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竞争中印押注科研

03/01/06

作者:未详 日期:2006-1-3 来源:http://www.37c.com.cn/
AK/200601/AK83748060105144228.shtml

新加坡将在今后5年中投入数亿美元的资金用于研究和发展项目,以应对来自中国和印度日益强大的竞争压力。

新加坡国家研究基金会主席托尼(Tony Tan)认为,新加坡这个城市国家要想长期保持与中国和印度平等竞争的局面,必须在新的研究领域加大投入,有所作为。该基金会于今年1月1日成立,是新加坡总理办公室下属机构之一,其现阶段的目标是通过利用由政府提供的资金来发展所谓的“环境与水源技术”以及“数字交互传媒技术”。

托尼称,尽管在过去的2005年中,新加坡的经济发展速度高于预期,达到了5.7%,但新加坡仍然没有喘息之机,因为在经济的竞技场上,中国和印度两个大国正以飞快的速度向前飞奔。托尼表示:“也许从当前来看,我们做得很好。但10年之后,等中印两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和实力得以充分展现,人们就会发现,那时的新加坡将不再有为世界制造商品、提供服务的实力,因为中印在这些方面更具价格优势。所以,新加坡必须未雨绸缪,转变经济发展模式,避免成本竞争,发展知识产权经济。”

对此,新加坡前副总理曾对媒体表示:“ 我们知道这是一次冒险,但是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就会发现,新加坡在经济上的优势将渐渐消失…我知道这要投入很多钱,但我们一定会慎重行事,绝不会轻易乱花钱。”

新加坡是东南亚最富裕、经济模式最先进的国家之一。为了在当前各国残酷的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新加坡政府此前已经投入大量资金发展诸如生物科学等高附加值、高科技含量的产业。目前,生物科学这项产业的产值已达1800亿美元,占到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的6%。同时,狮城也已成为一些国际知名制药巨头的生产基地。

· 三大研发领域

1 生物医药科学
2 环境及水务科技

3 互动与数码媒体科技

政府承诺在未来五年内初步拨款50亿元给新近成立的国立研究基金会,以全力推动我国的研究与开发活动。

这个基金会有个精锐的阵容,董事成员包括多位部长和常任秘书,其中也有私人部门的代表。经济发展局主席兼财政部第二常任秘书张铭坚也是董事会成员之一,并已受委为总理公署(国家研究与开发)常任秘书,负责主管基金会的日常工作。

国立研究基金会 (national research foundation,简称nrf) 主席陈庆炎博士昨天召开基金会的第一次董事会议之后,在记者会上透露了政府所承诺的巨额拨款,并且宣布除了在2000年决定的生物医药科学领域之外,基金会也确定集中推动及资助环境及水务科技和互动与数码媒体科技这两大领域的发展。

基金会的目标是致力在2015年把这三个领域的经济总产值增加两倍至270亿元。目前它们的总产值达89亿元,占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的5%。此外,它也希望在10年内把同这三个领域相关的工作职位,从目前的4万份翻倍至8万份。

陈博士指出,研发领域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它将在接下来五年投入超过130亿元去推动研发活动,这比过去五年的相关投资多出一倍以上。

除了国立研究基金会所获得的50亿元拨款,政府也将在接下来五年拨给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约54亿元,并且拨出10亿元给教育部去推动大学的研究活动,以及拨出21亿元给经济发展局去推动研发计划。

陈博士说:“这笔钱是一笔很大的数目,我们并非轻率地投入。我们知道其中的风险,但是内阁认为除非我们愿意承担这个风险来为这个计划提供强大的动力,我们将渐渐发现自身的经济优势被消耗殆尽。”

他指出,虽然新加坡经济目前表现良好,但国家还是必须展望未来,预见将来的挑战。

“再过10年,当中国和印度的强大力量席卷全球,新加坡所能提供的任何产品或服务,中印公司都能有效率并且以更低的成本去提供。因此,我们必须超越并改革经济,从成本竞争过渡到知识专利的竞争。”

他说,在过去五年推行的生物医药科学研发计划进展良好。它从无到有,目前已占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的6%,在制造业所占的产值已超过了两成,成绩非常显著。

陈博士希望我国的研发领域最终能和其他先进国家一样,由私人企业界主导。据了解,前年我国政府和私人企业对研发活动的投资比例是一对二,已达到先进国家的水平。

他也指出,虽然我国目前着重开发特定领域的研发能力,但是国立研究基金会将不只把发展领域局限在生物医药科学、环境及水务科技以及互动与数码媒体科技,也将把握适当的时机,进一步确定其他的发展领域。

“我无法确知最终我们会参与几个领域的研发活动,但是如果我们在接下来五年能够找到五个可以和生物医药科学一样增长良好的领域,再加上我们现有的电子与工程工业,我们将拥有一个实力非常强大的经济体,绝对有能力在10年后应付中国和印度的竞争。”

陈博士强调到时我国经济将提升到一个不同的层次,除了在效率及成本效益方面的既有优势之外,我国也将通过创新和知识生产去进行竞争。

“这是我们的抱负。也是我们如此重视这个(研发)领域的原因。”

他指出,一旦基金会达到创造就业机会的目标,不仅能够制造更多工作职位,人民也可以从事更高素质的工作,况且到时除了在相关领域工作的国人直接受惠之外,其他行业也将有好处。

“我们正在吸引公司把它们的据点改设在新加坡,并且扩充它们的办事处。因此,我们相信这将带来附加的增值,例如在住宿和服务方面,如餐饮、消闲和娱乐的需求将会增加,为新加坡人带来更多的利益。”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