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橡胶经济

23/01/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是由英国人开始,所以向来摆脱不了国际经济的深刻影响。回顾历史,19世纪中的新海运科技,使新加坡崛起成为马六甲海峡航线上的最重要口岸。同样的,新通讯科技也让新加坡从区域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贸易与通讯的中心。

新加坡橡胶经济的兴起与发展也再次确认,新加坡经济发展是得益于国际经济与科技日益更新的进步。换言之,新加坡的开放经济是受制于,並由外在因素主导其发展内含与方向。

19世纪末美国福特汽车工厂的流线作业生产工艺使到汽车生产量大大提高,从而增加了对汽车轮胎的大量需求。此外,丹洛轮胎制造工艺的新发明,也增加了对橡胶原料的需求。换言之,汽车与轮胎生产工艺的改进,导致了对橡胶原料的大量需求。这就是导致包括新加坡在内的马来亚橡胶业,蓬勃发展的基本外在因素。

1896年马六甲华人陈齐贤在新加坡首次尝试种植橡胶,开创了在马来亚与印尼橡胶经济的先河。到了1904年由于美国对橡胶的需求日益殷切,在厚利的激励下,贸易洋行也纷纷从事橡胶的种植与买卖。

新加坡胶业经济能够快速发展,是因为洋行能在原有的企业架构上从事新兴的胶业经济。首先,洋行原有的土产贸易网络,可以轻易容纳橡胶贸易。其次,洋行原有的企业信誉,使到洋商可以在伦敦股票交易所,通过设立种植公司筹集创业资金。

这些源源不断的创业资金,是导致橡胶业能够快速发展的先决条件。这是因为橡胶树由种子种植到胶液收割需时长达6年,所以橡胶园邱必需有足够的营运资金,以确保园邱在沒有收入的情况下,有能力支付用来维持胶园日常运作的开销。

因此,筹集创业资金的难易与多少决定了马来亚橡胶园邱的类型特性。英欧洋行得益于在伦敦股票市场集资的方便,所以在经营橡胶园邱上占尽上风。洋行的雄厚资金使到洋行可以收购大片农耕地来开辟为橡胶园。因此,马来亚的橡胶大园邱都是由洋商园主包办。这类园邱也都是由专业白人园邱经理管理。

华商由于华人社会的累积储蓄有限,加以缺乏资本市场的经济效用,一般都以集体集资的方法经营橡胶园邱。由于创业资金不足,华人园邱以中小型居多,小型以家庭成员为核心,中型则由宗亲与同业共同集资经营。

由资金多寡导致的大小型园邱在管理上也全然不同。大园邱往往从英国或者印度聘请有种植经验的园邱经理打理业务。此外,大园邱是以劳力承包合约的方式,交由印度包工头处理园邱内的人力需求。印度包工头负责从印度引进劳工,並负起监督与指派园邱日常运作的业务,所以也是白人经理与印度工人的中介桥梁。

大园邱由印度劳工承包有其一定的历史背景。首先,英国人的远东殖民行政中心是在印度,而且在印度有种植鸦片的经验。所以由印度引进白人园邱经理的同时也引进印度劳工。其二,印度的南方政府鼓励劳工出口,给于劳工出口旅费的津贴。

在劳力承包合约的架构上,大园邱和包工头以及包工头所聘用的劳力之间都沒有雇佣关系。对大园邱而言,这是劳动力的外包。园主在支付一笔固定费用后,园邱的日常维修就由包工头与包工头聘用的劳力全盘负责。白人经理只是监管包工头是否按合约所规定的内容作业。这一作业方式明文规定所有参与的人力都各司各职,可以确保胶园能够如期收割。由于规划有方並按时维修,所以大园邱的园地向来修剪整齐。

华人的集资园邱是以分佣合作的方式来经营。出资者为园主,园邱经营者为承包种植者,所以是前者出资本,后者出劳动力。合作双方合约规定,园主让承包者全权处理园邱运作,並在收成中各依明文规定,分佣共享胶园的产量。因此,双方以同舟共济的心态工作,期待胶液收割后,各取其利。

华人的中小园邱在资金有限的约束下,创业资金往往只足够用来购买种植地。所以必须另谋对策以解决在长达6年的种植期内的营运资金。因此,华人也在胶园内种植黄梨出售,以套取现金来支付园邱工资与其他杂费。

实际上,华人胶园就是依赖种植黄梨为副业赚取营运资金。就是在这一基础上,战前的马来亚黄梨罐头出口,是仅排在夏威夷之后的世界第二大出口地。李光前家族是胶业首富,而李品牌的黄梨罐头生产至今天还是赚钱的生意。

来自种植副农产品的收入也是按固定比率分佣,由园邱与工人共同分享。所以定期的副农耕收入,可以帮补偏底的华人园邱工人工资,也是工资所得的一个重要节环。此外,居住在园内的工人家庭,也从事一些其他农耕或者家禽畜养以增加收入。副农产品的剩余所得,则由园邱拨入营运资金作为业务周转的现金来源。

由此可见,华人园邱的分佣制度,基本上解决了华社创业资金不足的困难。华人园邱本着同舟共济的心态作业,参与者都有明显的利益动机可以确保胶园的顺利生产,具有主动性与激励性。相反的,大园邱的固定工资制度缺乏激励性,因为园邱收成结果与工人无关,工人无需格外勤奋。因此,一些学者的研究结论是,华人园邱管理虽然缺乏专业规划性,但劳动生产力偏高,从而使到华人园邱的投资回报要高于大园邱。

1910年马来亚的胶园占地541,000英亩,其中洋华园邱各分别占有七,三成。由于洋商在橡胶加工设备上有巨额投资,並且在远洋航运占尽上风,所以是马来亚橡胶经济的主角。华人园邱与胶商都是要通过洋行外销,所以其经济地位是相当被动的。

到了1916年橡胶农耕地增加到1,230,000英亩,其间大园邱的比率为47个百分点,中小园邱的比率为53个百分点。华人园邱的比重己超越洋行园邱。这是因为胶价的节节高升吸引了许多华人集资投资橡胶种植。虽然华商已是最大橡胶生产者,但是,洋行得益于加工设备与海运的优势,还是继续主导马来亚橡胶经济的发展。

从1911年开始,新加坡在马来亚橡胶经济的角色也有所更动。首先,监管大园邱运作的职能己经转移到马来亚,因为许多当地问题都得就地解决,书信来往废时旷日,答复与指示失去时效性。其二,在产品标准化后,生胶不必运入新加坡分类,胶片可以由马来亚口岸直接出口。1930年后,马来亚的橡胶由当地贸易商直接采购与集散。

此后,相对于马来亚而言,新加坡华人胶商集中资源从事橡胶贸易。另外,新加坡华人胶商也转移阵地到荷属印尼收购各地的小额散胶,集中到一个经济规模后,运回新加坡加工与分类才转销国际市场。

印尼的橡胶生产地理分布极为广大,由共41个大小口岸各别出口,所以收集费用偏高,不利营运费用高昂的洋行洋商。因此,新加坡华商利用华人经济网络的有效运作,由点而面的逐步收集散胶。当地的荷兰殖民政府,虽然尝试另辟途径取代新加坡的经济功能,但皆无功而返。新加坡因而崛起为印尼橡胶的一个主要转口贸易口岸。

华人胶商的努力使到新加坡成为,一个汇集马来亚和印尼橡胶的交易中心,但是,橡胶行情还是操纵在以英国人为主的国际商行手上。这是因为英国为了本身利益,极力阻止新加坡崛起为橡胶拍卖中心。到了1914年英国的橡胶拍卖所在第一世战的空袭中毁坏后,英国在美国与日本商人的坚持下,才肯让新加坡成立橡胶拍卖交易所,成为一个国际的橡胶买卖市场。

新加坡的橡胶经济,反映了洋行与华商的经济合作关系,以及其运作的模式。英国商人动员庞大的资金启动了马来亚橡胶经济的机制,而华商也动员了华社的资源与网络从内推动了橡胶经济的发展。两者相辅相成,把区域的橡胶生产,转销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橡胶经济的崛起有极大的华人政治后果。首先,胶商成为华社的一股经济与政治力量。基本上也改变了旧有的新加坡社会结构。其二,方言华社开始取代原由海峡华人所占有的华社领导地位。换言之,橡胶经济的新财富,催促了华社内在结构的改变。

1930年代美国的经济大粛条,对新加坡胶商起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而马来亚橡胶业的发展,至此也己经由盛而衰。许多华人胶业巨子就在这场经济风暴中破产。过后,马来亚橡胶业要在经历了近20年的艰苦经营,才在1950年代的韩战中,得益于胶价的飙升,而再次为新加坡创造了巨额的财富。实际上,新加坡华社的资源,主要就是来自橡胶贸易所创造的的财富。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