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认识新加坡经济体系

24/10/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经济是一个怎么样的体系?众说纷纭颇有瞎子摸象各说各话的情况。有关新加坡的著作与文献里,有着多种性质不一而且相互对立的标签,代表了形形式式的经济体系。

新加坡学派认为新加坡是典型的自由市场经济,在传统上是一个免税的自由贸易口岸。这一种新加坡学派观点受到多种说法各异的理论所争议。非新加坡学派一般上认为新加坡政府有干预市场经济的惯性。所以新加坡具有规划经济体系的特色。

新加坡政府的干预策略是高明的,一般上避免直接的市场干预,而是通过对经济三大因素:土地,劳力与资本进行间接的政策规范,从而达至政府所预定的经济目的。例如通过国家薪金委员会指导劳动市场价格,就是利用高工资策略来淘汰劳工密集生产方式,以推动新加坡第二工业革命。

在自由市场经济与规划经济的两极化范畴之内,各别的学者利用不同的理论来分析新加坡政治与经济,从而又给于新加坡其他多样式的类型:民主政治体制,独裁政治体制,不自由民主政治体制,企业协商体制,官僚领导经济体制等等。

这些不一而足的特色标签,充其量也只是新加坡多元经济特性里的某些特殊习性,而并非具体的特性。例如,新加坡学派就坦言:新加坡的自由市场经济会受到政府的适当干预。换言之,新加坡既有自由经济主义的信仰,也有规划经济的实践。

众多学者中包括两名美囯经济大师弗里德曼与加尔布雷斯,就分别指出新加坡经济体系两种特性中的各一种。简言之,这两名学者都对了一半,又错了一半,因为新加坡真实的经济体系具有双元性。

新加坡经济体系里的双元性是指:新加坡主流经済也就是国际经济,是在自由市场经济体内运作,因为人民行动党没有财务能力与政治雄心,去试图控制世界资本体系在新加坡的作业。

相反的,人民行动党对新加坡次流经济,也就是本土经济体系却进行严格的规划:政府以廉价强购私有土地,规划工人工资,与强占-本土资本主要来源-公积金的经济产权。新加坡政府的这些经济行为,在实质上,就是政府占用民间资源,是一种典型的共产经济作业。

新加坡虽然有明显的双元性:新加坡主流经济里有市场的自由运作,而在次流经济里却也普遍的存在着政府的积极干预。但是,却鲜有学者对症下药,从各别的体制内进以探讨,所以其分析结果往往就是对了一半又错了一半。

在认识新加坡经济体系上的偏差,也是因为技术上的失误。这是因为即有的理论都不能具体,又全面性的反映新加坡政经制度的特殊性。换言之,判断新加坡政经体制特性,是不能把现成的理论套入新加坡的特殊环境。乱套的结果就是失去了准绳,从而出现认知上的偏差。

因此,研究新加坡的政经体制,要先分析并了解,新加坡经济作业里的的真实政治过程。因为要解读新加坡经济现象不能单靠官方文献,而是要清楚了解经济交易过程中,资源是如何重新分配。简言之,是谁得到利益,又是谁支付了这些利益的成本。

从惯例来看,新加坡政府永远都不会分发免费午餐,所以一旦出现人民可认不劳而获的反常现象时,就必须更了解这一种政策的潜在成本。例如,政府在提高消费税之前,却又先付出回扣补贴。这种声东击西的政治行为无非是,试图以少少的旧羊毛来换取多多的新羊毛。羊毛出在羊身上,精明政府当然是只会做有利可图的生意。

显然的,任何学者如不熟悉新加坡的政治文化,与人民行动党的政治思想意识型态,是很难正确的分析新加坡的真实经济现象。由此可见,要认识新加坡经济体系,学者的分析理论有必要针对新加坡经济的双元性,更不可以忽略或者低估人民行动党的政治目的。

部分外国学者,往往都是从第二甚至于第三手的新加坡学派文献中翻抄。坊间所见的有关新加坡政治与经济体系的中文著作之中,有大部份就是以讹传讹。作者从文字叙述的表面现象来凭空臆测;用想当然兒的作业方式来认知新加坡,往往会出现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严重错误。

新加坡学派理应熟悉新加坡的政治文化,可惜的是,这一学派自我约束不愿意从政治角度,来探讨新加坡的政治与经济课题,从而错失了正确认知新加坡经济体系的特性。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经济_econo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