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看新加坡华人社会

07/06/14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风雨独立路—李光耀回忆录》,第八章 战后谱恋曲:

‘不少本地人会说英语,了解英国文化,了解英国的政体;连没受过教育的人也对接触到的英国殖民制度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海峡土生华人”早就成了殖民地社会的一部分,对殖民地社会重新出现自然高兴万分。他们虽然保留了大部分的华族文化,不少人却已经不再讲自己原来的方言,只以巴巴马来语交谈。早期移民没把家眷从中国带来,娶了本地妇女为妻,他们是这些移民的后裔。多数海峡土生华人效忠于英国人,送子女到英校受教育,希望子女将来能在以英语作为行政语言的殖民地当专业人士和政府雇员。最忠心的加入了海峡侨生公会,人称“皇家华人”,公会的主要负责人受封为爵士。

但“皇家华人”只占华族人口十分之一左右,其余是新近到新加坡、说中国话的华人。他们说的不是英语,而是自己的方言,主要是闽南话、潮州话、广东话、客家话和海南话。他们的子女进华校,学华语。这些人跟英国当局绝少接触,过着自己的生活,到战后还是跟战前一样,没有融入新加坡社会。

他们的效忠对象是中国,不是英国。日本侵略中国之后,进入马来亚森林同日本人作战的正是他们,其中多数成了马来亚人民抗日军游击队员。马来亚人民抗日军是马来亚共产党的武装组织,他们盼望将来不但赶走日本人,也赶走英国人。日本在英军反攻之前突然投降,出现了权力真空,麻烦来了。

人民抗日军占领了马来亚内地一些小镇,下令当地人筑起拱门欢迎他们,把他们当作抗日战争的真正胜利者。他们在当地掌了权。幸好他们没在新加坡这样做,但也制造了大混乱。他们身穿形形色色的卡其布制服,头戴模仿中国八路军的布帽,在胜利的时刻显得飞扬跋扈,强行征用房地产。他们成立人民法庭,立即处置各族敌奸。在一次事件中,20名华族探员被逮捕,塞进猪笼等候审讯。

抗日军以商人过去跟敌人勾结为由,向他们勒索敲诈。许多显要人物被迫向人民抗日军大量捐献,以便赎罪。年轻的流氓利用抗日军的证件,在市区公开敲诈勒索曾经跟日本人打过交道的人。马来亚人民抗日军来势汹汹,加上私会党党徒借机声称他们也曾参与抗日,在这种情形下,英国部队根本无法恢复法律和秩序,局面一片混乱。幸好因交通不方便,大多数的马来亚人民抗日军局限于在马来亚活动。那是他们以前的活动地盘,所以他们在那里较能发挥影响力。’

1、从移民时序先后来看,新加坡华人社会有两类华人,其一,皇家华人,这是有马来土著血统的海峡土生华人,虽然保留了部分华族文化,却已经不再讲自己原来的方言,只以巴巴马来语交谈。他们会说英语,了解英国文化,了解英国的政体,效忠于英国人,送子女到英校受教育,希望在以英语作为行政语言的殖民地当专业人士和政府雇员。

其二,新近到新加坡的华人。他们说的不是英语,他们的子女进华校。这些人跟英国当局绝少接触,过着自己的生活,到战后还是跟战前一样,没有融入新加坡社会。他们的效忠对象是中国,不是英国。

2、李光耀从自身的经历描述皇家华人,所言属实,但是,对南洋华人社会的认识,却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李光耀错误的以为华人社会的处境是华人自己造成的结果,其实不然。南洋华人之所以‘跟英国当局绝少接触,过着自己的生活,没有融入新加坡社会’,那是因为南洋华人在制度上被英国人拒之门外。

导因是,由于官校不提供母语教学,所以华人宗亲会馆有必要办华人学校,自然而然的,华人子女是进华校,讲华语,再而,英国人在就业上歧视华人,所以造成了华人跟英国当局绝少接触。必然的,华人在备受排斥的外在环境下,只能够抱团取暖的生活在自己族群之间。简言之,华人社会属性是英国人的排他政策下的必然结果。李光耀把英国人的歧视错失,转嫁给做为受害者的华人头上,那是别有用心。

3、李光耀的南洋华人’效忠中国,日本侵略中国之后,进入马来亚森林同日本人作战的正是他们’,此种说词是严重扭曲了史实,意图阴险。

华人并非是‘日本侵略中国之后,进入马来亚森林’。历史是,华人是在日本人占领了包括新加坡在内的马来亚之后,为了保护自己的第二故乡,才毅然冒着生命的危险从事抗日活动。华人是为了马来亚领土而战,不是为了中国领土而战。

想想看,如果日本人没有侵占了马来亚,华人为何要进人马来亚森林?那是要同谁开战去?从马来亚隔空去和远在中国境内的日本人开战?

另一方面,在日治时期,许多原本效忠英国的皇家华人,却乐意的为日本人卖力,务实的换成了效忠日本天皇。比如,李光耀是替日本人收集抗日情报。

李光耀应该清楚知道,认同中华文化的美国华人,是美国人,不是中国人;效忠美国,不是中国。换言之,文化价值观的认同,不能等同政治上的认同。同一道理,新马华人在文化上认同中华价值观,在国家认同上效忠马来亚。华人效忠中国之说是政治抹黑,完全是一种栽赃诬陷的勾当。

4、‘他们盼望将来不但赶走日本人,也赶走英国人。日本在英军反攻之前突然投降,出现了权力真空,麻烦来了。’二战后的世界政治潮流是反殖民运动,所以新马华人在赶走日本人后,也要赶走英国人。美国人也在呼吁让殖民地独立。显然的,李光耀眷恋殖民主义的反常心态是与历史潮流背道而驰的。

历史上,马共在英国人重返马来亚之前,维持了社会的治安,过后,把马来亚的治理权和平的移交英国人。

5、‘他们身穿形形色色的卡其布制服,头戴模仿中国八路军的布帽,在胜利的时刻显得飞扬跋扈,强行征用房地产。他们成立人民法庭,立即处置各族敌奸。’按历史记载,由马共领导的抗日军是由英国人提供军事教官与武装配备,所以何来会有中国八路军布帽之说?李光耀罔顾历史事实,居心叵测。

那不是敌奸是汉奸。出卖民族同胞是滔天大罪,对丧尽天良的汉奸,人人得而诛之;铲除汉奸是替天行道。但是,李光耀却在字里行间流露出同情汉奸,谴责惩罚者的反常心态。这种感情思想是在根本上,颠覆了普世价值的人性善恶观。

6、‘年轻的流氓利用抗日军的证件…加上私会党党徒借机声称他们也曾参与抗日…。’在新加坡的任何时代里都有因种种的社会因素而沦落社会边缘的年轻人;他们就是李光耀所谓的流氓。流氓与私会党惹是生非在社会上是常见之事,然而,在新加坡主流的历史论述里,此类反社会行为却经常要归罪到共产党或者是华校生的头上。当然,这也是将政府治理社会问题不当的错失,嫁祸无辜第三方的恶劣行径。

7、‘幸好因交通不方便,大多数的马来亚人民抗日军局限于在马来亚活动。那是他们以前的活动地盘。’马共的地盘是马来亚。根据公开的历史记录,1950年,英国人瓦解了马共的新加坡地下组织,逃过一劫者陆续撤离,1963年的冷藏行动之后,新加坡地下党全部转移到印尼,在印共遭清算之后,部分留印人士潜返新加坡,但也旋即被捕。换言之,新加坡的马共活动在1963年之后不复存在。虽然如此,李光耀的共产党威胁论却依旧是50年不变,因为这是一顶屡试不爽的政治帽子,尤其是用来清算华文教育的知识分子。

这些叙述新加坡华人社会的文字,折射出李光耀对时局的理解与政治心态。这也解释了皇家华人的政治观;他们鄙视南洋华人的心态,是造成族群对峙的根本。此外,更可以明了李光耀政策思维, 为何要彻底消灭华人教育, 的大时代历史背景。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