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在19世纪下半叶

03/11/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867年英国为了东亚军事有日益紧张的趋势,而决定在香港属地之外,建立一个新的军事基地,以抗衡日本军事势力扩张所带来的政治与军事风险。在这一种国际政治局势下,英国决定从印度手上取回对新加坡的行政权。

因此,在1867年新加坡成为英国的直辖殖民地。随后,英国通过引入更多的英国法律,以进一步加强新加坡的法制地位。1868年一条新法令赋于新加坡总督立法与司法权力。从此,总督可以按时势需要立法进行社会管制与规范。简言之,总督就是新加坡法律的制订者。

1870年新加坡施行破产法令以规范商业活动。1878年的民事法典引进了许多英国的有关民事法律以规范社会交易行为。新加坡岛上从1859年开始已经有合格的律师在执业。1861年律师事务所开始在新加坡成立。而1873年的法院法典则进一步明文规定,要在新加坡执律师业必须具有与在英国的同等专业资格。

至此,新加坡的法律机制发展己经相当具体的落实,可以完善的规范商业经济活动与社会的民事与刑事诉讼。新加坡法制社会的完善发展,进一步巩固了新加坡作为西方经济的远东基地。新加坡作为东南亚贸易中心的商业地位于是更为扎实。

回顾历史。1867年可以看成是新加坡的第二个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阶段。这时段里新科学工艺的日益普及应用,加强了新加坡的经贸地位。相对而言,区域内的其他次要贸易口岸经济,则因为配合不上时代与工艺发展,而日益落后新加坡,也就扩大了新加坡的经济领先地位。

首先,新的航海工艺与通讯工艺改变了经济与贸易结构;高生产力进一步刺激与提高了世界的经贸活动。在风帆航海时代,贸易受季候风的影响,航运方向与航程长短要按四季变化来定夺,所以有很大的约束性。

1840代蒸汽机的发明改进了航海技术。汽船具有本身的动力,所以不受风向与风力的影响,提升了航运的自由伸缩性。汽船靠煤炭取得动力,而得益于口岸的煤炭供应方便,马六甲海峡几乎完全取代了逊他海峡。从此逊他海峡的经济地位也就更为没落。

新加坡处在这一地理优势上,更进一步成为西方在远东贸易的最主要停歇口岸。得益于更大的量经济效益,新加坡的运费更为低廉,所以更多的货运到新加坡集散,从而不仅吸引更多的贸易,也巩固了新加坡作为东南亚转口贸易中心的经济地位。

但是,到了1897年之后,英国商业航运在垄断局势下以议价制度歧视非会员。会员由于享有秘密的回扣优惠,所以西方企业持续享有合理的航运费。亚洲企业因为没有回扣优惠而支付了更高的航运费。虽然如此,新加坡的贸易经济並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新加坡的主要贸易都是在西方企业手上。

1869年苏运士运河开始启用后,东西方贸易经济进一步提升。这是因为往返东西国家的航程,从原本的绕道非洲好望角的120日航程,大量减少为50日航程。因而在此之后的10年之内,到达新加坡口岸停歇的商船,从每年500艘增加到2000艘。世界商船队更频繁的到访,使到新加坡的口岸经济,更是如火如荼的快速增长。

1870年由西方资本领导的海底通讯电缆铺设工程,决定在从印度到澳大利亚与中国的长途中,要在新加坡建立一个支点。这一个重要的基础建设发展,策略性的决定了新加坡成为西方世界的远东通讯中心的命运。从此之后,新加坡更进而成为国际经济中的一个重要定点,是整个西方贸易经济体系中的一个主要亚洲成员。

经济信息与商品价格可以快速的传播,使到新加坡是区域贸易经济中心的地位,更是窂不可破。历史发展至此,东南亚其他经济口岸的地位,和新加坡相比之下更是望尘莫及。新加坡是国际政治与经济的亚洲成员地位,已经是即成事实。

新加坡的这一时段历史印证了两项事实:首先,新加坡的发展是受国际政治经济的左右,新加坡的确是为世界资本体系服务。回顾历史,新加坡的发展结果,都是来自国际政治经济的因缘。这两者之间的因果并系很是明显,不容置疑。

其二,新加坡得益于西方引入的新科技,经济发展领先于本区域其他经济体。这一历史也再次证明新加坡的发展,的确是受惠于西方的恩赐。诚然,制度发展是按路径遵循原则进行,所以新加坡今日的政治经济格局,摆脱不了过往的历史约束与规范。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经济_econo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