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模式的双元性:内围华人经济

18/09/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在1819年开埠后,成为西方殖民经济的东南亚贸易集散中心。新加坡的传统经济,是以西方资本主导的国际贸易经济为主流。西方商人在东南亚的区域贸易,则是通过华人经济体系进行交易。

华人经济体系是衔接,东南亚土产经济和国际贸易经济的中介桥梁,在发展东南亚区域贸易里,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新加坡开埠时赖以为生计的鸦片经济,就是通过华人经济体系而分销到东南亚的各个华人社会。

鸦片经济是新加坡草创时期的最主要商品经济。首先,英国鸦片是东印度公司的垄断商品,也是公司的主要盈利来源。此外,鸦片税与赌博税,则是殖民政府的行政经费的主要来源。因此,没有了鸦片经济,则东印度公司与殖民政府,就会有财政上的严重困难。

新加坡能够成功成为国际商业口岸的基本因素,是鸦片经济的成功。而鸦片经济的成功则是得益于华人经济体系的贡献。首先,华人经济是英国鸦片在东南亚的分销网络。其二,华人苦力劳工是英国鸦片的最主要消费者。因此,一名外国学者对鸦片经济的结论是:是吸鸦片的华人苦力劳工,支付了新加坡免税自由港的所有经费。

新加坡开埠后,原本活动于周边地区的贸易经济,比如,在马六甲与廖内群岛的贸易经济逐渐的转移到新加坡。马六甲经济是跟随着英国人的搬迁而到来到新加坡。廖内群岛经济则是,因为当地的荷兰政府的苛捐杂税不胜负担而转移阵地。

新加坡华人经济快速成长,从而逐步发展为东南亚华人经济体系的中坚架构。新加坡华人经济作为区域中心的功能,是联系与连贯分散在东南亚,各个角落的单元华人经济体,而成就一个在东南亚的庞大民族经济体系。

东南亚华人经济体系,是带动东南亚区域土产经济的原动力,因为区域土产经济,就是建立在整体华人社会网络的结构上。换言之,没有华人社会网络的经济效益,也就不会有蓬勃的区域土产经济发展。

由此可见,华人经济网络是海外华人谋生的社会架构,也是重要的民族社群创业致富的制度。华人经济除了为本身族群带来经济发展,也是当地土族经济发展的向导与带动者,在东南亚经济的整体发展上,扮演了重要的经济先驱者角色。

新加坡华人经济除了在新加坡本土经济,也在马来亚社会的发展上担当重要责任,是马来亚土产经济的积极参与者。因此,新加坡华人社群在马来亚,以致于东南亚的华社里,都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与相应的社会影响力。

新加坡华人经济在建立,马来亚橡胶经济成为世界贸易商品的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中介角色。新加坡华人经济的主要财富,也就是新加坡长年累月所创造的本土资本财富,就主要是来自马来亚的橡胶经济。

新加坡华人经济在1960年代开始没落,其中的原因是由于人民行动党的经济干预政策。新加坡政府通过强制廉价收购民间私有土地,合法的把华人私有财富转移到政府手上。华人经济从此走向没落之路,也是人民行动党的华人政治策略下的必然结果。

新加坡华人经济在1980年代,政府的第二工业革命计划下快速的全线败落。这是因为政府指令中小型企业从三种政策中任选其一:成为外商的附庸供应商,从事贸易与服务业,或者把工厂搬迁到其他的国家。

新加坡的本土经济在华人经济全线败落之后,其经济角色改由新加坡政府的企业集团取而代之,成为本土经济的原动力。从1980年代起。新加坡政府企业经济,在垄断性经济格局下,是新加坡本土经济的佼佼者。

2006年11月29日,美国学者迈克波特忠告新加坡政府,依赖外来投资或者政府企业经济的经济增长策略已经失效。新加坡的未来经济前景还得靠自己的脚走路,也就是说新加坡必须回返,依靠私人企业经济的原创性,来重新振兴未来的经济发展。

人民行动党在走了30年的经济干预政策路线后,又回到原来的经济起点。人民行动党的政策彻底剥夺了,新加坡华人经济体的创业致富空间,在过去的30年日子里再也没有出现过象陈嘉庚,陈六使以及李光前之辈的白手起家的企业巨子。

新加坡政府政策白白的浪费了30年的非常宝贵的时间。在这一时段里韩国,台湾,香港,甚至于马来西亚与泰国的中小企业都由萌芽,生根,到腾飞。1990年代的新加坡新生代企业家,如创新科技的沈望傅等人,是在人民行动党无法也无能干预的高科技领域里,重新寻获华人经济的先驱创业与原创性精神。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经济_econo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