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草创期的经済

26/10/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在东印度公司开埠之前,已经有廖内华人在岛上种植甘密。甘密是区域土产经济之一。甘密加工后是做为皮革的染料,由洋人商行采购转运回欧洲作工业用途。

东印度公司开埠新加坡之后,贸易经済逐渐发展。在此之前,梹榔屿,马六甲,廖内群岛,巴达维亚,已经是区域里的重要通商口岸。

口岸经済靠华人经済网络向当地土人收购农耕作物,之后转销前来收购土产的洋行商人。华商也向洋行采购西方制成品如棉识品,器皿,工具等,以转销当地的内陆市场。

根据历史文献:西里布与武吉商人带来土产香料,咖啡,金沙等,带回鉄器具,鸦片,钢鉄材料,棉布,金线等等。商人从暹罗与交趾支那(越南南部)带来糖,米等,带回在印度与西方的各种日用制成品。印度南来的商人带来小麥,鸦片,棉花等,带回金沙,锡条,胡椒,甘密,珍奇古玩等等。

这一些口岸贸易经済已经有久远的历史,过后逐渐转向流入到新开埠的新加坡口岸。

在新加坡的周边贸易经済,长期以来受到当地殖民政府,与土著皇室的干扰与金銭索取。在荷兰属地,苛捐杂税令贸易商人不胜负担。在马来领土,皇室也要与商人分享贸易利润。这些都是导致贸易经济,改在新加坡口岸发展的主要外在因素。

新加坡开埠后,东印度公司必需依赖外商的国际贸易,来维持口岸的市场运作,所以对外商的经商需求是有求必应。一方面公司不敢征收税务,另一方面当公司要征收口岸费用,则商人一口拒绝。因而,新加坡逐渐发展为一个免税免费用的自由放任口岸。

早期在新加坡经商的人潮除了来自区域之外,外商主要是一些前商船队的船长与海员,以及印度商行的本地代表。一些商行代表过后也自立门户,自已集资经商。

1821年2月从厦门出发的一艘帆船,是第一艘到达新加坡口岸的中囯商船。过后不久,由英国出航的一艘英国商船也尾随而至,是为第一艘到达新加坡的西方商船。接着,亚拉伯商船与来自欧洲的平头船,在往返中国通商途中,也陆陆续续的航行到新加坡口岸停歇。

据历史记载:廖内群岛的贸易经济在1833年己经涸辙,因为群岛上的华人经济已在新加坡口岸落地生根。荷兰的重税制度结果,是赶尽杀绝了当地的华人经济。

回顾新加坡经济历史:新加坡确是得益于廖内群岛的华人经济。前埠之前,岛上已有20家甘密种植园,开埠之后,又再次得益于迁移而来的廖内华人经済。

印尼的地大物博,有丰富的土产,但因为基础建设的贫乏,从而无法发展一个完善的市场体制,以集散各地的农耕物。华人经济网络应运而生,替当地人担当了集散土产,并进行贸易经济。而大部份的印尼土产经济,却又是通过在新加坡的外商经济网络,转而分销到世界上的其他角落。

1950年代的橡胶业就是在同一样的经济模式上运作。新加坡紧贴印尼经済谋取私利的作业模式历久不衰。2006年在国际货币局与世界银行在新加坡举行国际会议的当兒。摩根史丹利的亚太经济学家,就在内部文件中坦言指出:新加坡是靠替印尼洗黑銭过日子。

诚然,经济发展确是有一个路循遵循的作业惯例。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经济_econo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