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泰国挑战新加坡的东南亚能源枢纽宝座

29/04/04

作者: 陈挺 日期:29-4-2004 来源: 21世纪经济
http://www.nanfangdaily.com.cn/
jj/20040429/chj/200404290014.asp

据中化集团的内部人士透露,中化集团主管石油业务的副总裁李辉此前曾多次帮助泰国政府游说日本和韩国的公司对这项工程进行投资。中国的中石化集团将负责这条石油管道的云南部分的投资和建设。

寻找一条比马六甲海峡更便捷,更便宜,更安全的石油运输线路,一直是东亚各国的心愿。而随着中国和泰国的相互吸引,梦想正越来越近。

在国际石油界,泰国充其量是一个小角色,2003年,泰国的石油产量仅为800万吨,排在世界产油国的第44位。而探明的剩余可采储量也只有区区的7991万吨,不够中国一年的消费量的1/3。排在第46位。但这似乎并不妨碍泰国政府有想成为可以控制亚洲能源交易的野心。

“上帝是公平的,它虽然没有给我们丰富的资源,但却补给了我们优越的地理。”面对中国日益高速增长的石油需求,泰国人的算盘打得山响。为此,泰国政府积极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游说供需双方。中国的石油公司已经行动。

这种崭新的形势让新加坡政府也急了。它通过提高马六甲海峡通航的安全性、打击海盗、削减关税等各种手段来留住客户。

控制亚洲的石油贸易?

4月20日,在青岛举行的第五届中国石油商贸大会上,来自泰国国家石油公司(以下简称“PTT”)石油市场分析与风险管理中心副总裁的Suparb Harnkanitwatana (以下简称“淑帕”) 女士,向同行推介泰国 “石油路线图”。

淑帕在发言前,首先好言安慰来自新加坡的石油界代表,“我们并不是要跟新加坡竞争,而是作为一个支持者出现的。”但随之话题一转,“新加坡是一个国土面积非常有限的国家,由于可用土地已经饱和,所以地价很高,使得大的石油公司及其下游石油精炼商和石油化学品制造商的扩张代价非常高昂。而泰国则有大量空余的地方,可以空出来作为石油炼制和存储。”

由于泰国处于石油生产商和消费者之间的中心地位,而亚太地区作为世界上一个主要的石油需求增长地区,淑帕预计这个地区的石油需求量将从2003年的每天2500万桶,增加到2030年的2600万桶/天。平均每年增长3%;而同期世界石油需求平均增长率为1.8%。

为此,泰国政府一直致力于把泰国建成一个亚洲石油石化产品交易平台。在会上,淑帕向与会者展现了一个美好的远景战略,这个计划分成二个主要阶段:位于泰国东部海岸,曼谷东南的 Sriacha 石油交易中心和横贯东西、位于克拉地峡上的战略能源陆上桥梁(SELB)。

“这个石油贸易中心,是通向新时代的大门。”淑帕兴奋地介绍,“在这个交易中心建设中,第一步已经迈出:今年1月29日,由PTT公司负责建设的泰国第一座提供一站式服务的燃油交易中心正式成立,这个交易中心位于泰国湾海域的四长岛之上。交易中心可以交易的产品大到原油、成品油、液化天然气,小到硫磺。

同时,石油出口免税加工区在当天也宣告成立。泰国总理他信亲自主持了当天的启动仪式。他信甚至宣称泰国将在5年内影响亚洲的石油贸易。

管道今年开工

但要建立区域能源交易中心,仅有交易中心和免税区还不够。

据淑帕介绍,泰政府已经制定了一揽子配套计划,这其中包括SELB项目,还有通往柬埔寨、越南等邻国的“东-西公路走廊计划”、连接泰国与中国南部的“3000公里双向铁路系统计划”以及泰北、东北输油管道建设计划等。

而其中最为关键也是引人瞩目的是SELB项目。因为这个项目是原泰国克拉地峡大运河运项目的新版本。

长期以来,东北亚能源供应的70%依靠穿越东南亚马六甲海峡的运输。而新加坡凭借地处马六甲海峡的天然地理位置,一举成为仅次于伦敦和纽约的世界第三大石油贸易中心。一直雄踞东南亚能源枢纽的宝座。

泰国一直想在马六甲海峡以北、泰南中南半岛陆地最窄处开凿克拉地峡运河,直线连接印度洋和太平洋。从而,使油轮能从泰国西海岸的安达曼海经由运河直达太平洋海域的泰国湾。

但因为投入巨大、大国政治博弈而一直停留在设想阶段。而随着中国政府对 “马六甲之困” 问题的关注,情况正在改变。

4月份,泰国政府开始向外界推销被称作战略性能源大陆桥(SELB)项目。即在设想中的克拉地峡运河线路上修建全长250公里的输油管道,连接中南半岛两侧面向印度洋和太平洋的两个深水良港,并配合以建设储油站、炼油厂等辅助性设施———油轮可以在半岛的西侧卸油进入管道,直接输送到半岛东侧,省去绕道马六甲海峡之苦。建成后将省去绕马六甲约1000公里的航程,节省东北亚国家能源运输的时间和费用,提高能源运输的安全性。据泰国方面乐观的估计,东北亚进口油每桶成本可降低2美元,大体与欧洲进口商的成本持平。

据淑帕介绍,在SELB管道的西海岸码头,可以装卸30-45万吨级的油轮。而东海岸Sichon,也已经建成了可以供30万吨级以下的油轮停泊的港口。

但经过多年发展,新加坡能源交易地位也受到了挑战,一是新加坡作为能源贸易中心的成本日趋升高,进一步扩展的潜力已经相当有限。二是马六甲海峡能源运输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而饱受批评———去年全球1/4的主要海盗事件就发生在马六甲海峡;同时,这条能源生命线在运量、航线里程、安全性上都存在不少问题,事实上,它已成了制约东北亚发展的能源瓶颈。

据泰国能源部长此前对媒体透露,这条投资约为6亿美元的管道,泰国在取得东亚和中亚几个国家的支持后,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工。

中国的态度

中国的主要石油公司已经开始参与这个宏大的计划。

虽然泰国与中国在地理上并不直接接壤,但 “为中国做好服务” 似乎是泰国人最爱打的一张牌。

而在SELB上,中国中化集团(以下简称“中化集团”)在去年10月与泰方签订了一份谅解备忘录,许诺了中方对于能源枢纽计划的承诺。作为回报,PTT将向中化集团转让泰国最大和利润最高的石油精炼厂35%的股份。在这份协议中,双方还将在石油和天然气开发、石化产品销售、发电厂项目、石油管线项目和炼油行业开展全面的战略合作。

而泰国甚至利用中国的影响力去说明投资者,据中化集团的内部人士透露,中化集团主管石油业务的副总裁李辉此前曾多次帮助泰国政府游说日本和韩国的公司对这项工程进行投资。据介绍,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和三井石油公司日前正在就对大陆桥计划投资与泰国政府进行反复的谈判,同时沙特阿拉伯、安曼、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国有石油生产公司也在与泰国政府进行着谈判。

同样,在泰国计划兴建的北部输油管道项目中,泰国设想的这条管道终点是中国的云南昆明——虽然中间隔着个第三国——老挝。

但泰国人似乎胸有成竹。淑帕向记者证实,中国的中石化集团将负责这条石油管道的云南部分的投资和建设。

一些跨国公司也兴趣渐浓。

2月5日,美国优尼科公司宣布向泰国注入4亿美元的投资,用来于2005年中前将该公司的泰国石油产量增加一倍,并且修建新的设施。

而在泰国,也频频出现了世界石油巨头们的身影:中石油、壳牌、埃克森美孚以及沙特阿拉伯、安曼、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国有石油生产公司。

泰国正在利用新加坡的软肋来为自己争得优势。在今年初,泰国能源部长在访问了新加坡VOPAK石油公司后表示,就冶炼技术水平而言,泰国并不逊色于新加坡。

而且,泰国并不满足于建立能源交易中心。他们还有更大的野心———通过把原油留在本地加工,从而实现初级产品向深加工升值——— 泰国目前的原油年加工能力与新加坡不相上下,再把这些产品出口。

“泰国的东部海岸是一个拥有石油和石化产品综合基础设施和管道网络的系统的工业地区。你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出,这一个石化工业区,它有一系列的石油化工厂,甚至是精细化工厂。”淑帕举着一张图片向记者介绍,“这些石化厂计划要在2006年之前完工。”

在SELB项目中,周围还将建设一系列的设施,从而成为一个石油交易、炼制和存储的区域性中心、买卖双方的一个战略库存点。

淑帕介绍,“同样,在过去,石油贸易公司在泰国开展业务需要各种各样的审批,但在今年1月,泰国政府进行各种各样的手续的简化”———泰国政府为了简化石油交易过程,专门成立了一个自由交易区。并且,在首都曼谷和 Chon Buri 省的海关里还组建了为自由贸易区内所有交易活动提供一站式服务的办公室(OSS)。

而为了揽来业务,泰国政府推出了一揽子税收优惠措施:其中包括免去石油/石化原料的进品税,减收20%的运输费用,降低石油贸易公司的收入所得税,从30%降到10%。以进一步刺激这些企业更积极在石油市场上运作。

而泰国还将把触角伸向印度。“ 我们可以使得贸易商通过我们这个平台,开拓印度市场。” 淑帕介绍。

面对泰国的咄咄逼人的挑战,今年以来,新加坡也开始积极应对:首先是计划投资8.4亿美元建设全球卫星轮船导航认证系统,进一步提高运力;全力加强海峡运输安全,与有关国家合作建立15个反海盗情报交流中心,并积极开展反海盗联合军事演习,有针对性地提高战斗力——— 不久前,新加坡国防部长张志贤对外界承诺要为马六甲海峡安全做更多事。

此外,新加坡将离岸石油贸易公司的税收从目前的10%进一步降为5%,并积极巩固与主要石油贸易伙伴的关系。目前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家和新加坡方面达成协议,他们进口新加坡炼油厂出产的产品,可以获得削减关税的优惠。

去年12月,新驻泰大使专程造访泰能源部,表示新泰作为地区友好国家在重大经济战略上应开展政策协调,避免恶性竞争。

4月20日,新加坡资政李光耀访华。这次访华时间多达8天。据分析人士分析,李光耀争取中国对其能源产业的继续支持是议题之一。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