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看中航油和石油大明的差距

10/12/04

作者:蔡国澍 日期:10-12-2004来源: http://finance.news.tom.com/1008/1010/20041210-123755.html

1993年,由中央直属大型国企中国航空油料控股公司控股,总部和注册地均位于新加坡。据媒体披露,中国航油是从去年开始参与石油衍生商品交易的,除了对冲风险之外,公司也从事投机性质的交易活动。在油价高企的2004年,中国航油在油价位于30-40美元间,持有大量做空期货合约,在10下旬油价突破50美元高位时,因无法补足5%的保证金,被交易所强行平仓。由此中国航油因错判油价走势,在石油期货投资上亏损5.5亿美元,该公司决定向新加坡高等法院申请破产保护令。特别令人感到心痛的是,作为2004年度新加坡“最具透明度企业“奖得主的中航油,在深陷危机的1月,母公司竟然又一次直把“杭州当卞州“,在新加坡大肆上演了独具中国特色的丑闻—它抛售了15%的旧股,套现约9.4亿元人民币。

而在中国市场上的石油大明呢? 据《证券市场周刊》调查,2004年半年报显示,石油大明股票投资额从年初的1.66亿元激增至6月30日的4.81亿元,净增3.15亿元。而公司三季报显示今年1-9月,公司的短期投资出现了9229万元的亏损。石油大明的短期投资到底投资在什么项目上了呢? 是股票吗? 怀着这样的疑问记者遍查石油大明所有公开披露信息,没有发现公司针对近5亿元的投资做出更详细的解释,这些投资不仅没有经过股东大会的批准,而且也没有见到董事会对此有任何说明,因此外界无从知道石油大明的详细内情,但可以明确的是,至2004年6月30日,公司存在着4.81亿元的股票投资,在三季出现了9229万元的短期投资损失。

从二者之间的共性上看,石油大明和中航油均是因为投资失败,但结局却不尽相同。石油大明这么大事情只在三季报中说在油价上涨的大背景下净利润减少22%,是因为计提的短期投资跌价准备增加所致。且只是匆匆在公告中简单说公司换了总裁、财务总监,并未公布调整领导班子的具体原因。而据《证券市场周刊》说:在公司所在地,石油大明原总裁、原财务总监被“双规“已是公开的秘密。而我们在石油大明的公开信息中却没见丝毫披露。若不是《证券市场周刊》指出其中疑问,外人根本无法知其具体细节,中国的信息披露制度由此可见一斑。而中航油就不同了,自其东窗事发,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和商业事务局就已对中国航油事件展开调查,总理李显龙和贸工部长林勋强表示,新加坡交易所采取行动,并在过去一两个星期中每天发表最新进展的信息,确保投资中航油的公众了解整起事件的来龙去脉。看看人家新加坡是多么重视普通投资者的信息知情权!

自打国家公布赋予社会公众股东类别表决权公告以来市场不涨反跌,究其主要原因,我看还是投资者对国家的不信任,在笔者看来,既然普通投资者连知情权都没有,又何谈表决权呢?就算你有了表决权,没有提案权,社会公众股东还不是一样要被大股东牵着鼻子走,不一样是大股东让你表决什么你才表决什么?即使你公布了一萝筐的法规,你不依法执行不一样还是个摆设?比如有记者统计,在2004年6-7月二个月的时间里,两市共计有30家上市公司遭公开谴责和行政处罚,平均两天就有一家上市公司遭受监管部门处罚。但相关责任人却很少有受到法律处罚的,即便受了处罚也是敷衍了事。在2004年6-7月被统计的30家公司中,对高管人员处罚金额力度最大的是啤酒花董事长艾沙由夫和原民族化工董事长石进儒,分别罚款金额30万元。甚至有的责任人是一跑了事,连想罚款都找不到人了。而人家国外就不同了,安然造假黄了,创维造假被抓了,只有中国的造假高手银广夏还在A股市场上苟延残喘。

要是范伟老师在中国的证券市场上恐怕也得发出样的感叹了:同样是炒股票,这国内和国外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

分类题材: 私有企业_pco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