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的摆平政治思维

17/05/14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光耀观天下》激进分子推动马来人议程一节:

‘假如东姑态度坚定,摆平了激进分子,建立多元种族的马来西亚,让华人和印度人在警队、军队和行政机关里分享权力,马来西亚将比如今更加繁荣和公平。新加坡的成功经验,大部分也都能在马来西亚各地复制,两国的情况也将更好。’

这是一个脱离历史现实的政治愿景。李光耀之所以会得出这么一个主观判断,那是将自己的政治价值观和政治意愿,强加于他人的必然结果。事实上,李光耀的言行向来就是如此自我中心。

李光耀的东姑态度不坚定一说,是指东姑‘…他无法阻止马来激进分子推动以马来人为主的议程’。这一个指责是出奇的荒唐。李光耀应该清楚知道,巫统的成立就是为了推动以马来人为主的议程;丢掉了这个宗旨,那就是等同巫统吹灯熄号。

另外,李光耀的所作所为,比如,让儿子隔代政治接班,也同样是为了推动以李光耀政权为主的议程。彼此彼此却要锅嫌壶黑;那只是五十步笑百步。

政治竞争上为何要有摆平的政治心态?一定非要摆平竞争的另一方不可?

民主政治是通过集体协商达成社会共识,一个具有包容性的协商机制是海纳百川,这种大环境下是没有什么所谓的激进分子,这一种不良的负面政治标签。一个互贴标签的社会只会激化社会矛盾,无益社会共识的建立。

在包容的大文化心态下,一个正常社会是不会产生赶尽杀绝,消灭异议的不正常政治行为。一个有度量,有实质的政治家,更是不会使用反人类行为去达到政治目的。

东姑允许除共产党之外的不同政见,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政党参与政治过程,争取各自群体的政治权益。东姑是选择了包容性政治文化来建立马来西亚。

对比李光耀的偏激心态,东姑的绅士风度,和对民主信念的奉行更是凸显了个人的文化修养。

在此,历史的吊诡是,如果东姑真如李光耀所愿,摆平了竞争对方,那么,李光耀的政治生涯早早就结束了。如此一来,这世界上也就不会有什么观天下,我一生的挑战之类的如此这般的说三道四。

历史上,东姑宽大对待李光耀,一而再的为李光耀解除灭顶式的政治灾难。

起始,东姑接受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是为了处在火烧城门危机的李光耀,开启一条逃生之路。这是因为一个加入马来西亚的新议题,为走投无路的李光耀创造了一个更大的政治生存空间,借此让李光耀的政治生命起死回生。

之后,新马分家之际,东姑再次给了李光耀一个政治机会,进而造就了李光耀从此以后,一世荣华富贵的政治生涯。

这段故事的究竟如何,《李光耀回忆录》有段叙述。

‘英国驻吉隆坡最高专员赫德子爵…他为防止新马分家尽了最大的努力,千方百计地游说东姑和吉隆坡联邦政府推行一些政策,以促进马来西亚内部的团结。他以最高专员的身份不断会晤东姑以及东姑的部长。他和在伦敦的威尔逊首相两人,对我主张以宪制方式解决吉隆坡和新加坡之间的纠纷,一直给予大力支持。他们成功地坚持了不应动用武力的原则,否则结果会大不相同。但是分家肯定不是他所努力争取的结果。’

李光耀提到的‘他们成功地坚持了不应动用武力的原则’一事,指的是什么?

‘东姑拉赫曼正在向马来西亚国会解释:“我们最终发现,只有两条路可走:一、对新加坡政府或新加坡领袖采取镇压措施;二、同不再效忠中央政府的新加坡州政府断绝关系。我们现在采取的是第二条路。”’

从文字可以明了李光耀的‘动用武力’所指是‘采取镇压措施’;在此,动用武力是指逮捕行动。当年,巫统的一些领袖,要求东姑逮捕囚禁李光耀。

李光耀能够逃过被捕入狱的灾难,其中固然有西方政治的包庇,也是因为东姑并没有李光耀政治思维中的一定要摆平政治对手的这麽一个心态。东姑包容了李光耀;一个马来人眼中的激进分子。然而,李光耀会因此而感激东姑吗?

有说,得人恩惠千年记。李光耀是如何回报别人的呢?那,不妨翻翻李光耀的几本著述,看看李光耀是如何评价东姑,再有,如何动用武力去对待一些曾经为他出力的人士。不过,诚如李光耀所说:当年政坛秘辛,鲜为外人道。

正因为如此,所以不妨补遗一则坊间历史以为例:话说当年,大选胜利后,一名据说是姓杜的中正学生让李光耀骑在肩膀上,跑了整条街以答谢选民,而这位华校生的下场是,遭新加坡政府逮捕,过后,被驱逐出境,遣返中国。

回顾历史,摆平伎俩确实是李光耀成功的一个关键,但是,这也颠覆了新加坡成为一个包容社会的约束。也就是说,李光耀的个人成就,导致了新加坡社会的整体失败。忽略了这一骨节眼就很难分辨历史上的是是非非,功过何在?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