遇到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困境?有折翼坠落之忧?

由于国库财经是国家至高机密,公积金的来龙去脉也是同等的神圣,所以折翼之说,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无论如何,漫话党报炮制的公积金舆论,只是假语村言,茶余饭后之谈。

1、‘ 每个人的公积金户头裡的储蓄其实是由不同来源的资金彙集而成,除了个人缴付的款项,也包括雇主缴付的钱,以及政府用公共资金所作的填补。 ’

对雇主而言,工资和公积金都是劳动成本;公积金是雇员薪酬的一个部分,两者都是雇员以劳力换取的所得。工资是雇员可立即使用的可支配所得,公积金则是长期性的储蓄,以作为退休的养老金。

政府对低薪工人支付公积金的补贴,不是福利计划,而是补贴雇主的低工资,以确保劳动市场有足够的劳动力,满足对某一些服务的需求。

明显的,工资,公积金和政府公积金补贴,都是个人工作所得。如果说,这些收入不是工人的个人所得,那么,同一道理,政府应该向享有政府政策优惠的企业,要求分享公司盈利。

于情于理,公积金不论其支付来源为何,都是雇员个人的劳动所得。任何借口否定这一个现实的说法,根本是在胡说八道。

2、‘ 公积金制度同时有个人和集体元素,它首先建立在个人存款和责任的基础上,但是当中也有很强的集体责任元素。这包括政府通过预算案,向低收入会员提供援助,以及通过公积金终身入息计画,实现集体承担风险。 ’

这一种论述也是在胡言乱语。政府对低收入家庭提供援助,是一个文明政府的基本功能,那是当政者的责任承担,如何会突然间变成工人的集体责任?支付这些社会开支的财政,是来自人民的真金白银税款,而政府给予的补贴不是现金,却是一张公积金欠单,如今,兑现长期欠单似乎也成了问题。

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是强制性的。何以如此?为何要节外生枝,把存多少钱拿回多少钱,一个黑白分明的方案,强行改变为一个集体风险?关键是,过程中,政府的公积金支付承担责任去了何处?是不是掉入了一个财经黑洞?

拿政府补贴来说事,是非常荒谬的。所有的政府补贴都是来自税款,明显的,工人履行了付税的义务,也就完成了个人对集体社会的责任承担。要已经支付过税款的工人,再次为政府支付的补贴买单,那岂不是变成了一个无完无了的循环税上税?

3、‘ 近年来,我们可以从每年的财政预算案清楚看到,政府给中、低收入家庭所提供的转移(也就是现金补贴)是逐年在增加中。尚达曼算出了这样一笔账:包括通过就业奖励计画『sic』(Workfare)为低收入者的帐户注入补贴、给中低收入会员的住屋津贴、保健储蓄填补,以及较低存款部分的额外利息等,对收入最低的10%新进职场年轻人来说,当他65岁退休时,通过上述途径获得的政府转移将高达20万元。 ’

对低收入家庭提供的现金补贴,是社会事务类型的生活补贴,这和事关劳动力服务的公积金问题有何关系?把不同性质与属性的两个议题混为一谈,无知? 无智? 居心何在?

如果说,当下的新加坡还是一个以中等阶级为主要的社会架构,那么,用这一类属于常态之外的例子来说事,是不是不伦不类?以偏概全?具有误导性的不良意图?

由于新加坡低薪工人的收入不足以维持合理的生活水平,而政府拒绝实行最低工资制度,于是政府设计了就业奖励计划,以40%现金和60%公积金来提高低薪工人的收入。拿这样的例子来叫嚣,公积金有政府津贴是相当的可笑。

4、‘ 从这样的阐述中,读者不难了知,今天的公积金制度不但是个人重要的养老保障,也是政府用来援助社会上各弱势群体成员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机制。政府的援助不仅数目可观,也是多层面的,包括协助人们拥有政府组屋,应付医疗开支,增加工作收入,以及确保存款不只不会因通胀贬值,还能年年获得不错的利息。 ’

如果政府确实是有诚意帮助不幸的老百姓过好日子,最实惠的是现金,公积金只是望梅止渴,中看不中用。凯恩斯说:从长远来看,我们都死了。一个手停口停的老百姓,今天都过不了,何来明天,更不要提明年了。

众所周知,政府把公共服务当成高价商品叫卖,比如,一口漱口水是$10,然后,通过所谓津贴,来换取人民的感激之情。津贴伎俩,是聪明人忽悠老实人的缺德行为。

有必要清楚知道的是,所有的政府开支是来自人民的纳税金,有恩于社会的是纳税人,不是当权者。

5、‘ 可以这麽说,政府每年通过财政预算的转移,佔据了中低收入者公积金储蓄越来越大的比重。更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转移“不是从一代人到下一代人的转移,或是对这代人的承诺最终由下一代人买单,而是由一个拥有AAA评级的政府,通过政府预算案来实现的转移。” ’

这一段话很难理解。何不反过来问一问:为何中低收入家庭的处境越来越困难?越来越需要政府给予补贴。这一个现象是代表了政府的成就, 还是反映出一个极不寻常的失败?失败的政府配于AAA评级,是不是牛头不对马嘴?

知不知道政府机构,发了多少长期国债?会不会祸及下一代?知不知道,李光耀如何讥笑发国债的西方国家?李光耀对西方政府给予补贴的做法又说了些什么?

6、‘ 所谓转移,就是政府把部分财政收入转给较弱势的公民,转移越多,等于社会开支也越来越大。要一直这麽做而不出现财政赤字,对任何政府来说都是极大的挑战。何况我国宪法规定,每一任的政府在任满时都不能有财政赤字,要动用国家储备金的话,则必须得到民选总统的同意。这是对一个政府的执政能力的最严酷的考验。这个能力就包括搞好经济的能力,以及有效管理好国家储备金的能力。两者都是我们目前的公积金制度的可持续性的重要基石。 ’

这一段话更是不易理解。新加坡财政预算何来赤字? 没有赤字的财政预算又何来有所谓的政府有极大的挑战?事实上,新加坡政府享有财政盈余的美誉。这说明了什么?代表成功?一个理性的政府会选择财政平衡预算案,需要多少开支,征收多少的税额。这是最佳的税收制度,可以让民间有充裕的资金进一步的扩充经济的发展。

新加坡财政盈余现象有至少三个解释:一,征收了没有必要征收的税,二,没有满足社会的建设和服务需求。三。两者兼备。前者是增加税收提高国库收入,后者是剥夺社会本应得到的社会资源供应。这些都是一种强凌弱的政治权力结果,和政府管理能力毫无关系,更和公积金制度完全粘不上边。

衡量政府表现的准绳不是转移的能力,是创造财富的能力。在新加坡有谁知道李光耀的投资活动,为国库带来了多少的财富?或者说,亏损?从一个一无所知的事,如何会得出一个最佳评级政府的结论?

议论公积金课题,如何牵涉到民选总统和国家储备金?这是不是承认说,公积金确实沦为国家储备金的一部分?如果公积金是国库的一部分,新加坡人民可要呜呼哀哉了。诚然,或许政府早已经落实了,公积金不是人民的钱的新游戏规则。

7、‘ 在很多国家的养老制度都出现问题的今天,我们确实应该从它们的经验中汲取教训,以确保我们的养老制度(即公积金制度)的有效性和可持续性。 ’

新加坡的养老制度已经百孔千疮,死到临头,还在不亦乐乎的自弹自赞。新游戏规则就是写在墙上的明确信息:游戏结束。

诚然,世事本若一盘棋,一子错满盘皆落索啥。世上岂有不散的宴席?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亦只是普通人的一般常识。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财务_financ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