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华人私会党的经济角色

27/09/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幇会组织是中国民间社会架构的一个重要元件。幇会既有一定的政治意识,也具有特定的经济效用。青红幇的红幇也即洪门是反清复明的组识,而青幇也即清幇则是保清安清的对立组织。幇会活动需要财力物力来支撑,所以也往往在地盘之内从事经济活动。早年的中国食盐经济,就是靠幇会维持运输保安与执行地盘分配。

飘洋过海的南下华人,也把包括幇会组织在内的华人社会架构,带入东南亚各地的华人社会。据一些文献,当年替英国人率先登陆新加坡岛的木匠曹亚志,就是一个有幇会背景的人物。

开埠的新加坡是一个原始市场,在没有法律保障的大环境下,华人私会党为华人提供了,必要的个人生命与财产的基本保护。所以幇会是有其一定的社会功能。由于财产保障是经济活动的先决条件,所以华人私会党也具有一定的经济效用。

英国人开埠后原是以甲必丹制度来治理各别的族群。1826年起英国人在取消甲必丹制度后,改用委任华侨领袖来统领华人社会,施行以华制华。一般上华侨领袖是华社的成功商人。按惯例华商也是私会党经费的主要支柱来源,所以商人和私会党也有密切的銭财关系。在这一层关系基础上,华侨领袖在扮演社会冲突的调解角色时,也就有武力作为调解与执行协议的后盾,在必要时以暴力解决问题。

回顾新加坡历史,当年用以支付新加坡开埠活动的鸦片经济收入,就是靠华人私会党的地盘保护作用,才得以维持。一些学者认为,鸦片经济的收益是新加坡能够成为自由贸易口岸的基本条件。换言之,没有由私会党支撑的鸦片经济活动,新加坡口岸未必可以成功发展。

在鸦片经济里,英国人的警察对有关鸦片法令的执行无能为力。因此,英国人将经营鸦片的牌照,以高价批给华商从事鸦片的制造与销售。在这一个运作过程中,私会党徒利用严密的监管机制,负责取缔非法的鸦片制造与销售。党徒是通过以暴力对付違法者,来确保合法经营者的商业利益。由此可见,沒有了暴力对地盘的保护,鸦片经济是无法进行的。

19世纪中末叶的马来亚锡矿业,也一样是靠华人私会党提供地盘保护,与劳力监管才能得以进行。私会党是以武力格斗来争取与维护开采地盘。显然的,如果开采地盘以及开采所得都沒有产权保障,则马来亚锡矿业是无法进行的。

在几乎同一时期的新加坡苦力经济,也是依赖华人私会党来管治其经济的运作。到中国口岸招揽苦力的蛇头,都是私会党徒,除负责购买卖身契约,也确保卖身的新客在旅途上,与到岸后都听从指示,按作业过程分配到工作的地点。这一作业中,私会党的武力规范,是一个重要的经济因素。

华人私会党对东南亚,以及新加坡华人的经济有其一定的贡献。英殖民政府也长期允许私会党的存在与活动。所以私会党虽然是在秘密中操作,但其行动並不違犯法规,是合法行为。1877年殖民政府设立华民司,表面上是保护华社中的妇孺。实质上,华民司的真正目的,是干预华社的政治与经济活动。

1899年殖民政府立法管治私会党,把私会党规定为非法组织。从此之后,私会党的活动也自然成为非法活动,犯法者要受到监禁处罚或者驱逐出境。殖民政府立法的目的,是要杜绝华人私会党参与苦力经济的活动,以保护英国人在苦力经济的利益。

1899年之后,新加坡华人私会党因为受制于法令,开始失去其原有的经济功能与效益。虽然如此,华人私会党在社会里並没有消失,其以暴力解决利益冲突的社会效用还是历久长青,是华社文明的一部份。但是,私会党再也不能担当经济上的保护者角色,因为政府己经取代了私会党的原有地位。因此,在19世纪末的橡胶经济就和早年的锡矿开采业不一样,並沒有明显的私会党参与地盘的保护。此后,私会党只从事一些捞偏门的小经济活动。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南洋华社_nychines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