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实况节目风

11/06/06

作者:俊力

投票,一种把决定权交给群众的民主制度。在政治的领域,人民有机会运用投票权选出各国的政治领袖。不过,全民投票已不是政治或社会体制的特权。在最新一季的实况娱乐节目《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 当中,主办单位就宣布说,《美国偶像》的总得票率,居然远远高过美国总统大选所得到的票数。这也足以显示出《美国偶像》这类实况娱乐节目的魅力。也因为《美国偶像》的盛行,这股实况风正袭卷世界各地的娱乐界。新加坡,也不例外。

实况娱乐节目通过票选的方式,让全民一同携手打造一位超级巨星。在短短的两年内,新加坡就已举办了至少13种类似的比赛,从各方面选出所谓的明星:歌唱、戏剧、主持、乐团、谐星等。因为节目源源不断的关系,而也因为每一系列的节目都维持大约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国人也纷纷发出了疑问:新加坡有这么多的明星吗?

节目出现泛滥的现象,但是实况风仍继续猛吹。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实况节目为什么如此受欢迎? 参加实况节目的参赛者,又有什么话要说呢?它对社会有什么正面和负面的影响? 还有,实况风,是不是反映出了这一代人心态上的变化呢?

今天,就让俊力让你了解这股最近在新加坡搞得满城风雨的实况风。我们将会走访新加坡电视台,新传媒,让电视台的幕后推手让我们更加了解这股实况风。我们也将让你听到站在台前参赛者的心声,听听看他们的看法,又是什么

访问:新加坡电视台高层

陈国明: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陈国明。我是新传媒电视品牌与宣传部的副总裁。

俊力:我们知道最近新加坡的电视台呢,不断地推出了好些实况节目,例如《新加坡偶像》、《绝对SUPERSTAR》、《明星偶像》、《校园SUPERSTAR》、《超级主持人》等。很多个环节我们都进行了这样的实况节目。到底原因是什么呢?

陈国明: 这主要是一个全球的娱乐趋势。也因为外国…我应该说它的发源地是美国吧。也因为他们有了美国偶像,美国偶像带领的是一股潮流。演变成在其它国家呢,大家突然间对实况的寻星节目有很大的兴趣。

俊力: 新加坡跟其它国家比起来,实况节目在我们这边比较盛行吗? 还是说跟其它国家比起来都一般?

陈国明:新加坡和其它国家在很多方面都是一样的。因为我们都是很先进的国家,所以这里的观众和年轻人所接触的东西跟其它发展国家蛮接近的。他们的口味大致上都是相同的。

俊力:我们就谈一下新加坡比较受欢迎的两个实况节目吧。华文的这些节目呢,应该是《绝对SUPERSTAR》和《校园SUPERSTAR》比较受欢迎。好不好向我们澳洲的听众 谈一谈这个受欢迎的程度是到那一个程度。

陈国明:如果以《绝对SUPERSTAR》来说的话,它算是本地最近很红很成功的寻星节目。它红到什么程度呢?它受欢迎到什么程度呢? 它已经可以刺激本地的经济。尤其是本地的唱片行业、KTV行业还有教唱歌的学校。它们的生意都特别好。

俊力:对区域的影响呢?

陈国明:对区域的影响呢,如果大家有密切注意到的话,最近在中国和台湾方面,比较红的艺人或制作人都是来自新马的。所以我们主办这些节目,间接地,其实应该说是直接地,也为这股新的潮流带来新的人才。绝对SUPERSTAR本身就因为非常的轰动,就连马国,他们也对这个节目的形式非常有兴趣。他们也向我们购买了这个形式,并举办了自己的《绝对SUPERSTAR》马来西亚版本。说到报名人数,《绝对SUPERSTAR》肯定是本地最多人参加的比赛。就以上一届来说,报名人数多达5000人。5000人在本地是很少见的。

俊力:你觉得,为什么这类节目会这么受本地观众的欢迎,尤其是青少年。

陈国明:这类寻星节目,尤其是歌唱节目…歌唱节目是一个很讲感觉的节目。所以年轻人在电视机前,他们看了觉得很喜欢这首歌,这首歌能够直接地唱到你心里去的话,那一刻,你喜欢或是不喜欢就是现场的一个决定。因为你现场决定之后,而你又可以参与投选的关系,所以你也直接造就了一位SUPERSTAR的诞生。

俊力:就是有参与感,所以大家都会追着去看。那刚才我们提到了青少年的问题。我们发现说,每当寻星节目在电视台播出后,时常都有这么一批青少女,都会在电视台游荡。可能到午夜时分都还在电视台,甚至一整天守在电视台。那你觉得这类节目对青少年会不会有负面的影响?而且这类节目都是需要用钱来投票的对不对?

陈国明:是。我们先谈谈这股追星的情况吧。大部分的观众不会这么盲目地去追这些所谓的明星。至于少部分的,大家看到的,可能他们会露宿,为了要看到他们的偶像。大家看到的是小部分,这只不过是成长的一部分。因为她们有一天都会长大,有一天都会了解到这股追星的心态只不过是成长的一部分,它会属于过去。

至于投票呢,我们也注意到她们可能会很盲目地去投票,因为她们没有经济能力。所以我们特别注意的是,在节目中一定要不断地呼吁、不断提醒大家,18岁以下的观众一定要在经过家长的同意才可以投票。

俊力:新加坡的实况节目有歌唱、主持方面,最近也有乐团方面。会不会觉得有一种泛滥的现象呢?

陈国明:因为找的人才不一样。你可能是找唱英文歌的人,或找唱中文歌的人。而找中文歌的人,我们找的人是不一样的。除了找个别的歌手之外,我们也要找团体。所以,会不会泛滥呢,就要看节目做得精彩不精彩,而不是节目多不多。这要看能不能够在每一个新的实况节目里头找到一个独特的卖点,怎么比上一次做得更精彩。

俊力:新加坡人口不多,你觉得有这么多的明星吗?

陈国明:明星不多,是真的。新加坡的确是个很小的地方。只不过,我们其实忽略了一样东西,就是很多新加坡人是有才华的。只不过,一直没有一个很好的平台让他们出来表现或展现自己那一方面的才华。所以希望通过不同的寻星节目,希望能够让大家认识到,娱乐也是一种主流。

俊力:其实这些实况节目真的带出新加坡人的另外一种文化。之前我们都认为说新加坡人不敢上电视、不敢表演、不敢发言。不过这次,有这么多系列的节目还有蛮多人来参与的。所以,这可能就让新加坡人有了个表演的平台。

陈国明:我觉得,有时候我们在衡量观众喜不喜欢一个节目时,当然很重要的,就是一个节目的收视率。事实证明,当我们播出这类寻星节目的时候,都是同一时期播出节目的收视率之冠。也就是说,观众对于实况节目的需求是存在的,而且需求量还蛮大的。最主要是,我们需要突破。因为观众可能很快就会觉得太多了,看腻了。所以最重要是,可不可以做到更精彩。

另外一点就是,我们就拿《校园SUPERSTAR》来谈,因为它是一个为校园学生而举办的比赛。他也间接地刺激到各所中小学也会用流行歌曲来教导学生,对中文有新一层的认识,有新一层的兴趣。所以很多学校也举办它们自己的歌唱节目,或把流行歌曲的歌词贴在布告栏上。真的,流行文化对年轻人是有很大的影响,而且学校也能够通过流行文化,教导下一代对中文的兴趣与认识。

俊力:之前在新加坡电视台,通常看到的一些节目就是游戏节目,例如《百万大赢家》。另外一股潮流,就是实况节目的这股潮流。之后呢?我们现在已经看得到下一步是什么了吗?

陈国明:这是一个百万问题。我相信对全世界的电视或娱乐幕后人来说,这是一项挑战,就是如何预知未来的流行趋势会是什么。我相信,Steven Spielberg也不能告诉你,他的下一部片一定会卖。李安也不能肯定他的下一部片是最卖做的。所以对我们来讲,我们必须不停地去寻找新的概念。至于它是什么呢,我们还在探索。

俊力:你觉得这股实况风会吹多久?

陈国明:我相信,它应该还会吹多一年。因为我们发现在美国,最近有一股新的风气。观众开始对 Game show 再次地疯狂起来。 所以 Game show, 我们会特别留意它,也会制作多一点Game show.

访问:实况节目优胜者

俊力:现在坐在我前面的,就是新加坡《超级主持人》的冠军。那其实,超级主持人这类的节目哦,可以说是亚洲首创对不对?

翠芳:应该是,因为很多都是选歌手,或是选演员。我不晓得新加坡是不是首创,不过在新加破是第一回有这样的比赛。

俊力:对,刚才让你听到的这把声音就是我们《超级主持人》的冠军,请她来自我介绍一下。

翠芳:大家好,我是林翠芳,很高兴能够和大家在这里分享。

俊力:翠芳之前为什么会参加这样的节目呢?

翠芳:可能是个性吧。我很爱说话,很喜欢和人有互动。之前在台湾小住了一阵子,看了很多的综艺节目,然后觉得主持人很妙,可以让你一个小时坐在那边很愉快地度过一个小时。不会觉得浪费时间,而也吸收到了资讯。我觉得这是很好的感染力,让我非常非常的羡慕。当我的朋友知道新加坡有这样的一个比赛的时候,他们就说,你一定要参加,就这样子。。

俊力:所以一直以来你都有这样的一个欲望,加入娱乐拳,当主持人是不是。

翠芳:对,可能在那时的熏陶下,在看到很多综艺节目之后,你就觉得很妙。而且本身很爱讲话。我觉得,可以和别人沟通是一种很特别的技巧。说不好,说得好,说好听的话或不好听的话,都是一种表达的方式。然后就觉得说,如果我可以像名嘴讲得很利落,或在访问时很犀利,能够问到一些很棒的对话,就觉得很妙。

俊力:所以可以说,这类实况节目是为那些抱着梦想的朋友提供一个踏板进入娱乐圈。有这样的一个节目,就能够非常顺利地加入娱乐圈。

翠芳:对,因为它是一个很快的管道。很多人从小就有所谓的演艺梦,可是要怎么圆这个演艺梦呢? 而且在不同的市场,例如在新加坡,可能在小时候,爸妈就会说你要用工读书、当什么歌手,是不赚钱的。

现在有这些实况节目,它就是个很好的平台,让你去常识,看你有没有这方面的认可。可能就是说在你过关斩匠时,你可以很清楚地知道说,你在追的梦,是不是个真实的梦。

俊力:这类实况节目,都是经过票选,需要花钱来投票。对你自己本身还是家人或朋友来说,花了很多钱吗?

翠芳:我觉得是有一定的付出 ,大家都会给一定的支持。当时你会觉得很感动。我觉得,每一位朋友打的每一通电话,我都非常感谢他们。感谢他们对我的支持,一起帮我圆梦追梦。现在从比赛走出来后,在每个节目上,我都很想把它做好。因为我觉得,很想回馈给他们。

俊力:翠芳通过这个比赛赢了很多东西,跟我们分享一下好不好?

翠芳:赢了五万元新币和一辆崭新的轿车。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参赛者,因为很多的实况节目,奖金并没有那么丰厚。非常谢谢大家的支持。

俊力:参加了实况节目之后,对你人生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翠芳:最大的改变就是,我跳出了原有的框框。它让我学习到,不要被年龄局限。我之前的工作有非常好的老板,非常好的同事。它让我在很安逸的一个环境里工作。自己就是变得,活得非常安全。虽然很自在,却觉得,我的人生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通过了这样的一个比赛,然后进入了娱乐圈,我觉得,那一步我是踏对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很红,但是重点不是我多红,而是整个过程所让我学到的东西。上每个节目所学到的,或从每个前辈学到的金玉良言,这些都不是钱可以买得到的。

你可能说,这一切都是用电话通数换回来的。可是我觉得,只要我把本份做好,让大家看到我的努力,这样也算是种回馈,对他们表示的谢意。

总结:实况节目继续疯

谢谢翠芳与我们的分享。对翠芳来说,这类实况节目确实让她在短时间内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就拿《绝对SUPERSTAR》来说,我们也发现到,比赛的最后四强也已经顺利在娱乐圈展露头角。男子组冠军陈伟联已登上专集畅销榜的榜首,并在我国举办了万人演唱会。女子组冠军KELLY潘嘉丽也已经被台湾音乐才子姚谦签下,即将在年底赴台湾发展,估计未来一段时间将在中国大陆和台湾定居,准备全方面进军台湾与大陆音乐市场,成为下一位歌坛天后。即将在十月推出的《绝对SUPERSTAR》第二系列,也获得了空前的反应,一共吸引了超过6000人前来报名。这就比上一系列多出了百分之20。

9月24号,第二系列的《新加坡偶像》刚圆满落幕。观众在大决赛的投票率与第一系列不分上下,也就是大约一百万通票数。以一通电话6角钱来计算,单是大决赛来说,主办当局就有60万元进帐。这个数目在新加坡这个小国来说,是相当可观的。

但是,比起两年前举办的第一系列比赛来说,这系列的收视率大幅度退低。根据泰勒尼尔森以15岁以上观众为调查对象的收视报告,跟前年第一届比起来,本届收视猛跌百分之37,平均观众从原有的36万7000人掉落到24万4000 人。

由于收视猛跌,而本地人才有限,实况节目的泛滥也导致制作单位认真正考虑是否停办比赛。

实况节目确实在本地掀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社会浪潮。这是第一个让全国人民参与投选的电视节目,也成为了国人日夜讨论的话题。节目播出期间,实况节目肯定是全城焦点。大批少女日夜守候电视台,为的就是目睹偶像一眼。

但是,这昙花一现的现象,是不是反映出了不良的社会风气呢? 上一代的默默耕耘,是否已演变成这一代的一步登天呢?

无论如何,新加坡社会将在这一、两年内继续被这股实况风袭击。而这股实况风所真正反映出的,不单是参赛者成名的实际情况,而是社会演变的事实。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