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19世纪中的华商贸易经济

08/11/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9世纪中叶是新加坡贸易发展,从新生到鼎盛之间的一个历史过程。新加坡华商是如何经营与周边经济体的贸易,而一个新加坡华商又如何发展其贸易生意的认知,可以从陈泰的个案一窥端倪。

陈泰,1839年出生于福建,1860年代初南渡新加坡,过后设立陈泰公司经易木材贸易。陈泰到了1871年时已经是一个拥有地皮与屋业的成功商人。

陈泰从马来亚,苏门答腊与廖内群岛入口木材,之后,原木材或者加工木材转销香港,上海与福卅。在这一贸易经济里,入口作业在华人经济网络之内进行,出口作业之中则由洋行提供保险与运输服务。这显示了在国际经济分工上,外商掌握了有关物流的服务。另外,陈泰公司基本上反映了新加坡中小型经济体的运作模式。

陈泰的货源来自两个渠道:在本地的二盘商,以及川行于马来亚与印尼的驳船船东。陈泰与这两者之间的经济关系是不一样的。陈泰向二盘商的采购作业,是按一般买卖程序以銭易货,並无其他特别经济关系。

陈泰与驳船船东之间却有近乎生意合伙人的密切关系。按行规习俗,陈泰在向船东交代所欲采购之木材的同时,也以借贷契约方式先垫付釆购所需现款。这是因为在货源市场,买卖是以现金交易方式进行,所以船东手头上必须有足够的现金进行木材交易。船东把木材运返新加坡按行情卖给买主,陈泰在扣除先前支付的贷款额后将余额;也就是船东利润所得,支付给船东。至此,一宗木材入口贸易正式完成。

这一宗买卖在很大程度上,是按华商木业的行规习俗进行,讲究关系与信用。陈泰向船东订购木材时,双方並没有明确的合约关系与条款,更不能事先言明货物的价格,因为货源的行情是变动不定的。船东按过往交易经验以市价采购木材时,既要确保本身有利可图,更要确保陈泰也能够赚取合理的利润。因为这是一项长远的互惠互利的经济关系。这一种长远利益考量,也杜绝其中一方投机取巧,贪图暴利,损人利己。

此外,船东也会确保木材的品质规格符合买主的要求。由此可见,在釆购时船东是以买主的代表身份考量买卖,要处处为买主设身处理。这也反映了船东是买主生意合伙人的特性。另外,这些理性的经济行为是来自对方对彼此的认知与信用,和行规习俗的规范,並不是由于合约的明文规定。

在交易中出现了一份以英文书写的欠据,清楚表明买主支付船东的款额与偿还期限。这反映了当时华人贸易习俗也接受了一些西方惯例。由于这张欠据是印刷文具,也显示了这已经是一般的贸易文件,普遍的运用到日常的贸易活动。虽然如此,这一宗木材交易还是按华人商务习俗进行,但是,其间也接受並应用洋行的惯用习俗。

当时尚未有银行业的服务。单靠公司股本与累积利润,並不足于应付营运的资金需求。加以市面上资金匮乏,而头盘商又有义务提供资金以进行贸易。因此商家有必要设法从市场,筹集采购货物的必要现金。陈泰的部分营运资金就是来自向一名洋商的私人借贷。陈泰是以土地与屋业作为贷款抵押,套取现金。这也反映了由洋商经营的非正规资本市场,己经是相当普及的华商营运资金的来源。

陈泰依赖洋商提供保险与远洋运输服务。这一层次的营运作业是全然按洋行的洋规办事。货主和保险公司与航运公司之间的关系,是由合约的条款明文规定。例如货运中明文规定上货,卸货的日期与运作细节。合约也明文如何订立价格,如何赔偿损失等等细节。

陈泰在一宗保险索赔中,遭保险公司以超保与欺诈严厉拒绝。在官司审理后,法院判陈泰胜诉。事缘保额中包含利润成分是合理经济行为,並不存有超保意图与欺诈行为。陈泰官司反映华商己经有一定的经济地位。另外,也反映了当时的商业环境已经由法律规范,华商利益也一样享有即定的法律保障。

陈泰个案反映了当时的贸易营运作业,商业环境背景,华商与洋行之间的经济往來等等经济实况。华商能以适当的合约安排来取得经济效益,也突显了南来华商的精明企业意识。

陈泰熟习洋行的商业文明,也善于利用西方经济文明来处理本身的财富。陈泰终于1898年,而他的财产则通过英美信讬公司保管。接除泰订于1876年的遗嘱规定,他的财产是要在一名当时只1岁的孙女的死后20年才分发。这一名孙女在1982年过世,所以陈泰遗产是要在2003年才分家给后人。换言之,陈泰遗产保留了过一个世纪,在死后103年才分发给后人。

陈泰是一名成功商人因而留下一个地名,而在皇家山山脚的陈泰巷目前还依然存在,就是在克拉碼头之内。已经休业的新加坡癫马艳舞团的所在地,或许就是陈泰的货仓遗址。

[陈泰的原始资料是收录在林考胜(1995)]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南洋华社_nychines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