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给历史加油添醋

31/05/14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光耀的著述往往都贯彻着一种特别的风格,那就是通过对事件的加油添醋,力图制造一些戏剧性的效果,从而给读者塑造一个李光耀所要灌输的政治印记。这类事件中,李光耀经常是以受害者的形象出现,当然,犯错的永远都是李光耀的对手。

举个例子,从《经济腾飞路》第二章:好男要当兵,一窥个中究竟。

‘应付马来西亚要重新控制新加坡的任何计划,最佳的威慑力量就是让它知道,哪怕它能制服新加坡的武装部队,它也得考虑是否有能力镇压善于使用武器和炸药的全体人民。除了采取不管家庭和种族背景,平等对待所有新兵的策略,使人民凝聚成一个团结的群体之外,我们也必须吸引和留住新加坡武装部队最高层一些最优秀的人员。

同马来西亚分家四个月后,1965年12月国会开会前,负责指挥马来西亚驻新加坡一支步兵旅的阿尔萨戈夫准将来见我,坚持要由他的电单车警卫队护送我到国会。阿尔萨戈夫准将是个阿拉伯裔穆斯林,身材魁梧肥胖,留八字须,出生于新加坡,加入了马来亚武装部队。我很惊讶,因为他表现得仿佛自己是新加坡军队的总司令,随时准备接管这个岛国。当时,新加坡步兵团第一营和第二营各有大约1000人,由马来西亚人指挥。他们把700 名马来西亚人安插在新加坡步兵团第一营和第二营,300 名新加坡士兵则被调走,分配到马来西亚各个部队。

我估量了一下形势,得到的结论是,东姑必定是要提醒我们和那些将会出席国会开幕式的外国使节们,新加坡仍然在马来西亚的掌握之中。如果我责骂阿尔萨戈夫准将放肆,他会向吉隆坡的上司报告。他们必会采取其他步骤向我表明,真正掌握新加坡大权的是谁。因此,我觉得最好是默默同意。于是,新加坡共和国国会第一次开会时,我从政府大厦的总理公署到国会大厦,是由马来西亚军队的电单车警卫队“护送”的。’

1、战后新马的政治格局是西方资本世界安排的结果,代理人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无法改变既定现状。也就是说,东姑和李光耀都无法改变既有新马关系。因此,马来西亚要重新控制新加坡之说,只是为了吓唬新加坡人,不能当真。

从历史事实来看,‘不管家庭和种族背景,平等对待所有新兵’的说法,与李光耀回忆录所记录的武装部队严防马来人与华校生当兵的事实,正好完全相反。

2、独立后,新加坡要以什么样的仪式举行国家大典,那是李光耀的权力。李光耀如果不坚持一个有‘电单车警卫队护送’的大场面仪式,那就不会有‘阿尔萨戈夫准将来见我,坚持由他的电单车警卫队护送我到国会。’的冲突。

李光耀以统治者身份,享受了威风凛凛的电单车警卫队护送的大场面仪式之后,却又反过来表现出一副备受委屈的受害者形象。这是一个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3、‘阿尔萨戈夫准将是个阿拉伯裔穆斯林’的言外之意是,这位高官阶的准将是阿拉伯人血统,不是本地马来人血统,这是为排挤马来人当兵提供一个优生学的解释。

‘出生于新加坡,加入了马来亚武装部队’是影射既便是新加坡出生的马来人也是效忠马来西亚。事实是,当时的新加坡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州,州军队隶属中央政府由吉隆坡管辖是正常之事。 换言之,新加坡没有独立的武装部队。

4、现实是,阿尔萨戈夫是‘指挥马来西亚驻新加坡一支步兵旅的军官’负责守护新加坡州的领土。一个已经实际控制新加坡国防的准将,又何须‘表现得仿佛自己是新加坡军队的总司令,随时准备接管这个岛国’?显然的,在李光耀有能力从马来西亚手上接管新加坡防卫之前,阿尔萨戈确实是看守新加坡国安的军队指挥官。其实,如果李光耀确实在意马来西亚军队继续留驻新加坡,为何不下道逐客令?

反过来看,李光耀是不是更应该感激而不是责备,马来西亚军人对已经是独立共和国的新加坡提供了国防保护?或许,这还是一个无偿的免费服务?

5、即使是,阿尔萨戈夫坚持由他的电单车警卫队护送李光耀到国会一事属实,外国使节们又如何会知道两人冲突的个中情节?并由此事件而推断出一个政治信号:‘东姑必定是要提醒我们和那些将会出席国会开幕式的外国使节们,新加坡仍然在马来西亚的掌握之中’?

从军队体制上而言,阿尔萨戈夫准将向吉隆坡的上司报告之事,完全没有什么不正常,他的上司确实是在吉隆坡,不是处在新加坡的李光耀。

5、至于‘他们必会采取其他步骤向我表明,真正掌握新加坡大权的是谁。’李光耀没有必要明知故问,因为《风雨独立路》已经指出:‘当时英国有630OO名英军、两艘航空母舰、80艘战舰和20中队的飞机在东南亚保护马来西亚联邦’,游戏规则是:谁的航空母舰驻防停靠在新加坡,谁就是真正的新加坡大权掌握者。

这三段文字只是叙述一件简单的历史:新加坡共和国第一次国会的庆典仪式,然而,在李光耀的丰富创意想象之下,却俨然变成了马来人的阴谋,要算计李光耀。

从这几百个文字的片段,可以认识到李光耀给历史加油添醋的高超技能,确实不同凡响。因此,阅读这些著述时,读者务必要提高警惕,细心使用自身对历史事件的判断能力,要不然,那就可能把李光耀讲述的新加坡故事,误会成是新加坡的历史。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