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会馆应成地方戏曲的支柱

21/03/07

作者: 区如柏 日期:21-3-2007 来源:联合早报 http://www.gxnews.com.cn/
staticpages/20070321/newgx4600ff67-1002817.shtml

今年2月11日,新加坡金鹰潮剧团演出最后一场戏而结束27年的演艺生涯,令人唏嘘嗟叹,也引起报章读者的各种反应。

记得几年前,新荣和兴潮剧团落幕时更加轰动,因为新荣和兴历史悠久,鼎盛时期它有戏馆 (团员宿舍和活动以及排练的场所) ,有剧团理发师,有人洗衣,有厨师煮饭,有巴士车,用菜瓮装钞票…最后还是无法支撑下去。

粤剧在20世纪20年代至70年代风光了半个世纪,许多省港红伶都来新加坡演戏,回去后挂着“南洋回”的招牌,身价倍增,演粤剧的梨春园的所在街道史密斯街也称为戏院街,后面的邓婆街称为戏院后街,转角处的丁加奴街称为戏院横街。

大华戏院所在的街道本来称为哇央街,旧称哇央街,马来文 “哇央”(wayang) 是戏院的意思,从街名可以联想这条街是以戏院而取名的,因为从前这条街除了大华戏院之外,还有演粤剧为主的庆维新和庆升平,再过去就有演潮剧的怡园和哲园。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老戏演完了,哇央街也不见了,改名为“余东璇街”。

到了上个世纪70年代,随着电视的崛起,人们生活的改变,思想意识的转型,地方戏曲的职业戏班抵挡不了这个大趋势,纷纷败阵下来,能够支撑下去的只有条件较好的专业团体 (如敦煌剧坊) ,以及附属于会馆的戏曲团体。

譬如冈州会馆乐剧部,它以会馆二楼为活动场所,有小舞台,颇宽敞的排练场所,有戏服、道具的存放处,有愿意为粤剧艺术而奉献的中坚分子,有支持粤剧活动的理事会,有演出的机会。该会馆每年会庆都举办粤剧演出,也经常组团到广州和祖籍家乡演出,在这种有利的条件带动之下,冈州的粤剧团能够生生不息,蓬勃发展。

同样的,东安会馆也具备排练场所,支持粤剧活动的理事会以及愿意为粤剧艺术作出奉献的中坚分子,该会馆的粤剧活动能够逆流而上,定期演出。

今天,娱乐消闲的形式越来越多,观众的欣赏水平越来越高,一场戏曲的演出除了讲究演员的演技之外,还要讲究演出场所、乐队、布景、道具、音响、灯光和戏服的配搭完美,这种演出经费不是职业戏班所能承担的。

每次举办大型演出,会馆都要资助演出经费,协助推销名誉券和门票,动员会馆的成员参与前台及后台工作,如果没有会馆的支持,地方戏曲是很难延续下去的。

从前,不少会馆兴办教育,上个世纪70年代之后,许多在会馆开办的学校陆续停办,为会员谋福利的创会宗旨也因人们生活的改善而负担不重。由此看来,推动文化工作是目前会馆的最实在的会务,能够在职业戏班没落之后,延续地方戏曲生命的希望也就在宗乡会馆了。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南洋华社_nychines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