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马新卡奴欠债多因超支

30/10/14

作者/来源:南洋商报 http://www.nanyang.com

(新加坡26日讯)与马来西亚一样,新加坡人欠卡债的主要原因是超支。根据新加坡信贷辅导协会的数据,协会去年辅导的个案多达1838个,创下历史新高。那么在沦为卡奴后,应如何自救?

马新的情况相同,约一半人是因为超支而欠债。虽然卡债的具体情况因人而异,但有几个基本原则值得参考,要如何偿还卡债,还是有方法的。

信用卡是现代人生活必备品。懂得善用信用卡,可为生活带来便利;如果滥用信用卡,大花未来钱,非但不会改善生活,反而会使自己成为卡奴负债累累,久久难以脱离苦海。

为赠品折扣签多张信用卡

以下是一个案例,陈先生多年前因为超支与赌博,欠下8万元(约20万令吉)债务;从2005至2008年,他因为贪图方便,大小开销都用信用卡支付,包括买车的首期、车险、路税、娱乐消遣、旅游等。为了想得到赠品与折扣,他前后签下七八家银行发出的20张信用卡。

为什么喜欢刷卡?

他说:“许多东西用信用卡付账太方便了。”

陈先生的信用卡用得越来越频密,终于有一天,他发现自己陷入无法还清卡债的困境。

由于只要偿付最低款额,银行就会让持卡人继续使用信用卡,因此,他每个月偿付最低额的款项。然而,这样做也意味着接下来所签的卡账,加上原本的卡账,都必须缴付利息。

陈先生说,为了还清卡债,他曾尝试使用利率甚高的现金预支,以及余额转账(balancetransfer),甚至以为可以靠赌博赢钱还债。然而,这些方法让他得不偿失。

事实上,像陈先生这样的个案并不特殊。

过去三年,新加坡人欠债的主要原因是超支。

求助者平均欠7银行欠款

今年首四个月,已有745人向协会求助。

求助者平均积欠7家银行高达8万元的欠款,他们的平均月薪只有3000元(约7500令吉),负债额相等于27个月的薪水。

这些数据仅限于新加坡信贷辅导协会接触到的欠债人;如果加上没有向协会求助的欠债人,因超支而欠债的人数肯定更多。

陈先生说,他最后因为走投无路,失去了朋友,也无法面对亲人,所以只好向协会求助。他说,协会按他当时的财务情况,为他拟定了一份债务偿还计划,并替他向银行求情,让银行停止计算利息;在该计划下,他每个月必须摊还2000元(约5000令吉)。他用了近四年时间,才将债务还清。

他透露,还债过程令他感到痛苦,因为他无法再享受以往逍遥快活的日子。

在消费上量力而为,按时还清每个月的账单,是使用信用卡必须养成的好习惯。一般上,银行会有20至25天的宽限期,只要在这个期限内还清该月份的账单,就无须支付利息。

最理想的情况是不要拖欠任何卡债,但如果已累积了债务,而情况仍在自己可控制范围内,其实可以做一些简单的规划,循序渐进地解决问题。

每月还款要比最低额多

偿还卡债的几种方法:
每个月的还款要比最低额多。
先偿还利率最高的信用卡,因为那是让债务增长最快的一张卡。把最低额还款留给利率最低的信用卡,其余的预算用来专攻高利卡,直到还清为止,然后再处理利率第二高的卡,以此类推。
先还清欠债最低的卡。

使用这个战术的人说,由于债务最低的卡能最快还清,之后每个月少收到一张银行账单,不仅可以减轻心理负担,也可以作为一种持之以恒的动力。

还清这张卡后,可以用原本用来还该卡的钱,去还欠债第二低的卡,以此类推。如此一来,还债的速度就会越来越快。

用余额转账还债须谨慎

也有人像陈先生那样,利用余额转账的方式来还债。这个方法不是不可行,但是必须十分谨慎。

通过余额转账,欠款人可以把某张信用卡的债务转到另外一家银行的信用卡账户,而该银行会在特定期限内给予较低的利率。这个期限通常是6到12个月,之后则恢复原本较高的利率,一般是一年24%。不过,不同银行有不同的条款与条件。

有些较低的利息只适用于转账的款项,而不是刷卡的款项,后者的利息可能较高;有些信用卡则在使用余额转账服务后就不再给予宽限期,另外,银行也会收3%至4%的手续费。因此,在转账之前必须先查明细节。

虽然陈先生使用了余额转账,但同时也赌博,因此无法改善负债情况。

如果选择余额转账的方式,可以先计算出自己是否能在短期内还清转账的款项,然后利用低利率的特定期限赶快把债务还清。否则,像是在玩音乐椅一样把债务转来转去,继续拖欠,到头来也是于事无补。

其实,这些对策有一个共同点,即注重减少债务。这当然并不是让欠债人把每个月的收入都砸在还债上而忽略储蓄。事实上,许多人也是因为积蓄不足才会频频刷卡,因此,每个月还是得把一笔钱存下来。

更重要的是,在还债的过程中,必须改变生活方式。就如陈先生所说,自从按照信贷辅导协会的计划还债后,他很少出门,三餐都在家里或公司解决,不再有大鱼大肉。

欠债人如果不节约用钱,改掉陋习,再完美的还债计划,也是徒劳无功。

---

分类题材: 财务_finance,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