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土匪经济模式

17/09/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在尝试解读新加坡本土经济体制的努力中《新加坡的政治经济:个案研究市场经济里的社会成本》Chan Heng Kong (2005),提出了另一个经济模式摡念。

首先,作者认为当前的新加坡经济文献,有瞎子摸象各说各话的弊病,个别提出了各种片面的观点,并不能够具体的表现新加坡本土经济体的特征。这是因为学者们惯用的传统理论,不能够清楚辩证经济交易中的政治过程,所以并不具备解读新加坡的特殊经济现象的技术功能。

因此,作者认为有必要建立另一个理论架构,来深入研究新加坡模式的实际运作机制。由于政府积极干预,所以研究新加坡模式的理论必需符合两个基本条件:1. 能够透彻剖析整个经济交易中的政治过程,并了解是谁参与了这些经济交易。2. 能够明辨政府政策的结果是如何的重新分配资源,也就是谁从交易中得益谁又吃了亏。

在政治经济理论中,一些学者认为发展中国家的当权者,是从党与个人私利出发考量政策,所以所制定的发展策略往往会具有掠夺意识。因此,从这一理论的角度来看,在分析经济发展政策时也有必要进行检讨,以认知当权者制定的政策的掠夺内涵。

实际上,经济掠夺现象在新加坡非常普及:人民行动党在堂皇的城市重建计划下,土地法令允许政府以廉价强购民间私有土地。在严肃的国家防卫计划下,国民服役法令允许政府以廉价动员男丁劳力。在为晚年退休储蓄美名下,公積金法令允许政府以廉价动用庞大的民间强迫性储蓄金。

显然的,政策的政治目的是要进行资源重新分配。而这些政策的结果确实是民间资源的重新分配,其中官占民产是一个相当普及的经济现象。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人民行动党可以通过法令的制定与修正,轻而易举并合法的动用民间资源。由此可见,新加坡政体确实具有明显的合法的经済掠夺特性。

新加坡之所以会有合法的经済掠夺现象,主要原因是一党专政下,政府可以任意随时修正法律,所以不会出现违规的非法行为。实际上,政府即使有因法律疏忽而违法,也可轻易通过修宪与法律效益回溯,使到原是非法行为可以修正为合法行为。得益于这一种法律调整制度化的结果,所以人民行动党不必,也不会从事非法勾当的行为。

在发展经済理论上,政客的资源掠夺行为都是出现在一些独栽强权政体,与经济发展不健全的国家里。因此,解读新加坡的新理论,也就有必要解释为什么新加坡,一个具有明显掠夺行为的国家却会是一个民选政府,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新加坡经济发展有长期增长的现象。

这两个新加坡特殊现象并不难解释。首先,在实质上,新加坡的民主国会有名无实。这是因为民主政治的先决条件: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在新加坡己经彻底变质。人民行动党多次的修改国会选举制度;在集选区制席下一人一票投票制,己经变质为有人无票投票制。因此,新加坡的专治强权政治,完全吻合第三世界的政治经済属性。

其次,土匪经济模式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个具有掠夺行为的政休,也可以出现经济增长的现象。美国的政治经济学者曼科欧生,在尝试解释掠夺与经济增长的矛盾时,发现在中国的山寨经济里,土匪划地为界,而在界内的人民依旧农耕继续经济作业。

为什么人民甘于被掠夺?原来土匪在划地为界后,在界内提供了公共服务,其中包括对私有产权的保护。人民由于得到私有产权的保障,也就心甘情愿让土匪掠夺部分的农耕成果。换言之,土匪和人民在界内有分享农耕经济成果的共识。

这种经济现象看来颇为类似,张五常早年的佃农理论里的有关,地主与佃农可以有效的共同开发人力与土地资源,并分享农耕所得的情况。所以土匪经济是有其一定的经济效益。

张五常近期的合约选择理论,也应该可以解释新加坡的特殊经济现象。张五常认为合约安排的本身会影响资源使用与收入分配,对人民的生计可以有重要的影响。因此,漠视了合约的安排,不能明白经济运作的整体。更重要的是不同的合约选择,可以有很不相同的经济效率。

曼科欧生认为适当的税额有助鼓励人民的经济作业,从而使到社会经济的全面增长。换言之,适当的激励税务有助鼓励人民更积极的创业致富,从而增加国库收入。按张五常的合约选择理论,则有激励效益的合约选择:分佣合约的选择,可以导致有效的经济创富活动,从而带来国家的经济增长。

因此,土匪经济必须有一个适当的税率,也就是分佣率。从理论上来看,分佣率的均点,也就是一个对双方有利,又令双方满意的财富分配率。达致这个分佣合约有至少2种政治选择:民主的协商式或者独裁的强迫式。

从这个理论的角度来看,在新加坡土匪经济里,土匪和人民之间的合约选择是单方面的由上而下,是由土匪强加于人民身上的政经合约。新加坡的社会合约是,政府以国家生存为大前提,强迫人民为执政党作出个人牺牲,以换取公共住屋为棲身之所,与社会安稳为谋生之地等等的公共服务。

从新加坡政体的层面来看,民主政治越是薄弱,囯家分佣越高,人民分佣越低。这一种财富分配不均的现象可以持续到一个转捩点,也就是社会的倾翻点。这是因为当人民不再愿意接受低分佣,而又无法改变现状,则社会有一夕变天的断层改变。在历史上,也就是以革命行动来改变现有政权。

诺斯的制度与制度变迁理论,强调社会必须有适当的民主协商机制,以容纳社会的新需求。因此,社会制度可以通过这些持继不断的小调节,而使制度能够随着外在环境的改变,而进行适应性的调整。

从人类历史来看,当一个社会缺乏频繁的持续调节,其制度将会日趋僵化,当人民的基本社会交易要求不能满足时,则断层式的社会制度改变是一个必然的历史结果。这也就是人民行动党的土匪经济模式的内在社会成本。

人民行动党坚决不相信世界上有免费午餐。但是,人民行动党的在土匪经济模式里,长期享有少劳多荻的不民主经济分佣成果。所以当午餐的帐单终于来临时,新加坡就得以全国的经济财富来支付这一个社会成本。以此推论,新加坡土匪经济模式,将会带来囯家经济危机,也是历史的必然结果。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经济_econo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