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话说李光耀昭南时代学日文

19/07/14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回忆录的第五章逃出检证关,李光耀讲述了为何要学懂看华文字;也解释了为何有必要学习新主人的日本语文,以成为昭南岛的一个一等良民。

这其中的大慨内容是:

‘有一次我上街,步行两英里来到勿拉士巴沙路的旧书店。这些书店专门买卖学校课本。途中,我看到国泰戏院(不久前我曾在这个戏院看过一部嘲笑日本“诈”弹的喜剧电影)大门附近围着一群人。于是我走过去。原来他们正在看一个华人的头颅。头颅放在一块钉在杆子上头的小木板上,旁边有一张用华文书写的告示。我不懂华文,有个懂华文的人说,告示上写的是,任何人都不准抢劫,否则将会落得同样的下场。

我是在前往勿拉士巴沙路途中偶然看到这血淋淋的一幕。于是我决定学习华文,希望有一天识了字,能看懂这类告示。在新的统治者手下,我的英文知识已经没有价值了。学习华文总比学习日文好,华文至少是我自己的语文,而不是令人憎恨的征服者的语文。我买了一本蒋克秋编的《国语易解》。这是一本薄薄的只有30页的小册子,教人学习700个基本汉字,包括怎样书写,怎样构成短语。

我囫囵吞枣地用两个星期的时间把这本书读完,然后再到书店去买第二册。后来,我买了布连拾街华文学校出版的一套四册的读本,程度比前两本高。我天天学习,而且在往后几个月里,练习写1200个到1500个字,并设法把它们的意思牢牢记住。但是,我却一直没学它们的读音。华语每一个音节都可以读成四个声调,我的读本每个字的注音都标了声调,可是,我不懂得怎样发四声,也没有人指导我。

面对以上种种困难,我对日文的抗拒心理,逐月减少。我发现日文不光由汉字组成,它有50音表,可以写成片假名(日语字母的楷书)和平假名(日语字母的草书)。如果在往后几年中,日本人将继续留在新加坡,成为我的主人,为了避免麻烦和便于谋生,我不得不学习他们的语文。于是,1942年5月我到奎因街日本当局所办的日本语学校报名,成为第一批学生。课程为期三个月。学生的年龄和学习能力各不相同,其中有些来自中学,有些像我一样来自学院,其他都是20多岁的年轻工人。我考试及格,获颁文凭。我觉得学日文比学华文容易得多,因为它没有四声。但是在变音和文法方面,日文显得更加复杂。

日文班毕业典礼在皇历26O2年(1942年)8月2日星期天举行。日本皇历是由日本传说中的第一个朝代建立时算起的。日本人也把所有的时钟拨快一个半小时,改为东京时间。我们朝东京日本皇宫的方向深深鞠躬,并唱日本国歌《君之代》。’

1、‘在前往勿拉士巴沙路途中偶然看到这血淋淋的一幕。于是我决定学习华文,希望有一天识了字,能看懂这类告示。’除非说日本人规定了看不懂告示会被杀头,要不然,单纯为了看懂告示而学习华文字的说法很不靠谱。准确的说,李光耀是要学习日文汉字,不是华文字。此外,这一个说法也在有意无意之间篡改了原本的,李光耀是为了捞取华人选票才去学习福建话,和华文华语的这一段史实。

2、‘学习华文总比学习日文好,华文至少是我自己的语文,而不是令人憎恨的征服者的语文。’这一句别有用心的话听来十分刺耳,英文何尝不是外来的征服者语言?又何以不令李光耀憎恨?如果李光耀真的相信‘华文至少是我自己的语文’,那又何来会把百年老号的新加坡传统华文教育体系,连根拔起,彻底消灭?

3、因为学习华文有种种困难,所以我对日文的抗拒心理,逐月减少;这是什么逻辑?学习华文面对困难会减少对日文的抗拒?那是什么样的必然关系?其实,这只是要制造一种先学华文后学日文的假象,以模糊在学习语文上的功利而非文化意图。事实上,李光耀也是为了政治利益才去学习‘我自己的语文’华文。

4、李光耀在日本人占领了新加坡刚不久,为了功利欣然成为学习日文的第一批学生。三个月的课程之后,在毕业典礼上‘朝东京日本皇宫的方向深深鞠躬,并唱日本国歌《君之代》’。李光耀从唱天佑吾皇到改唱君之代,是政治效忠的彻底转向,做来全然不费功夫,很典型的机会主义心态。在日本主人的心目中,拿日语文凭,向天皇深鞠躬,唱日本国歌,是一种可嘉可奖的一等良民表现。

5、李光耀只花了3个月时间就掌握了日文,但是,何以学习华文如此多年,还无法用流利华文回答中国记者的华文提问?或许,这只是或许,李光耀的华文学习只是一场永不落幕的政治演出?以掩饰李光耀塑造了新加坡华人丢失民族文化意识的社会现实。

6、或许是借鉴昭南岛的记忆,多年前,李光耀也同样把新加坡原本的时间拨前半个小时,以配合西马向东马统一时间的调整。因此,当下的新加坡时间是和格林威治标准时间有所差异。

7、邱新民《昭南时代史话》教育章记录了一宗历史:‘日军大检大屠杀时日,凡遇不懂华文华语的侨生华人或巴巴华人,问他们的姓名,如答不出,令他们用笔写,写不出,就要被刮耳光或饱老拳,被斥说道“既是华人,为什么不懂华文,这还可以原谅,不懂华语,真的忘本,该打”!’有了这该打的教训,也促使一些华人,尤其是不懂,也不会写自己的华文名字的华人去学习‘我自己的语文’。

总的来说,细心的阅读回忆录,还是可以从历史背景的大方向去旁推横敲,体会出李光耀因故隐去的一些足以令人惊叹的内情。这些露馅应该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欲盖弥彰的尴尬。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