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印华作家华文之心路历程

01/05/14

作者/来源:南洋商报 http://www.nanyang.com

月前参与了苏北作家应拉曼大学中文系之邀举办的讲座。《向世界华文文学出发———棉兰华文文学的兴起》,演讲嘉宾包括林来荣、陈巧音、苏淑英及阿理。

4位作家远道而来以示对此次活动的重视。新加坡、马来西亚与印尼为邻,印华作家与马星作家早有联系。印华作家于1998年成立印华写作者协会,简称印华作协,随之棉兰也于2008年组织分会。印华作协苏北分会主办两届苏北文学节,广邀国外文友参与交流,开拓视野,是印华写作人走入世界华文文学初步阶段。

以补习为名教导华文

回顾印尼当时政治动态,从1960年排华事件起,许多印尼侨胞被遣送回中国。

1966年3月间,华文学校被正式关闭。当时的巨变为印尼华裔带来极大的痛苦。华文教师失去谋生的工作,华人子弟断绝了学习华文的机会。然而,在这种打击下,还是有不少华文教师坚持不放弃自己的岗位。他们在暗地里进行华文教育,以“补习”方式教导华文。

1963年,印尼与马来西亚在政治上的关系紧张,曾经引发抗马的行动。然而1967年之际,印马重新建立邦交,一批棉兰华裔子弟获得机会到槟城韩江中学受教育。讲员嘉宾林来荣就是当年其中之一有幸到我国接受华文教育的学子。

1970年,印尼政府再次对华人进行残酷的约制,宣布禁华文的政治策略,以断绝当地华人文化,削弱华族经济地位。华文被禁持续32年,一切有关华裔文化活动也随之消失。这一断层无疑成了学习华文的致命伤,当地华文远远落后于其他临近国家。

1998年又一次更严重排华事件,许多印尼华裔离开国土,印尼强大的经济支柱纷纷撤离,导致国家面对前所未有的经济衰退。这段时间,部分家境较好的学子被送到槟城、马六甲或新加坡学习华文。

以复印方式传阅

苏淑英补充,对于家庭经济能力不济的学子,唯有靠补习老师,即前华文师资给予“偷偷摸摸”的指导。华文老师皆冒着生命危险兼为谋生计而教。他们一般使用复印的华文书本进行教学。一旦被捕的教师,轻者则罚款了事,重者难免遭受牢狱之灾,但不曾把热爱学习华文的诚心浇灭,反倒越挫越勇。后来,他们干脆利用佛堂来进行华文教育工作,且在艰难中获得一些香港杂志《姐妹》、《读者文摘》等书籍,以复印方式大量转售传阅。

坚持写作投稿

谈及如何培养写作风气,林来荣道出作家私底下坚持写作,把文稿投往马星华文刊物。当然,所写文章内容有所顾忌,批判性较少。阿理则补充说,她的文章多写关于身边的故事,甚至有自传的内容,文章体裁多为散文及诗。在4位作家当中,阿理著书最多,共有3部。她的第一篇文章叙述弟弟去世,获得文友的支持后续写。

1999年,棉兰第一份华文报章《印广日报》创刊,这份喜悦为写作人提供发表作品平台,鼓舞继续笔耕,陈巧音即是其中之一。报章上大幅刊登其作品,促使她毅然走上华文写作之路。

此后,素有“盲人总统”之称的瓦希德,开始对华人政策有所放松,林来荣强调瓦希德总统的确给印尼华人很多帮助。印尼政府在2000年后消除了资源管制,资讯开放政策大大提升华文在印尼社会的地位。尔后华文在发展印尼软硬建设,包括文学与经济方面,有极大改善与进步。

随着中国在印尼的投资项目,让华文在当地得到更蓬勃的发展。

目前印华作协相当活跃,但年轻的写作人较少。另一方面,印尼最近开办了亚洲国际友好学院,中文是其首要科系。印华作协苏北分会将协助他们组织华文协会,以鼓励更多的新生代投入华文文学领域,提升年轻人的写作水平。

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印华写作人熬过了32年的严冬岁月,百花齐放的春天已经到来。祝愿印华作协:文学天长地久,文化渊远流长!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地缘政治_g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