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未来世界

23/02/06

作者: 未详 日期: 23-2-2006 来源: 科幻理论网 http://tech.163.com/06/0223/11/2AL4GQ9P00091NDM.html

访问新加坡,很惊奇的是,在那里,我看到了眼熟的东西 —好像都是福娃,比如,有的是从中国的豆腐变形来的大娃娃。还有一些,倒是与福娃不太一样,具有如若外星生命的形状,但孩子们同样欢呼且受启发。

这是新加坡创意产业峰会和“设计新加坡”活动上的展品。它们有新加坡公司的设计,也有西方公司的设计。除此之外,还有形状和内容都很奇特的衬衫、鞋子、电子产品和概念汽车。

这个活动吸引了大群的年轻人,不用组织,他们排着长队,自掏腰包买门票(每张250新币,约合人民币1250元)去观摩。同行的新华社记者说,这在中国绝难想像。

许多当地年轻人也亲身参与到了新加坡政府主办的设计大赛中,做一些新概念的房屋,使人如若置身未来。新加坡的一个目标是到2029年,要培养一流的设计人才。当然了,“设计新加坡”,这是一个宽泛的理念。

新加坡政府要在21世纪的前期,也就是相当于中国的“黄金机遇期”,把新加坡建成一个最具创意的世界中心,要把世界上最有创造力的人才,集中在这个花园城市,为他们提出和实现天马行空的想法提供条件,从而提升新加坡社会的整体质量。已有一些人来了,比如宝马的亚洲设计中心,比如卢卡斯的数码动画工作室,还有一些服装设计师、建筑师、IT专家等。

新加坡打出的口号是“再造未来”。据说,这是源于对中国印度崛起的担忧,它因此要寻找新的竞争力来源,要成为未来世界新理念、新潮流的发源地和辐射地,成为优秀产品的知识产权中心。

韩美林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讲到了福娃的设计过程,称因为各方要求太多,不能一一满足,所以一气做出五个,他用了一个词叫做“乱炖”。福娃很可爱,但使用的所有元素都是十分传统和现成的(有人批评说想像力实在不够),科技含量看上去也不太高(似乎不足以体现科技奥运的理念)。

但在新加坡的设计展览上,人们看到的却是,虽然各种新东西很多,但是,几乎每一样都是独特的、从没有见过的,而且是科技含量很高的,是未来导向的。比如,有一个“爱的故事”,设计大师用五颜六色的电脑三维语言讲述爱的不同阶段:爱在发展、爱在成长、爱开始恋爱,最后,才是爱的开始。原来,爱也可以这样做啊,而我们不少人觉得爱就是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抱福娃。新加坡人让学生了解宇宙,不是用纸印的天文图,而是用一个投影大屏幕,孩子站在屏幕前,往空中举举手就可以控制各大行星的移动。

未来世界的国家或会分成三种,分别是制造业大国、发现大国和设计大国。制造大国,是最基础的,人们毕竟要享用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产品,但在很多情况下它使用廉价工人就能做到。发现大国是十分厉害的,归根到底,要靠发现自然和社会的规律,才能改变人类的命运。比如,创立相对论和量子论,仅这两个东西,世界大变了。这需要超级人才,很贵。

设计大国更厉害,它是用最聪明、最不传统的头脑来做事情,因此会促使最重要发现的产生,并使发现的价值最大限度地表现出来,最后决定制造大国做出的东西能不能有市场卖点。购买设计人才,花多少钱都不够。因此,制造大国,实际上很有可能被发现大国和设计大国控制。没有发现,你不可能制造;没有设计,你制造出的产品只具有很低的附加值。

我看到,在新加坡一些地方,“设计” 的概念正在取代传统的“规划” 概念,这可能是领导未来世界的一种途径——世界是创造出来的而不是安排出来的,而谁先创造了它,谁就在主席台上拥有话语权。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