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与黄望青和大西觉少佐

12/07/14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昭南岛时代大西觉少佐是日本宪兵特别警务队的队长。从战后战犯审讯被判无期徒刑的结果来看,大西觉在日治时代必然是犯了了丧尽天良的滔天大罪。

李光耀和大西觉少佐有什么关系?除当事人之外,外人无所知悉。坊间唯一知道的是,李光耀接受检证的惹兰勿刹区维多利亚学校站,是由大西觉指挥的大西分队执行。

李光耀回忆录:‘日本兵挥手要我同一群华族青年站在一起。我本能地觉得不对劲,于是要求日本兵准许我回到估俚间收拾我留在忠祜房间里的东西。日本兵答应了。我回到忠祜的小房间,又躲了一天半,才试着从同一个检查站出去。这一次,我竟莫名其妙地平安通过了检查站。日本兵在我左手臂和上衣前面,用胶印盖上一个“检”宇,意思是检查过,可以出去了。我和忠祜一起回家’。

李光耀可以从戒备森严的杀人场来去自如的说法脱离现实。坊间认为,李光耀是被日本人带走,接受大西分队的审查,隔天,才被带回维多利亚学校,之后,‘我竟莫名其妙地平安通过了检查站’。

日本人为何会对李光耀另眼相待?个中原因可以从一些已知历史一探究竟。

按史料,日本人在入侵新加坡之前已经收集了名单资料。这其中应该包括来福士学院学生,因为日本人需要通晓英文的本地人士,处理本地人更为熟悉的事务。

另外,根据一本高级日本将领的回忆录,日军占领新加坡之后的首要工作之一是搜集英殖民政府的官方档案资料,尤其是涉及内部治安的机密记录。而聘用本地英校生,应该就是用于分析与整理这些英文书写的资料。

李光耀是1939年剑桥文凭考试的最佳考生,理应是日本人的首选本地英校生,所以受到日本人的关爱和器重,是一件可以用常理去理解的事情。

从李光耀的检证经过,尤其是无缘无故的离开现场,之后,平安的回家,加以李光耀成为第一批的日本语文毕业生的整个过程来看,一个合理的推论是,日本人早已为李光耀量身订造了在昭南岛的谍报翻译仕途。

李光耀公开说明的工作单位是陆军报道部。报道部除了处理国际通讯社的新闻之外,也从事李光耀不提的谍报工作,事实上,其部内就有一个西方情报组。在互通和共享情报的情况下,日本宪兵和报道部必然会有紧密的合作关系,因此,李光耀的工作,即使和大西觉和黄望青没有直接,也应该会有间接的联系。

日本宪兵特别警务队总部是设在欧思礼坡,和报道部所处的国泰大厦只是一箭之遥。特警队有四个小组,行政,法务,情报收集,逮捕与调查。早期有53名人员,包括四名军官,49名军士,通译员和探员,后来发展到71人。大西觉的主要任务是追捕马共和抗日分子。林谋盛就是被莱特认出而被捕,最终死在大西觉的手上。

根据黄大礼《血碑补遗》:大西觉先是逮捕了马共领袖莱特,通过变节的莱特又逮捕了抗日的马共黄望青。黄望青在1942年4月被捕,一年后获释,在日本宪兵部擔任分析和翻译破获的共产党文件,也执行对其他被捕华人进行审讯的工作,另外,亦担任一间由大西宪兵队开办的大西洋行的主持。此时的黄望青‘身穿军服,手按军刀,一派威风凛凛的样子。’黄望青亦被指派到苏门答腊侦查,及从事其他的情报工作。对此,华社闻人黄奕欢的一篇传记中,明文提及在逃难期间,曾被来自新加坡的汉奸跟踪之事。

日治时代,李光耀和黄望青都是从事侵犯新加坡本土利益的工作。往后,李光耀重用一个品德道义有问题的黄望青,说明了两人之间有着很不一般的暧昧利害关系。

1959年,李光耀当政,让黄望青古木逢春,由此展开了另一个更具风采的人生际遇。

战后,1946年,黄望青先后在工厂,船务贸易公司任职。1957年创立集诚主营船务和土产进口。李光耀掌权之后,黄望青开始平步青云,飞黄腾达;参与新加坡经济发展,出任政府轻业咨询委员会主席及其他委员和顾问职务。1961年出任渣打银行华人业务买办。1965年获选新加坡中华总商会董事,担任星洲船务公会主席。

除了华人商界之外,黄望青也涉足华人教育机构,先后出任南洋大学理事会董事,义安学院理事长,东南亚研究院常务理事。民间的一些华人社团组织,比如南洋学会,也纷纷邀请黄望青成为名誉主席与顾问。

1973年6月黄望青受委为驻日本特命全权大使,连任三届共7年3个月,直到1980年9月为止。另外,1978年11月,受命兼任驻韩国特命全权大使。从日本离任后,1981到1984年,为新加坡广播局主席,历时三年。

黄望青是李光耀在华社代理人的事实,不言而喻。以南洋大学为例子;李光耀安排了关世强去规范南洋大学的外在生存空间,安插了卢曜为大学副校长实际控制大学运作的机制,而黄望青进人大学理事会,除了监督之外,也是为了传达旨意。

李光耀奉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那么,黄望青是以什么代价换取如此丰盛的午餐?坊间的未经证实说法是,瞎猫碰上死耗子;黄望青正巧知道李光耀有所忌讳的陈年往事。这些不能公开的隐秘,应该是藏匿在日本历史档案馆之中,或许,这就是为何黄望青会出使日本,并且竟然长达7年之久的主要原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多了解黄望青和大西觉,尤其是日本宪兵的非人道手段,有助明白李光耀是为何与如何的残酷凌辱政治对抗者。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