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悼念一个文化灵魂:郭宝崑

12/09/02

作者:C N Wang 日期:12-9-2002 来源:http://us.share.geocities.com/nantahfriends/nantah/kb.html

戏剧家郭宝崑先生走了。恐怕从来没有一个本地艺术家的离世,那么引起国人的震撼。他才63岁,一生为新加坡文化艺术披荆斩棘,却在国家大力发展文化艺术的当儿,离开了我们。惋惜之余,回顾他走过的道路,想一想他留下的空白,不禁要令我们自问:我们到底失去了什么?

他是一个先行者,领航人,也是一个战士。从1960年代开始,在重经济轻文化的氛围中,锲而不舍、顽强执著地为文化艺术开路。当时他与妻子吴丽娟在澳洲完成专业艺术训练后,都获得在外发展的机会,但他们却选择在1965年回国,创立了夫妇俩毕生最重要的事业—— 新加坡表演艺术学院 (即后来的实践表演艺术学院),刻苦经营,发展本土戏剧,栽培艺术人才。

问及当时为何不留在国外,在几年前的一次访谈中,他只淡然地说:“我要回家。” 是的,新加坡是他的家。虽然他幼年从中国南来,却是真正的新加坡之子。

在政治理想狂飙的年代,他曾被政府援引内部安全法令,从1976年拘留到80年,而公民权也在1977年被吊销。1989年,当他在考虑是否接受国家颁发给他的文化奖时,更关心的却是自己何时可以恢复新加坡公民的身份。1992年,他终于如愿以偿,获得了国家对他的忠诚的迟到的肯定,重获公民权。

正是出于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他早期的剧作社会烙印鲜明。而当他的戏剧在八十年代中期跨出华文社群时,立刻敏感地面对我们的多元文化、多元种族、多元语言的社会真实,不断寻找一种属于我们的新加坡戏剧,或者说,一种新加坡的认同。

多语言剧本《寻找小猫的妈妈》是这追寻的开始,他将华语、英语、马来语、淡米尔语、福建方言等新加坡语言融合在一个舞台上。这样的形式独具开创性,后来也成为他不断探索的艺术领域。然而最重要的是,他是通过戏剧来触摸新加坡社会文化中一个重要命题。

他曾问:“当许多个不同民族的后裔仅有弱势母族语言文化,而转用外来语言文化来支撑大家所共同营造的国家和社会,会出现怎样的文化艺术?”对他来说创作每一个作品,不只是在搞一出戏,而是在为我们这独特的社会作深刻思考。

之后,他胸怀大志把这多元文化概念扩展到整个亚洲。两年前,他更在实践表演艺术学院的基础上,设立第一个跨文化戏剧训练课程。

中国作家刘再复说,郭宝崑告诉他:艺术比宗教更带有爱的普遍性,人类应当在艺术上找到世界的大和谐。刘再复从宝崑的艺术关怀中,感到他的人类大关怀,感到他的心灵充满慈悲。

虽然身在小国,宝崑却具有前瞻性视野。在台湾海峡两岸还缺乏交流的时代,他已经搭建舞台,在1987年借助第二届华语戏剧营,邀请了中国大陆的高行健、余秋雨、台湾的赖声川、香港的荣念曾前来交流。

当年交流者现在都成为华人文化圈重要人物,回头看,我们发觉宝崑很早就把新加坡摆在亚洲的文化大地图上。

宝崑不仅是一个艺术家,也是一个积极关怀社会,脚踏实地的知识分子。在许多和国家命运社会发展有关的课题上,总会听到他深思熟虑后发出的独特声音。

作为报业控股华文报集团咨询团成员和文化同侪,宝崑也是早报同仁的“畏友” 。他的严格要求,令我们对他产生敬畏,可那也是热切的督促和鞭策,使我们在文化事业的道路上不敢有所松懈。

宝崑一直为新加坡的文化艺术发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如今他走了,我们在深深怀念他的时候,不禁想起多元艺术家陈瑞献所说的,他是新加坡文化史上一位伟大的戏剧家,更是所有正直的人崇敬的伟大人格。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