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国超新加坡居商改环境首位

25/09/14

作者/来源:凤凰卫视 http://phtv.ifeng.com

核心提示:一个权威的国际组织最近发表了一份全球调研报告,认为中国已经超越了新加坡,一跃成为亚洲商业环境最好的国家。这项排名的指标,包括政治稳定性,信息技术的投入,劳动生产率以及对内直接投资等等22项指标,其中中国的研发费用占到GDP的比重是明显的提高,而劳动生产率也得到了大幅提升。

凤凰卫视9月21日《一周财经新趋势》,以下为文字实录:

吴柯萱:一个权威的国际组织最近发表了一份全球调研报告,认为中国已经超越了新加坡,一跃成为亚洲商业环境最好的国家。这项排名的指标,包括政治稳定性,信息技术的投入,劳动生产率以及对内直接投资等等22项指标,其中中国的研发费用占到GDP的比重是明显的提高,而劳动生产率也得到了大幅提升。

这家机构认为,虽然中国经济出现了减速,但是并不代表经济增长可能性会降低,然而在另一方面,世界银行发布了2014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中国的综合商业环境排名在189个经济体中仅仅位列第96位,中国在开办企业,办理破产和跨境贸易等等领域,跟其他国家依然有着不小的差距。

这两份看似矛盾的排名的背后,是中国在十字路口中的商业环境,2013年开始,中国开启了全面深化改革,政府减政放权,意味着打碎以往过度紧密的政经关系,将伸的过长的这个权力之手,从市场中收回来。

而更为重要的国企改革和混合所有制的大幕的开启,目的也是在于建立一个更加公平的竞争的游戏规则。

那么,在巨大的这个变局之下,中国的商业环境面临着什么样的前景呢?民营企业和外商投资又将获得什么样的机遇呢?我们来看本期的头条观察,来自达沃斯论坛现场的报道。

解说:过去一年,新一届政府把减政放权,转变职能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当头炮,一系列相关改革措施相继推出,用权力换取经济活力的减法,也明显起到了加法,甚至乘法的效应。

数据显示,去年新注册企业增加了27.6%,其中私营企业新增30%,这是十多年来最高的,今年一季度企业家信心指数环比上升1.1个百分点。

李克强:本届政府成立以来,我们加快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各部门已取消和下放了6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今年又在全国推行了商事制度改革,企业准入的门槛降低了,“紧箍咒”松了,极大地调动了全社会创业兴业的热情。

解说:而除了减政放权,国企改革也是全面深化改革之中的重头戏,随着混合所有制大幕的开启,未来不同所有制类型的企业将逐步在公开,公正的环境中健康竞争,并根据自身特点所决定的竞争优势,来确定企业的行为方式。

而从长期来看,市场所起的决定性作用会越来越大,国企依靠背景获得的优势会越来越小,在这种趋势下,如果国企不能逐渐改变过去的竞争模式,不能自发变革的话,将会在未来的竞争中处于劣势。

而在本届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变局之下的中国商业环境,也成为与会嘉宾们热议的话题,许多知名企业的大佬都认为,当下的国企改革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让中国的企业真正能够走向世界,从而用市场化的方式来管理企业。

李克强:我们将不断优化和规范营商环境,继续吸引外国企业来华投资兴业,同时学习国外先进技术,成熟的管理经验。

解说:长期以来,对于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而言,他们认为自身所处的商业环境显得不尽如人意,无论从市场准入还是资源配置,乃至企业的融资问题,民营企业都与国有企业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因此如何消除企业家的不安全感,重塑商业安全边界,就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课题。

吴柯萱: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出台了多项重大法律法规,使得商业环境的改革是步伐大大加快,走向世界前列,特殊的经济增速和令人印象深刻的发展潜能,吸引了大量投资者来到中国。

然而,尽管如此,投资者仍然抱怨中国复杂的商业环境,缺乏透明度和极其复杂的程序,在中国,要生存一家企业,要经过14道手续,花费37天时间,这相当于人均年收入10%的成本,还必须要筹集大约人均年收入两倍以上的初始资本金。

而在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这些国家,这个程序仅仅需要两到三天,许多投资者就感叹说,成立一家企业真难,经营一家企业真累,维持一家企业真苦。

此外,在吸引投资方面,政府也经常存在这样一种倾向,就把引进外资作为政策目标的重要方面,甚至作为彰显政绩的重要内容,也对于民间资本的培育则是关心甚少。

无论是在政策优惠方面还是在审批程序方面,无论是在市场准入,还是在投资领域,政府无不向外资倾斜,在这样的机制下,来自市场的商业活力是被大大的抑制了。

解说:过去20年来,中国在吸引外商直接投资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据统计,在全世界流向发展中国家的总投资中,中国就占了大约20%,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的外企已经习惯了各地政府的优惠政策,从免费的土地使用权到税收减免,然而,随着中国加入WTO后,开始对所有企业实行国民待遇,一些外资企业感到几十年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张瞱(海德国际资讯中国区合伙人):我觉得在过去的十到十五年,中国的商业环境还是整体起到了一个非常大的改善,我们能够感觉到中国政府以及一些民间的一些组织机构,在改善商业环境的过程当中,起了非常大的一个作用。

您能感觉到,不只是我们大家都能感觉到,在过去那么多年当中,中国的经济是一个快速发展的一个过程,很多外资企业从一开始进入中国,把中国当作是一个低成本的一个生产型的国家,到慢慢的变成他们一个非常主要的全球的一个市场,在这个过程当中,应该讲这个商业环境改变是对他们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解说:如今中国正掀起反垄断调查的风波,其中,针对汽车行业的调查力度格外空前,包括美国企业微软和高通在内的,至少30家外国企业接受了反垄断调查,截至目前,中国开除了六张上亿元的反垄断罚单,罚单总计将近30亿元。

跨国企业开始担心,在华营商环境的恶化,而在本届的达沃斯论坛上,中国总理李克强就特别提到这个问题,他认为,目前反垄断调查所涉及到的企业,外国企业只占到10%,这说明并不是针对某个方面企业的。

Johan:我觉得现在中国的商业环境肯定是在有一些变化,但是这些变化,我觉得对一个商人来说,对一个企业家来说,任何一个变化,就是一个机遇。

你看世界银行排的国家的竞争力的这种排行榜,你就可以看中国排的并不差,同时也可以看那么多的外企还是涌入中国市场。

解说:实际上,虽然没了前几年的优惠政策,但在商业环境的巨大变局之下,中国这块市场依然蕴藏着丰富的机会,有企业家认为,中国政府的减政放权措施,实际上是一种刺激措施,这有利于外国投资增长,面对实实在在的改革红利,尽管目前中国经济处于减速换挡期,作为市场主体的跨国公司,仍给中国改革投了信任表。

张瞱:站在外资企业的角度的话,我觉得一些主力的话,可能会来自,一方面是政策或者说中国商业政策以及税收的一个稳定性,因为政策的不断改变,以及这个政策是不是有长远,有没有远见,对于一个行业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

解说:在当前的环境下,取消外资企业税收优惠等方面的超国民待遇已成大势所趋,未来,外企在失去各项优惠待遇之后,需要完成自身调整及转型,外企面对的是比以往严峻的企业环境,而所谓的投资环境恶化,其实是中国经济逐步成熟的自然结果,因此,外资不但要与国内企业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而且将面对越来越多,而且质量越来越高的国内企业的竞争。

张瞱:所以在过去这两年的当中,我们确实能感觉到增长的放缓,对于很多外资企业来讲,他的商业环境慢慢的在变化,从之前快速发展要占领市场的占有率到后面慢慢变成怎么样更好的为中国本土市场来服务,这个当中,商业环境是有一些改变的,改变的过程当中,会带来他们的这种运营模式,他们对于人才需求的改变。

Johan:任何一个企业家,如果这个公司成功的话,除非他有一个很特殊的这种机会,比如他是在一个垄断市场,或者是有一些别的这种优越条件,但是一个正常的企业,名副其实的一个企业,他就会靠不停的创新,从他怎么管理他的人到他怎么去激励他的人,到他怎么去服务他的客户,每一个领域天天都在创新。

吴柯萱:过去三十多年,外资企业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外资也已经成为中国经济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而近几年来,随着中国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企业国际竞争力是明显增强,引进来,走出去的格局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同时,发达国家正在进行着制造业的回归,发展中国家殷资力度也在加大,这都在深刻的影响着国际资本的流向。

尽管如此,中国利用外资加快发展的基本国策,从来没有改变,截至去年,中国累积使用外企直接投资已经是连续第22年居发展中国家的首位,中国在利用外资发展经济的同时,外资企业也通过中国市场是获益不菲。

在对外企商会的一项调研中我们发现,在中国投资的外企有多少是赚钱的呢?有85%以上的外企是赚钱的,90%以上的外企愿意继续在中国扩大投资,中国仍然被看作在全世界里最具有吸引力的一块投资地。

随着国际资本的流向已经发生了改变,创造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这就对于外资吸引作用是愈发凸显。

而高质量的外资也就更加看重这个公平的竞争的市场环境和一视同仁的政策环境,以及公正透明的法制环境,而并不是看重一时的一些优惠政策。

目前,随着中国开始建立负面清单制度,以及外商备案审查制度,以及反垄断法等等,这就是要把外资放在和内资公平竞争的平台上,而未来,真正的市场化就应该是靠资源来决定市场的配置,实际上,无论是民企、国企还是外资,都应该在一条起跑线上。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