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看李光耀的日军大检证记述

05/07/14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回忆录是个人主观记述,可以天马行空的自由创作,但是,一本有历史地位的名人传记对相关历史的记述,却是不能背离时代的客观现实,因为这会误导读者对历史的正确认知。因此,不妨从这一个角度,看看李光耀的日军大检证记述,和其他历史见证人之间有什么的不同。再不妨追问一下,为何会有如此的不同。

李光耀回忆录如是说:

‘日本兵离开我家之后不久,便传来消息说,日本人要所有华人到惹兰勿刹运动场集中,接受检证。我看到李绍茂和他的家人离开,认为自己也跟着去方为上策。如果我随后被日本宪兵发现留在屋子里,一定会受到惩罚。于是,我和忠祜一起到惹兰勿刹运动场去。碰巧忠祜跟其他人力车夫同住的“估俚间”①就在铁丝网围篱之内。几万户人家挤在这一小片天地里,所有出口都有宪兵站岗。

我在忠祜的小房间里度过一晚,便决定到出口处,接受检证后出去,可是值勤的日本兵挥手要我同一群华族青年站在一起。我本能地觉得不对劲,于是要求日本兵准许我回到估俚间收拾我留在忠祜房间里的东西。日本兵答应了。我回到忠祜的小房间,又躲了一天半,才试着从同一个检查站出去。这一次,我竟莫名其妙地平安通过了检查站。日本兵在我左手臂和上衣前面,用胶印盖上一个“检”宇,意思是检查过,可以出去了。我和忠祜一起回家,不禁松了一口气。我是有理由感到宽慰的。’

根据有关文献,尤其是经历惹兰勿刹检证过程的见证者的回忆,重新构建当年事发现场的一些情况究竟。

1942年2月15日,新加坡易名昭南岛,日军随即进行部署大肃清行动,下达命令集中所有华人不论男女老少接受检查,凡属不良分子,抗日分子,公务员等一概处死。大屠杀计划原本定在2月23日完成,之后,为了彻底清算而延展到3月3日。

这是一个歼灭抗日力量的军事行动,有其规定的执行指令与步骤,由军事最高指挥下令,东南西北四军区监督,由警备团和宪兵队共同执行。惹兰勿刹区的集中点是维多利亚学校,检查由大西觉少佐指挥的大西分队执行。

按指令全体男女老少华人在限期之内,自备数日干粮到个别的指定点自动集中。除非早已躲藏到郊外的森林中,留在市内的平民不得不去集中检证,因为带着刺刀的日本宪兵进人每栋房子检查,匿藏者被搜出来是必死无疑,所以无处可躲。

集中地由铁丝网隔离,出入口有重兵守关,平民有进无出,众人蹲坐地上静待候检。稍后,老人妇孺被释放回家,青壮男子留下接受检查。

候检的个别人士依序前往检查台前站立,负责的日军依清单名册捉人,汉奸也从旁协助指认。另有多名宪兵在场戒备,还有三名军官一同执行监督。受检证者只有两种下场,一是,通过检证,衣物上盖个捡印记后释放回家,另一个是通不过检证,继续拘留在集中地,之后由大卡车运到海边集体枪杀。别无第三的离队选择。

从战后的战犯审讯过程中,由惹兰勿刹区生还者的供证,可以知道惹兰勿刹区有数千人受检,过千人被杀害。

第一供证者指出,一起被载到海边枪杀的共有11卡车约600多人,自己是枪下余生。第二生还者,是在22日到惹兰勿刹集中,次日妻女获释回家,和其他共20卡车的华人被载到海边枪杀,本人身受重伤躲藏从林中获救。第三生还者与其他120人被载到海边,当时海岸上已经堆积很多死尸,众人绑成一串,被令步入海中,日军在背后开机关枪射击,证人挣脱绳缚,潜入海中逃过一劫。另有一人亦是潜水逃生。第四生还者是被汉奸指认为抗日分子,由于天色已晚囚禁在维多利亚学校教室,次日清晨,室内70多人被载到海边枪杀,4人未射中要害,过后挣脱绳缚逃出生天。

1、李光耀有惊无险的轻松过关,和其他检证者的地狱般经历是天渊之别。这不是谁幸运或者谁不幸运的问题,而是,日本人是否对李光耀另眼相待?何以如此?

2、日本宪兵让没有通过检证的李光耀离队回去拿东西的行为,是触犯了军令如山格杀勿论的现实,既便负责检证站的一众官兵同意让李光耀离开,一个没有盖上捡印记的李光耀要如何走出重兵驻守的维多利亚学校关卡?无法使用语言沟通的李光耀单凭指手画脚,就可以让日本兵明了并且同意让他离队?这一说法有违常识。

3、按李光耀的叙述,离队之后的第二天再回去检证,这回‘我竟莫名其妙地平安通过了检查站。’其实,一个没有盖上捡印记的李光耀,竟然可以侥幸的从估俚间回到维多利亚学校检查站,才是真正莫名其妙的事情;一个常理无法解释的奇迹。

4、坊间的解读是,李光耀在检查站被带去会见大西觉少佐,到了第二天又被带回维多利亚学校检查站,依照检证规定盖上捡印记才离开。必然的,也只有在日本人的帮助下,李光耀才可能在人群中找到失散的园丁,然后‘我和忠祜一起回家’。

5、日本人有必要物色本地人以协助统治昭南岛。李光耀这类皇家华人的西洋气息和日本人的东洋气息之间有共通的洋气,是日本人可以接受的另类华人。换言之,没有民族意识的洋化华人是日本人优先选择的合作伙伴。

6、李光耀和大西觉少佐有没有见面,谈论些什么?在没有档案为证情况下,这种推测是无稽之谈,不能当真。不过,读回忆录的时候不妨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想想猜猜,亦是无碍。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