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星国那些年学潮路

12/04/14

作者/来源:林以君 联合报 http://udn.com

休假结束返星,降落新加坡樟宜机场前我有预感,一定很多新加坡朋友要讨论台湾「反服贸」、「反反服贸」;果然,他们一见面就很「激情」。

咖啡店老闆每天借我的报纸吸收天下事,这天他脱口就说:「你们的大学生是吃饱没事做喔。」占立法院、攻行政院。老人家也没放过我,他说:「简直胡闹。」

是吗?我反问老闆,「你们新加坡从来没有学运?」中年老闆用右手比了个尖尖鸟嘴模样的手势,放在嘟起的嘴边比划了一下说:「没有。现在有意见的人就只这样讲一讲囉。」右手还一张一缩,像是讲话的样子。

新加坡在一九六五年独立之前也有学运、工运。资料中,上世纪五○年代的新加坡动乱连年,经常发生影响社会秩序的乱事,导致社会不安,学潮、工潮不断。

英殖民时代一九五四年颁布兵役法,规定十八到廿岁男性新加坡公民必须服役,华文中学生认为这是英军打算储备战力对抗马共,不愿当「砲灰」。

五月十三日近千名男女学生与全副武装镇暴警察冲突,近六十名学生受伤、四十八名学生被捕,廿六名学生被控「暴动」罪。这是新加坡的「五一三事件」,之后有近三千学生静坐、绝食、罢课。更激烈是学潮隔年,一九五五年四月十七日,廿一岁学生李大林被枪杀桉。

虽说时空景不同,但新加坡确曾有学潮;这些学生「吃饱没事做」?「胡闹」?

台湾在民主不归路上每次痛苦的翻搅,都像蛇脱皮一样,必须经过一段时间的矇矓与脆弱,脱皮过程中的集体思辩与自我检验,若非亲身经历,难以体会其价值。

我一部分新加坡朋友眼中,台湾「脱皮」过程是活生生「对照组」,反映他们身处的环境。至于谁优谁劣,我们很有默契的从来不去想所谓的「正确答桉」。而我只想静静观察,我的新加坡朋友们如何从台湾民主化过程中的痛苦、喜悦,找到安慰。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