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印尼女佣两难选择需两全之策

05/03/15

作者/来源:李国章 中国经济网 http://intl.ce.cn

印尼是世界上女佣的主要输出国之一,印尼女佣也是继菲律宾女佣之后最受东亚、中东国家和地区欢迎的亚洲女佣。由于多方面的因素,近年来涉及印尼女佣的国际官司层出不穷,劳资双方各执一词,矛盾日益严重,不仅给印尼女佣和她们的家庭带来了烦恼甚至痛苦,也给劳资双方的政府带来了外交纠纷甚至影响到国家或民族间的友好关系。

  为此,印尼政府早在2007年就制定了一个专门针对女佣输出的十年计划,其核心设想是逐步减少对中东国家以及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女佣输出,并在2017年全面停止女佣输出。在此期间,围绕着印尼女佣的矛盾依然不断增加恶化,于是才有了印尼新任总统佐科维近期结束对马来西亚、文莱和菲律宾三国访问回国后的惊人之语:“感到羞耻”。同时佐科维还指示有关部门尽快制定停止女佣输出的时间表,不再让印尼女性到其他国家和地区去当佣人,以维护印尼民族的尊严。印尼副总统卡拉此前也发表过类似的言论。但印尼多名内阁部长或高官却先后表态说,政府的本意不是禁止印尼女性出国工作,而是计划只输出“技能劳工”,以确保出国女性的合法权益。

  劳务出口是经济全球化的衍生品,世界许多国家都在其中,要说区别的话,发达经济体输出的多是懂技术的“白领”,欠发达经济体输出的多是从事简单劳动的“蓝领”。资料显示,印尼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就有大量国民出国打工,男性工种包括建筑、航海、捕捞、农场、石油、采矿等,女性基本都从事家政服务,也就是女佣。据印尼外劳安置及保护局资料显示,合法及非法出国打工的印尼外劳人数约600万,其中女性占90%。虽说这一数据的准确度还有待核实,但女性是印尼外劳主要组成部分这一结论毫无争议。资料还显示,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约旦等中东国家雇佣的印尼女佣最多,其中仅沙特阿拉伯就高达80多万,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中,马来西亚约30万,台湾17万,香港13万,新加坡12万。

  曾有相关国际机构评价说,外劳是印尼仅次于石油天然气的第二大创汇产业。大量的外劳给印尼带来了巨额外汇收入,据印尼外劳就业服务企业协会主席前几年公布的数据,仅在中东打工的印尼外劳每年汇回国的外汇就高达120万亿盾(按照当时的汇率不少于120亿美元)。

  与此同时,大量的外劳,尤其是女性,也给印尼历届政府带来了无穷的烦恼。近年来,关于印尼女佣在中东、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受到不公正待遇和得不到法律保护的事件、案件层出不穷,其中最吸引眼球的是印尼女佣遭受的心理或生理虐待,其他还有身份刁难、种族歧视、敲诈勒索等。而雇佣印尼女佣的国家和地区也经常出现印尼女佣犯法或被依法处理的新闻,其中包括偷盗、凶杀等案件。

  一方面是国内经济建设和拉动消费急需的巨额外汇,另一方面是被人为上升到吓人高度的“国家尊严”。既不舍金钱又要维护尊严,两难选择需两全之策,印尼政府的态度和政策“牵一发而动全身”,切忌一时冲动、怒发冲冠,而应力求周到缜密、和谐双赢。起码以下因素应在考虑之列:

  首先,劳务输出是经济全球化的正常形式,其本身的属性自然归于经济范畴。由此产生的经济问题自然应该用经济手段加以解决,如果其中产生了涉及法律的其他问题或矛盾,解决的方式也必然履行法律程序。好比最近印尼处决多国贩毒分子就理直气壮,任凭某些国家呼吁求情甚至威胁恐吓都无济于事,因为在法律面前,正义无畏。

  其次,来自外劳的巨额外汇无论对支持印尼国内经济建设、拉动消费、改善部分家庭生活水平和减少贫困,都难能可贵甚至居功至伟。按照印尼外劳安置及保护局“外劳600万,其中女性占90%”的数据计算,全面禁止女佣输出最直观的结果,就是印尼每年失去上百亿美元的外汇收入。这一笔巨额外汇,或可建设大量铁路港口大桥高楼,或可改善数百万家庭的生活水平,或可有力拉动国内消费。面对国家、社会、庶民急需的巨额外汇,说不要就不要,印尼真的有这么财大气粗的底气吗?

  第三,摒弃劳务输出有损国家尊严的片面思维。诚实勤劳、奉公守法,血汗打拼、按劳取酬,这样的外劳非但没有损害国家尊严,还讴歌了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至于那些涉及损害国家尊严的外劳个案,依法或协商解决即可。无论是印尼个别女佣还是其他国家个别雇主,犯法伏法,责任自负,犯不着把两个国家和民族牵扯进来。在这方面,媒体克制不要恣意煽情,政府克制不可偏激冲动。

最后,政府做自己该做的事。政府有权设置外劳输出条件,可以与其他国家协商规范等等,但限制国民自主择业于法于理于情都不通。再说出笼的鸟儿脱网的鱼,外劳的天高海阔,政府能限制得了吗?“堵不如疏”,是人类千百年来治水防灾的实践经验,解决外劳带来的两难问题也应如此。充分肯定外劳的光荣和贡献,加强外劳出国前法律、技能、语言、自我保护等内容的培训提高,完善外劳出国手续和相关规定,为外劳提供回国、汇款、税收、国内投资等方面的优惠政策或便利,有关部门机构与涉及外劳的有关国家协商制定规范外劳市场、保护外劳权益的法律法规,按照佐科维总统“驻外使领馆三大任务之一就是保护国民权益”的指示充分发挥外交作用,建立应急机制及时处理涉及外劳的突发事件或恶性案件等等,把这些工作做好了,把涉及外劳的渠道疏通了,外劳给政府带来的麻烦自然会减少,就算发生了也有解决的途径和办法,进而就能够实现维护尊严和笑纳金钱的两不误。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