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事不关己不劳心

28/06/14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从回忆录不难发现,李光耀在日本人入侵前后的观感与经历,是和一般其他新加坡人民有所不同。因此,不妨比较一下,当其他新加坡人民为保卫马来亚领土断头颅洒热血之际,李光耀是如何事不关己不劳心的看待存亡已经危在旦夕的马来亚。

马来亚的备战活动:

在马来亚战事爆发之前,因欧战而设立的伦敦特别行动部署处,有意也设立一个东南亚组。这个小组在1942年1月改称为136部队,总部设在印度,而其中的马来亚地区组的总部则是在哥伦坡。

特别行动部署处在1941年中展开一项称为东方任务的计划,在新加坡成立101特别训练学校,训练特工人员在马来亚和新加坡从事秘密活动。整个组织约有150人,受训人员来自东南亚各地,其中包括马共成员。训练项目有使用小型武器,炸药,通讯设备,驾驶各类船只等军事技术。训练学校在1942年2月,马来亚沦陷前夕解散,学员被分配到不同的战区活动。

1941年12月8日,日军进攻马来亚半岛北部,英军节节败退向南撤走。

12月18日,英军与马共在新加坡达成联合抗日协定。马共选派了来自各州的165名成员,分批到新加坡接受英国人的武装培训,之后分配到不同地区进行抗日活动。在往后3年的日子里,这些抗日部队与潜返马来亚的136部队成员并肩作战。

12月28日,英总督邀请华社领袖动员华人抗日,成立星洲华侨抗敌动员总会。除了组织保卫团,劳工服务部,也成了文工团。许多华人青年,尤其是华校生响应号召,加入抗日备战的保家卫国活动。

1942年2月1日,成立星华义勇军团,报名人数3000多人,报到的有1250人,主要是华校生。由于英军不发枪械,义勇军成员只有徒手操练。到了日英军退守新加坡之际,才发给旧式步枪和单响猎枪。

2月3日,日军飞机投弹击中丹绒巴葛货仓,正在受训的义勇军奉命前往抢救,过程中,日机再次投弹,造成3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2月4日,受过仅三天训练的义勇军被派往前线,协助英军进行防御战。

裕廊18英里前线:2月4日,英军指挥官命令义勇军第一连约150人前往裕廊18英里的前线,与在柔佛海峡对岸蠢蠢欲动的日军对峙。5日深夜,成功击退试图登陆的日军,6日晚上,再次击退日军,7日,英军已经意识到当晚或者8日上午日军将会大举进攻,8日下午7点半左右,日军在重火器的掩护下试图登陆,再次被击退。是日深夜3点多,日军以飞机空投照明弹,集中火力扫射防守据点,战斗一直持续到黎明,60多人丧生,多是被军机的机关枪扫射中弹身亡。过后,由于比邻的印度军投降,此条战线全面败退。9日早晨9点半忡,日军已经登陆裕廊。

林厝港19英里前线:2月5日,义勇军第二连约150人奉命前往协助澳洲军队,负责警戒与巡逻。日军以大炮和飞机低空扫射这一陈地。6日夜间,日军试图以橡皮艇登陆,被防卫部队击退。7日,日军再次以橡皮艇强行登陆,战斗持续到天黑之后,日军以照明弹指示大炮轰炸各处守军据点,8日黎明时分,日军发动登陆战,海空两路进攻林厝港,约一小时激战,日军攻破澳军防线,登陆林厝港。澳军多人被俘,义勇军亦伤亡惨重,二连第三排20人除排长外全部牺牲。

巴西班让13英里海岸线:2月5日,义勇军第三连在海滩布防,建筑海岸防御物。第四连第一排亦在此协助。日军利用投降的印度兵为向导,以大炮发动对巴西班让的进攻,加上日军机的低空扫射,陈地被重重包围,军火补给无法到达,义勇军有所伤亡。

武吉知马7英里前线:英军为了迎战南下的日军,把撤出巴西班让的义勇军第三连,和原本防守后港的义勇军第四连,调往武吉知马战场。在此浴血战役中义勇军伤亡惨重。到了2月9日,英军的守卫线已经是摇摇欲坠。

在日军入侵新加坡的战役中,丹绒巴葛的英国货仓不断受到日军的空袭,正在受训的义勇军第五,第六,第七连都奉命进行抢救,在这战火不断的过程中死伤了70多名义勇军队员。

2月13日,英国人意识到大势已去,把义勇军召回在市区金炎律的总部,随即解散成立了仅13天的星华义勇军。指挥林谋盛被安排到印度组建136部队,稍后,得到重庆国民党政府的人力帮助,组织了一队生力军,1943年5月潜返马来亚抗日。

过后,在大肃清的过程中,不少义勇军成员被汉奸出卖,最终还是死在日本人的手上。光复后,有幸生存的抗日成员,则被看成是共产党与亲共分子而再次受到清算。

李光耀回忆录如是说:

‘我跟我的同学一样,认为英国无论如何是不会被征服的。作为学生,我们心里所想的不是关于战争的问题,而是想着在新加坡如果有人到日本商店光顾,那些抵制日货的华族爱国分子可能会把他的耳朵割掉。

1941年12月1日,马来亚武装部队实行总动员。我和同学们却依然一点也不惊慌。我们把这一切当作战备的一部分。

1941年12月8日凌晨四点,我在古鲁尼路莱佛士学院E座宿舍睡觉时,突然间被炸弹的爆炸声惊醒。战争终于开始了。莱佛士学院的学生都异常激动。那些内地来的学生,马上准备乘火车回家去。

1月31日上午,所有英国军队都从柔佛撤退到新加坡岛。新加坡攻防战开始了。就在日子越来越暗淡的时候,有几次我值完班跑去看电影,好让自己在看电影的两三个小时中暂时忘记一切,同时把渺茫的前途抛在脑后。

我所属的医疗服务分队,是在2月8日(我记得是这一天)上午执行最后一次任务。两天后,医疗辅助服务分队解散。起初我留在纳福路老家,后来由于炮声越来越近,我只好到直落古楼和家人住在一起。2月15日,日本军队已向市区节节挺进。不过,直落古楼地区却一片宁静。英国主人的大洋房和货仓遭洗劫,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1、李光耀不识华文应该无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以‘我跟我的同学一样,认为英国无论如何是不会被征服的’为借口,解释了对日本人入侵新加坡时,为何没有拿起枪杆子保家卫国。犹有甚者,李光耀并不关心战争的问题,却更在意购买日货会被割掉耳朵的惩罚;这种心态无视大是大非的问题。

2、从回忆录的描述来看,日军入侵新加坡前后的时段里,在殖民地文化环境下成长的李光耀没有表现出国家观念和国民意识,更遑论爱国精神。应该就因为是欠缺这种个人的民族文化认知,才会把抵制日货的民族爱国意识,讥笑为割掉耳朵的玩意。

3、响应星洲华侨抗战动员总会的号召,以及,加入星华义勇军的成员都主要是来自华校生,相反的‘莱佛士学院的学生都异常激动。那些内地来的学生,马上准备乘火车回家去。’

4、当‘新加坡攻防战开始了。就在日子越来越暗淡的时候,有几次我值完班跑去看电影,好让自己在看电影的两三个小时中暂时忘记一切,同时把渺茫的前途抛在脑后。’这就是一个事不关己不劳心的贴切写照。

回顾历史,新加坡人民应该清楚的认识到,当李光耀躲在电影院里逃避现实的时候,当莱佛士学院学生乘火车回家去的时候,在新加坡战场前线浴血抗敌的正是华校生。这凸显了,事不关己不劳心和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两种思维的强烈对比。

事实虽然如此,李光耀指控华校生效忠中国的言论还是屡见不鲜。显然的,李光耀的歪论是全面的扭曲了客观事实。华校生效忠马来亚是一件无可争辩的史实。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