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的东洋政治启蒙教育

09/08/14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回忆录第七章,日治时期的教育,是讲述昭南岛时代的日本人统治,所给予李光耀的政治启蒙教育。事实确实如此,在李光耀统治新加坡的所作所为中,不难发现源自日本人的政治暴力思维。

要了解个中情况,先看看李光耀接受的日治时期的统治教育是些什么东西,再看看李光耀如何把日本人的暴力统治手段,转植到新加坡的政治文化之中。

李光耀回忆录如是说:

1.‘日治时期的三年零六个月,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阶段,它让我有机会把人的行为、人类社会以及人的动机和冲动看得一清二楚。没有这段经历,我就不可能了解政府的作用,也无法了解权力是进行彻底改革的工具。我亲眼看着在残酷无情的占领军面前,整个社会制度突然垮了。日军要求绝对服从,除了极少数人,人人都从命。几乎所有的人都憎恨他们,但是大家都深知惹不起他们,只好调整适应。应变比较慢以及不愿意转而接受新主人的人就倒霉背运了。他们生活在新社会的边缘,财富有减无增,地位也下降了。马上看风使舵,趁机向新主人献媚的人们,在新加坡这场大灾难中发财致富。’

2.‘日本军管政府的统治方式,是让你不寒而栗而不必借文明行为来伪装。严惩不贷使犯罪活动几乎绝迹。…有人主张对待和惩罚罪犯应该从宽,认为刑罚减少不了犯罪,我从不相信这一套,这不符合我在战前、日治时期和战后的经验。’

3.‘他们建立一种制度,平民、士兵和学生都得接受精神教育,背诵天皇圣旨,以接受天皇是神的意识。每次举行纪念或庆祝活动时,报道部的职员都必须出席在国泰大厦天台举行的集会,聆听最高级官员宣读天皇敕令:’

4.‘日本人雇用了一些亚洲人,他们的表现比新主人更嚣张。…行政和管理语言从英语换成日语,…聪明人和投机分子则千方百计地讨日本人欢心,为日本人效劳。他们向日本人提供劳工、原料、情报、女人、烈酒和美食,捞到盘满钵满。’

5.‘三年零六个月的日治时期让我学到的东西,比任何大学所教的来得多。当时我还没读到毛泽东的名言“枪杆子里出政权”。但我知道,关于谁说了算,谁能使人民改变行为,甚至改变效忠对象的争论,是由日本枪炮、日本军刀和日本暴行解决的。我说过,他们首先要人们服从,这一点,他们做到了;接着,便是强迫人们作出调整,接受日本人会长期统治下去的前景,让子女通过接受教育,适应新制度以及新制度之下的语言、习惯和价值观,使自己变得有用,能找饭吃。’

6.‘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我们确认他们是我们理所当然的新主人。道德和公平都无关重要,他们已经胜利了,高高在上地指挥我们。我们必须歌颂日本神祗,赞扬日本文化,模仿日本人的行为。’

观察一下今天的政治环境,不难理解李光耀是如何的把日本暴力手段,落实到新加坡的政治文化之中。也就是说,李光耀描述的昭南岛社会,和今天的新加坡社会有其极为相似的地方。为此,不妨仿照李光耀的描述来一一检验当下的新加坡。

其一,李光耀从日本人的统治文化认识到,社会制度与人类行为的关系是:使用残酷无情的惩罚制度,可以有效改变原有的社会文化行为。这其中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关系是绝对的权力与绝对的屈服。换言之,统治者有必要使用令人惧怕的惩罚手段,以挫折对抗者的意志,从而消灭任何反对统治者的行为。

当下新加坡的社会现实,诚如回忆录所言。那些不愿意接受李光耀的人就倒霉背运了。他们生活在新社会的边缘,财富有减无增,地位也下降了。实例是,执政党以拒绝政府服务为惩罚,剥夺反对党选区居民在政策上理应享有的好处。另一方面,看风使舵,趁机向李光耀献媚的人们,在新加坡发财致富。举个例,从媒体素质,不难发现撰稿者奉承与顺从当权者,远比个人独到见解更重要,结果是,借用丽春院的文采,跪着写文章。所以要升官发财,政治正确远远比判断正确更有实效。

简单的来说,投靠李光耀政权的机会主义者都捞得盆满钵满,职务高者可以成为千万富豪,一般职位者要当个百万富翁也没有什么困难。相反的,挑战李光耀的下场都落得十分凄惨,有破产的,有逃亡的,有无审讯情况下就长期囚禁黑牢的,更有把民族文化彻底消灭连根拔起的;马来人没有了甘榜文化,华人没有了母语教育。

其二,日本人在军国主义下是赤裸裸的不必借文明行为来伪装,相反的,李光耀在民主旗帜下,却善用伪装来包裹不文明的政治手段,以达到严惩不贷使犯罪活动几乎绝迹的目的。

举个实例:涂鸦原本只是一宗轻微的犯罪行为,但是,李光耀改以严厉的鞭刑来对付涂鸦,在此,涂鸦公物的损害性和涂鸦公物的惩罚力度完全不成比例。实际上,李光耀的真正政治目的是,要彻底的杜绝反对党利用剩余的言论空间做政治表述。

李光耀完全控制了新加坡社会的所有言论空间,不论是媒体,广播,印刷品,而以鞭刑来惩罚涂鸦,就是消灭反对党可以在公共场所涂写政治标语和口号的机会。

其三,李光耀也同样建立一种制度,平民、士兵和学生都得接受精神教育。新加坡学生每天背诵新加坡国家信约,宣誓效忠。社会大众则每天接受各种大众传媒,宣扬新加坡政府的丰功伟绩。每年国庆日,除了奢侈庆祝李光耀的政治胜利,也重复提醒人民,李光耀是新加坡成功不可或缺的因素。年复一年,持续强化没有李光耀就没有新加坡的神话。这是把天皇至上,过度为李光耀至上的精神教育。

其四,李光耀雇佣的忠仆,往往也都是比主人更嚣张。聪明人和投机分子则千方百计地讨当权者欢心,为当权者效劳。他们向当权者提供服务捞到盘满钵满。

其五,李光耀认识到政治暴力可以确保政治权力的绝对性,有了绝对的权力就掌握了话语权,达到唯我独尊的政治优势,进而可以威逼人们曲膝服从。之后,强迫人们作出调整,接受李光耀会长期统治下去的前景,让子女通过接受教育,适应李光耀制度以及李光耀制度之下的语言、习惯和价值观,使自己变得有用,能找饭吃。

其六,新加坡官方通过各种的途径,让新加坡人确认李光耀是他们理所当然的新主人。道德和公平都无关重要,因为李光耀已经胜利了,高高在上地指挥新加坡。新加坡人民必须歌颂新加坡政府万能,赞扬李光耀思维,模仿李光耀的言行。事实上,一位前高官就公开指出政府部门充斥着小李光耀,其实,新加坡社会何尝不也是如此一般的小李光耀景象?

李光耀传承英国殖民政府的政策与精神,并将之发扬光大;这是一个明显的历史发展轨迹。另一个被忽略的潜伏层面却是,李光耀也从日本人的统治文化中吸取了精华,那就是:政治暴力可以塑造恐惧,恐惧可以令人屈服。

现实是,李光耀设计的社会制度,脱离不了严厉惩罚;剥夺人身自由,剥夺金钱财富,都是一些无所不用其极的政治暴力手段。在一本讲述新加坡政治人物的著作中,身受其害的林清祥就表达了,李光耀比日本人更残忍的观点。

由此可见,李光耀笔下的昭南岛社会环境,和当下的社会环境并无多大差别,所以说,如果两者雷同,并非巧合,纯属必然。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