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陪读妈妈

16/07/06

作者:赵庆 日期:2006-7-16 来源:http://www.englisheasy.com/articles/91243

新加坡鼓励从中国招收优秀的小学生,中学生到新加坡来念书。因为新加坡一直希望中国优秀的孩子能到新加坡定居,长大后为新加坡的发展作出贡献。中国的孩子一旦入学,孩子的妈妈可以以陪读的签证来新加坡生活。

很多中国女性都带着尚未成年的孩子来到新加坡生活。据新加坡人力资源局统计,目前在新加坡的中国陪读妈妈大概有3000多位,真正能够自己生存下去的人不到80位,绝大多数的陪读妈妈需要在本地打工以维持生计。

不可否认有很多中国女性利用这种方式到新加坡来做些其它的事情,比如卖淫,比如寻找新的婚姻等等。不过大部分的女性还是抱着能够让孩子受到更好的英文教育的初衷来到新加坡。她们之中不乏高级知识分子,有的还在中国原单位担任领导职位。

新加坡的钱比中国人民币大,一元新币等于五元人民币,用在国内赚取的人民币供应新加坡的生活,是非常辛苦的。大部分陪读妈妈都寄希望于在新加坡找到工作补贴家用,于是勇敢地踏上了这片方圆不到700平方公里的小国。她们觉得只要来了,以中国女性的吃苦耐劳的精神一定有办法生存并得到发展。

其实她们错了。新加坡是个小国,政策严厉,而且言必行,行必果。不象欧美国家,国土广阔,连偷渡的人都能在某个地方非法打工,慢慢地存活下来。在新加坡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新加坡政府认为陪读妈妈是陪孩子来念书的。她们应该拥有充足的资金,而不是来新加坡打工。

这样的认知使新加坡政府关闭了给予陪读妈妈寻找工作的便利之门。导致了大部分的陪读妈妈无法在新加坡找到正当的工作。而无工作准证的工作都是非法打工。胆小谨慎的新加坡人绝对不敢雇佣非法打工者。

2006年6月新加坡政府为了提高社会风气,禁止中国陪读妈妈做按摩女,断绝了陪读妈妈的最后一条生路。在我认识的陪读妈妈中,十之八九是做按摩女的。

新政策出台后,使得很多中国陪读妈妈的生活立刻陷入困境。新加坡政府规定只有拥有按摩执照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公民和永久居民才能从事按摩行业,这个新政策将中国公民也就是中国妈妈完全排除在按摩行业之外。新政策颁发后两个星期新加坡政府开始突击检查,没有执行新政策的按摩院受到罚款。新加坡国家很小,突击一两次后,没有一个按摩院老板敢知法犯法。新加坡政府对国家的掌控程度之高,非其它国家可比。政府非常强权,民众非常服从。

绝对不是新加坡政府要为难中国的陪读妈妈。他们是那种很廉洁又很讲道理的政府。他们也曾经规定新加坡人不能去做家庭女佣。如果要雇佣女佣,只能雇佣印尼人或者菲律宾人。这项规定是因为男主人经常和住家的女佣发生偷情事件,影响新加坡人民家庭的稳定。现在按摩女做兼职妓女的事情经常发生,在报纸新闻中经常看到类似家庭破裂,按摩院布帘子后别有洞天的报道。新加坡政府早在两年前,已经开始推出类似收紧按摩业服务的政策。这次算是最后一击,彻底堵住了这个行业的“兼职”通路。

从孩子教育角度看,陪读妈妈背井离乡包尝艰辛的牺牲不一定值得。凭心而轮,新加坡的教育质量并不比中国高。他们的小学和初中都只上半天课,而且小四分流后就分快班和慢慢。初中后就开始分技能学校和高级中学。

中国孩子一旦来新加坡念书后,很难再回国继续学业,因为除了英文外,新加坡的数学,科学等课目的教学程度远不如国内的程度高。我个人认为,能在国内经历高考的竞争,并完成国内严格的基础教育,再出国学习各国学科前沿的知识是最好的选择。中国填鸭似的教育在教育初级阶段功不可没。在国外很多中国人能有所建树,其实也源于他们基本功扎实,竞争力强,所以才能在科研的道路上走得又稳又远。

另外实在要把小孩子送出国念书,就让他们独自来吧。新加坡社会非常安全和有秩序。我曾在国大和16,17岁的学生住在一起。他们第一年可能天天吃方便面,第二年就有可能会自己做菜了。被新加坡学校挑选的中国学生通常智商比较高。要相信这些孩子学习独立生活的能力。

为了孩子放弃国内一切的妈妈们一定要三思。如果你本身没有过硬的技能,不具备良好的英语语言能力,不要寄希望能先到新加坡然后再找工作。新加坡是个小国,它连自己的国民都不会给予很多福利,更不要提给予外国人社会帮助了。新加坡的老人没有良好的养老待遇。他们到了70岁可能还在开计程车付房屋贷款。

在这里的人有工作的人能享受高薪水,低税收的待遇,而没有工作的人,根本无法立足生存。而这里的工作可能只有两种,高科技和金融。狭小的空间,严厉的管制,局限的行业,和高素质的人民,这些使得新加坡在国际世界的大风大浪里以小船的姿态快速行驶。他们总把那些社会累赘不停不停地卸掉。

在报上看到中国的陪读妈妈集体掉眼泪,希望新加坡政府网开一面给她们一个生存下空间。她们已经完完全全成了新加坡社会的最弱势群体,并站在媒体的灯光下被人评头论足。她们处于无法进退的地步。很可怜。但新加坡的按摩从业者团体根本不理会中国的这些陪读妈妈,并有点恨她们搞坏市场,连带涉及他们新加坡人的利益。

我为中国人的尊严感到愤怒,但也为陪读妈妈的弱势感到难过。我只想说,陪读妈妈们,如果你们没有经济实力,没有就业能力,千万不要轻易放弃中国的一切来到新加坡成为弱势群体中的一员。这个小国,没有空间苟且偷生下去的。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