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陈剑 五一三学生运动60周年

29/06/14

作者/来源:陈剑 联合早报言论版 2014年05月13日

五一三学运的历史意义

1954年5月13日,新加坡发生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学生运动。今天,五一三学运已经进入60周年,从历史的角度,我们重新对这一学运的历史进行评估和反思,是一件刻不容缓的要事。

60年前的今天,全星(当时称为星加坡)约千名来自各华校的中学生聚集一起,前往俗称皇家山(福康宁山)旁的总督府(现在的总统府)向英殖民政府任命的星加坡总督作和平请愿,向他提呈“要求学生免役请愿书”。原由是因殖民政府在星颁布了服役法令,要立即进行征召适龄(17岁及以上)青年入伍,接受军事培训,然后派往服役地点,为英殖民政府服役三年。

时值紧急法令已经生效近六年,英军在马来半岛正抄剿马共游击队,并逐步加大征召当地青年入役,实行以当地人对付当地人的离间政治策略,不仅制造和扩大种族间(特别是华巫之间)的矛盾,更进一步试图制造和扩大华人之间的矛盾。其时,华人社会因意识形态的割裂,有亲共产党与亲国民党华人的分裂,英殖民政府也培植了右翼的马华公会,以强化右翼华人的力量。

服役法令的目的十分清晰,就是以培训后的华人青年,作为剿共的工具,以减少英军的兵源损失。1952年,槟城人民抗英同盟会便发表声明,严厉谴责这一法令的提出和执行。

在星加坡,五一三和平请愿最终遭遇全面镇压,殖民当局以镇暴队殴打、驱赶请愿队伍、造成数十名学生被打伤致头破血流、48名学生当场被捕。对英殖民政府的打压学生,社会一片哗然,各方纷表关注并进行斡旋。历经五二二中正总校大集中、六二华中大集中等斗争及各方努力斡旋后,反服役学运终于取得成功,极大程度地粉碎了英殖民政府的分而治之、种族离间、族群离间的目的和举措。

首先,这学运的成功组织、营运和达至斗争的目标,离不开一个高效和严密的组织;其二是这个组织的领导者具有崇高的理想和顽强的斗志;再者是整个进程在不断变化的情势中能够把持住斗争的方向、采取灵活的应变斗争策略和方法,完成斗争的目标。这个组织便是马共在紧急法令颁布后,为星加坡的持续斗争而组织的星洲人民抗英同盟会(简称抗盟)。

具体领导学运进行斗争的是马共地下学运委员会(简称学委),学委主要负责人为黄明强,五一三学运具体负责人则是外号叫高佬林的詹忠谦,在校的主要负责人则以华中的谢姓同学为中心,组成一个称为“行动委员会”的七人领导小组。这七人小组成员来自华中、中正、南洋女中、中华女中与南侨女中,基本上都是抗盟的活跃分子,有的已经是积极党员,其中数名后来都转入地下,最终分别在不同时期辗转上队,参加到武装前线的战斗中去。

这七人小组是真正五一三行动的领导小组,有别于后来五一三请愿后的华中、中正分别秘密成立的八人缓役小组,以及由中华总商会斡旋后成立的由全星八间中学选出55人组成的“全星华文中学生请求学生免役代表团”(简称“免役代表团”)。这些后来成立的各委员会都是因势利导因应于形势而分别成立的。

对于五一三学运,不论是左的、还是右的,都必须承认它是新马人民反帝反殖斗争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具有历史意义,只是对它的性质定位、历史作用和历史意义有不同的解读和评估。笔者简略地就五一三学运对新加坡反殖建国所起的作用提出以下的解读和评估,从而肯定它的历史定位和特殊意义:

一、五一三学运不仅是一个马共主导、由学生抗英同盟执行的学生运动,它实际上是新加坡人民抗英反殖运动的重要环节。五一三学运是自紧急法令颁布以来,第一次人民抗争的重大政治突破。它不仅鼓舞了人民的反殖士气,也引导、激发和拓展了此后一系列新加坡争取民族民主独立的抗争。

二、在五人相聚便触犯紧急法令聚会条例下,抗盟的秘密运作突破了这个紧箍咒,不顾且敢于面对可能遭遇的严酷镇压,完善组织起全星华校学生进行请愿行动以及后来的大集中。这不仅是组织者具有极高的胆识和智慧的表现,也是同学们敢于斗争、敢于胜利、坚定和勇敢的表现。这是在一个理想的指引下,甘冒轻则被开除学籍、或被驱逐出境,失去学习的机会;重则遭遇殴打、坐牢、甚或被枪击、牺牲生命的危险,奋不顾身、勇于牺牲的行为。

三、五一三学运不仅影响全马(其时新马仍然是一家,全称马来亚)学生的反帝反殖运动,继后的中学联的成立、以及一系列的学运,直接引导了1957年起北自槟城钟灵中学、南至宽柔中学的全马反改制、维护华教大罢课行动,同时它成为此后新马学运学习与实践的楷模。

四、五一三学运的成功引导了当时的左翼力量以及当时的反殖小资产阶级参与到整个反殖斗争中来。五一三学运促成了左翼与留学归来的一批费边社会主义者包括李光耀、吴庆瑞等人的合作。可以说,五一三学运造就了费边社会主义者的政治资本和群众基础。特别是李光耀当时敢于为学生请命、为学生的正义行动辩护,为他打开了参与左翼运动的大门,他因而成为众多左翼团体的法律代言人、法律顾问,不仅为他创造了群众基础,还顺利地达成与左翼的统一战线,成立了人民行动党,开展了汹涌澎湃的群众运动,继而动摇了英殖民政权的根基。这是五一三学运取得的最大政治效益。

五、五一三学运的积极分子后来几乎都成为新加坡政治运动的中坚分子,五一三造就了大批的左翼干部,后来大都成为新加坡政运、工运、农运、学运、妇运、文运等的领导人和活跃积极分子,这包括人民行动党政府早期执政时的一些部长、政务部长及次长和许多积极干部。他们为新加坡的反殖建国作出了牺牲、付出了青春和幸福的代价,他们是真正建国的一代。

作者为新马左翼历史独立研究员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