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叶德民 五一三学生运动60周年

29/06/14

作者/来源:叶德民 http://www.nandazhan.com

五一三学生运动60周年

  新加坡人权组织 Function 8 与 Maruah 於5月13日主办“五一三”学生运动60周年的纪念会,笔者有幸参与其盛,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会场接待处摆放着近十余年来出版的历史书籍义卖,与会者都乐於捐献买书。再往里走是讲台的背景白色屏幕,书写“五一三学生运动60周年”的红色主题闪耀眼前,环绕整个大礼堂全都爆满,筵开78席,来自各方的老友握手叙旧,盛况空前!

  Function 8 与 Maruah 的成员都是受英文教育的年青一辈,都是扞卫基本人权的热情工作者。他们从历史中认识到半个多世纪前华校学生为了维护自身的权益,敢於抗争那段可歌可泣的学潮,以及那一代为争取民族自治和独立而付出重大代价和牺牲的前辈。这批受英文教育的人权工作者认为,应该纪念和学习半个多世纪前为人权而奋斗的历史经验,同时鼓励今天新加坡年青一代敢於对不合理的体制说“不”。Function 8 与 Maruah 以聚餐的形式来纪念五一三学潮,并对为新加坡付出的老一辈致以最崇高敬意!

  五一三学运领导者之一的林福坤上台讲述当年学潮的整个过程及其前因後果,接着傅树介医生上台讲述半个多世纪前的工运和学运。当年工人和学生为了反抗殖民地当局和扞卫基本人权,才发生工潮和学潮。傅医生引用覃炳鑫博士证实政治部介於1954年至1955年的报告,披露了马来亚共产党并未鼓动5.13学潮以及福利工潮,可是今天新加坡当局却诬蔑学生和工人的正当抗争是马共躲在幕後煽动和策划。

  会场播放当年警察暴力对付学生的相片,接着放映由年青学生扮演60年前学潮期间学生的生活情景,唯妙唯肖引起共鸣,特别是白发苍苍当年参与者的无限感慨!歌咏队献唱五一三纪念歌、同学们的队伍无比坚强、歌唱马来亚、……最後全体高歌一曲团结就是力量结束纪念会,全场激情昂扬,久久回荡,依依不舍!

  不知是巧合还是配合,5月13日“新马左翼历史独立研究员”陈剑在行动党政府的媒体联合早报撰文“五一三学运的历史意义”,指出“学运的成功组织、营运和达至斗争的目标,离不开一个高效和严密的组织……这个组织便是马共在紧急法令颁布後为新加坡的持续斗争而组织的星洲人民抗英同盟会”,并指出五一三学潮主要的领导人是“黄明强”、“詹忠谦”和“谢某”。更进一步指出“五一三学运不仅是一个马共主导、由学生抗英同盟执行的学生运动,它实际上是新加坡人民抗英反殖运动的重要环节”。陈剑这篇文章的要害就是没有任何的实质证据,就断言五一三学潮是完全由马共策动、组织和指导的。也许是通过对“谢某”的访谈而达致如此的结论吧!

  5月24日联合早报又有一篇文章“对五一三学运的历史反思”,全面赞同陈剑的断言和结论,前呼後应好不热闹!也完全吻合傅树介医生在纪念大会上所说“今天新加坡当局却诬蔑学生和工人的正当抗争是马共躲在幕後煽动和策划”。

  笔者引述五一三学潮的领导者之一林金泉(贺金)的著作《巨浪》,指出“五一三学潮是学生迫於形势自发性地发展起来的,前马共学委个别单位的地下组织远远落後於形势,地下组织必需要赶上形势积极参与”。林金泉的特性是敢於直言,笔者相信傅树介医生引用覃炳鑫博士的实质证据,以及林金泉直言指出当时的实况,还有林清如先生两年前在“山岗情怀、历史回音”的座谈会上解答听众提问时指出:“……是5.13当天在皇家山那几百根警棍打在学生头上给大家打醒,群众运动就是这样发起……”

2014年5月26日首版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