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国风险惊动新加坡

27/06/14

作者/来源:杰里米 格兰特 英国《金融时报》
http://www.ftchinese.com

“有人说,一座渔村不可能成为金融巨擘,”新加坡商业区一块广告牌上的“老虎”(Tiger)牌啤酒广告写道。

这则洋溢着自豪之情的广告凸显出新加坡的剧变:半个世纪前,它起点卑微;半个世纪后的今天,这里的玻璃-钢铁结构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构成一幅壮观的天际线。

新加坡是全球影响力与日俱增的金融中心:它是亚洲的大宗商品融资中心和亚洲最大的外汇交易中心,还有调查显示,它有望在财富管理领域超过瑞士。

但近期在遥远的中国港口城市青岛发生的事件,应当促使新加坡放慢脚步。

中国官方对一家中国私企展开调查,该公司据称使用同一批铜库存为抵押品,获得多笔贷款。两份中国出版物近日称,中国几家银行向德正资源(Dezheng Resources)或其子公司放贷逾150亿元人民币(24亿美元)。记者无法联系到德正资源请其置评。

重复使用抵押品的做法在中国已延续多年,对大宗商品圈子的业内人士不是什么意外消息。但在有“红点”之称的新加坡,交易员们这次感到不安,原因是此事与新加坡也有干系。德正资源在新加坡有一家名为中骏资源(Zhong Jun Resources)的子公司,从事铜铝交易。中骏资源的办事处——距离那块老虎牌啤酒广告牌只有几分钟的步行路程——由新加坡公民陈基鸿执掌。据熟悉青岛事态的人表示,由于涉及在另一省份展开的另一项调查,陈基鸿数周前被中国当局拘留。

这起事件惊动了对中国有大宗商品直接敞口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认为,忧心忡忡的银行很可能“在更大范围调查”它们与中国的大宗商品融资交易。不过,调查也首次突显了新加坡和中国之间越来越强的金融联系,这种联系在短短几年前还不存在。陈基鸿是众多在新加坡成立交易子公司的中国商人之一。他们来到新加坡,为购买大宗商品寻求美元贷款,其成本低于中国国内可获得的美元融资。

5年前,新加坡只有几家这样的公司。如今,公司数量已经增至30家左右,宝钢(Baosteel)、申特钢铁(Prosperity Steel)和永钢集团(Yong Gang Group)的交易部门联峰国际(Lianfeng International)纷纷在此落户。

这种局面有利于新加坡作为大宗商品枢纽的崛起,也能够促进新加坡向其渴求的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发展——中国和东南亚迅速发展的商业联系正推动人民币的使用。今年3月份,矿商力拓(Rio Tinto)首次以人民币结算,向宝钢出售了一批铁矿石。

但上述趋势还表明,新加坡和中国之间越发紧密、潜在具有系统性的关系值得关注,特别是考虑到人们对中国影子银行业规模和性质的担忧挥之不去。正如一家总部位于亚洲的银行的现货大宗商品主管所说:“各国与中国的业务都在增加,但随之而来的是某种形式的中国风险。”

当然,对中国有风险敞口的不只是新加坡。了解在什么地方存在风险也很重要。总体来看,蜂拥而至新加坡的大宗商品交易巨擘——摩科瑞(Mercuria)、嘉能可(Glencore)、维多(Vitol)、托克(Trafigura)——对整体金融稳定的重要性不如全球银行。休斯顿大学(University of Houston)金融学教授克雷格•皮龙(Craig Pirrong)指出,大宗商品交易机构在贷款给客户时往往向银行购买付款保证险,这意味着信贷风险仍主要由银行承担。

新加坡的银行近来在计算它们通过大宗商品融资借给中国客户的资金规模。它们可能还得检查一下自己的衍生品账簿。许多中国公司活跃于掉期市场,对购入的大宗商品进行对冲。新加坡交易所(SGX)最近公布,其清算的铁矿石掉期合约数量创下历史新高。许多银行家担忧,在新加坡交易的中国公司大多数未在新加坡持有资产,因此如果交易违约,将无法追究责任。

这些都不代表监管失败;新加坡在亚洲是监管比较谨慎的金融中心之一。但对于“红点”来说,中国大宗商品融资的阴暗面仍然警示着未来可能暴露的问题。

本文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驻新加坡记者 译者/何黎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财务_financ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