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经济联盟模式

27/10/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是从一个口岸经济开始,进而成为区域土产的集散中心。这一个发展过程也反映了新加坡的经济联盟模式:东南亚地方性土产经济体,东南亚华人经济体,以及囯际洋商经济体,三者共同组成的东南亚土产贸易经济制度。

地方性土产经济体从事生产土产与提供土产货源,並购买西方制成品。华人经济体为经济媒介,提供经济风险承担,与物流服务等重要经济功能。西方洋行在新加坡进行双向的贸易,输入西方的制成品,输出东南亚土产与原料。

在这一个经济作业过程中,连接东南亚土产与囯际经济体鸿沟的是中介商人。这也就是东南亚华人经济体的经济媒介功能。从区域贸易经济的角度来看,由于新加坡华商作为承担价格风险与提供资金的经济角色,所以是东南亚华人经济的中央枢纽。

在东南亚华人经济网络里,华人社会的宗亲与同业组织是基本的制度架构。分布在区域内各大小城镇乡村的同乡与同业之间,可以利用从社会交往过程中衍生出特定的关系与信任来进行贸易活动。这是因为关系与信用,在华人经济体系内有其基本的行为规范功能。从而能够促进彼此间,可以凭关系与信用来确保对贸易口头承诺的履行。

因此,新加坡华商可以在没有银行信用证的情况下,把进口的西方制成品转销到东南亚其他口岸。同样的,在东南亚各个土产口岸的华商,也可以不必顾虑在输出土产到新加坡后会有坏帐的问题。这是华人经济网络内的土产经济作业过程。

在区域土产经济里,当地华商和土著农耕者与土著小商人之间,也是凭过往经验来进行双向贸易或者以物易物。当然,就地监督生产以及使用暴力來索赔,也有助于保护业者的商业利润。这是因为区域的土产贸易市场,缺乏法制规划与执行对产权的保障。这也就是为什么洋行洋商,不愿意也不可能进行直接的土产贸易。

在这些经济作业过程中,华人私会党有其一定的经济功用。实际上,新加坡开埠时的鸦片经济,就是靠私会党的暴力来规范鸦片市场的经济行为。在19世纪中叶的苦力经济,是依靠华人私会党规划苦力南来与转口的物流过程。19世纪未的锡矿开采,更是由华人私会党操纵,既保护地盘也提供劳动力。由此可见,私会党的暴力,也是华人经济体系里的重要的行为规范机制,有其一定的经济效益。

另外,在华人经济与囯际洋商经济的接轨功能上,华人买办也是扮演了重要的经济角色。在土产经济里,洋行的华人买办是衔接华人头盘商与囯际市场的中介。华人买办替洋行招揽生意,为洋行提供必要的华商资讯,也同时分担部份的贸易冈险。

新加坡自开埠以来,就是在这一种经济作业模式上持续经济发展。在1877年之后华人私会党遭受华民司的全力打击,在社团注册法令下,原本並不非法的活动成为非法活动。同时,私会党徒在逮捕与判刑后往往遭驱逐出境。私会党于是转入地下活动,也因而丧失其原有的经济功用。

二战后东南亚贸易经济,因为殖民经济受到冲击而开始改变。洋行买办也因而在二战后逐渐消失。橡胶业的买办在胶业经济的高峰期过后,也烟消云散。在1980年代初一些囯际银行还保留华人银行买办的职位。但是,到1980年代中期,由于银行业在日益革新情况下,华人银行买办也走入历史。这也标识了旧经济体系的全面结束。

二战后东南亚经济日益走向法制规范。华人经济网络的规范效用,也就相应的失去其原有的经济功能。这也象征华人经济没落的开始。各地的排华政治更进一步的打击了华人经济体。当东南亚的殖民地相继独立后,区域华人组织也逐渐瓦解而分道扬镳。

新加坡独立后,华人经济日益衰退,改由官企经济起而代之。在新时代的格局里,新加坡与世界经济体系的经济关系更为密切。相对的,新加坡与东南亚近邻的经济关系己经大不如前。因此,新加坡原有的经济联盟模式己不复存在。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